第20章 初战

  • 师兄真的很扛打
  • 吻妹
  • 2583字
  • 2021-07-11 10:17:22

武场外,一名正丙堂弟子拿着荣获的青铜榕花到处炫耀,杜灵儿踮着脚尖瞅过去:“我看看我看看……”

男子一回头,看到倾国倾城的少女期待的瞅着自己,心花怒放。

“呐~”

男子大方的捧过去,眼睛却盯着少女清秀的脸仔细端详,目中流光溢彩。

“好好看呀!”杜灵儿葱白玉指摩挲着青铜榕花,粉嘟嘟的脸上满是欣喜。

“如果我能有一枚,就好了!”

闻言,捧着青铜榕花的男子面露难色,一番心里斗争之后,还是抽搐脸皮笑道:“不好意思啊姑娘,青铜榕花还要用来参加明天的武斗,不可以送人,”

杜灵儿连忙乖巧的摆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没事没事……”

最后踮脚看一眼青铜榕花,杜灵儿收回目光,挽了挽白一朵的臂膀,“一朵哥哥,我们走吧。”

看着少女怅然若失的神色,白一朵心头沉甸甸的,眉梢塌了塌,扫了一眼黯然失色的正甲堂战营。

而就在这时,一名健硕的男弟子踏上擂台,手持一根霹雳长鞭,迎展间扭曲一方空间,雷吟阵阵。

只见男子傲然而立,盘起长鞭负于身后,以45度仰望天空的姿势傲然说道:“正乙堂刘无胜,请正甲堂道友赐教!”

“什么?”

李素梅脸色一变,银牙紧咬,秀丽的脸蛋因为愤怒而狰狞了几分。

“啊?正甲堂无员可战了?不会吧~?”

刘无胜一副惊讶的欠扁模样,说着还嗞嗞咋舌,遗憾的摇了摇头:“太可惜了,本来还想学一学前边的师兄师弟,找一个弱的打,节省一点灵气。可惜,来晚了!”

“哎!”刘无胜失望的仰天长叹,长鞭展地,看也不看正甲堂的阵营,直接落视正丙堂:“那么,就请正丙堂的道友上台一战吧!”

而然就在刘无胜话音落毕,忽然有人指着玄灵石碑惊喝道:“快看,正甲堂还有备战弟子!”

众人纷纷侧目,这一看均是一怔!

“白一朵?”

“白一朵是谁?”

“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呀!像是在什么地方听过。”

有人却是记忆犹新!只见一个毛茸茸的男子眼睛一瞪,咬牙切齿道:“白一朵?那个卖给我聚灵丹,让我浑身长满黑色毛发的臭小子?”

“哦,我记起来了,王大山就是吃了他的回灵丹才变成现在矮胖矮胖的样子的。”

“天啦!他也向我推销过聚灵丹的,幸好我没买……”

当白一朵的名字出现在玄灵石碑上,武斗场一下子沸腾起来,除了少数的人认识他,大多数的弟子则是带着好奇唏嘘。

如果这个时候欧阳杰出来救场,为自己的武堂挽救一下入围率,那还有的一说,可是这白一朵是谁?他修为实力很强吗?

相对于别人的诧异,正甲堂弟子却都是脸色潮红,有种想找个地缝钻一下的冲动。

“这个白一朵在搞什么鬼?他不是不参赛吗?”

“他参赛?有资格吗?最起码练气境才能参赛的呀。”

“真是丢人,他什么时候跑过来的?怎么没人拦一下?”

“对哟,没看见他过来呀,咦?白一朵人呢?”

正欲走出武场的白一朵神色一顿,莫名其妙的看向周围。

“我……没准备打擂台,是玄灵石碑系统故障吧!”

但是杜灵儿却是小脸一喜,捧起白一朵的手感动道:“一朵师兄是因为看到我喜欢青铜榕花,才打算参赛的吗?”

“我……”

“一朵师兄加油,你一定能赢的。”杜灵儿鼓励道。

白一朵完全是懵的,对上杜灵儿充满期待的眸子,脑壳里一片混沌。

似乎是在少年茫然的深眸中发现了什么,杜灵儿灿若夏花的笑容片片凋零,水漾大眼闪动间,轻喃问道:“一朵师兄,你不是因为想给我赢榕花参战的对不对?是我想多了,对不起。”

轻轻松开抓着后者衣袍的手,杜灵儿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扬起一抹迷人微笑:“没关系,我也玩累了,先走了。”

说罢,杜灵儿脚步一旋,向人群外走去。

“等等……”

白一朵神色一憟,一把攥住少女轻弱无骨的手臂。

就在白一朵用力一扯,将少女拉回跟前的时候,一粒青色光点从杜灵儿的眉心飘荡而出。

随着青色光点的飘走,杜灵儿一阵头晕目眩,堪堪站稳才看到自己的手臂正被一个男孩子用力攥着。

白一朵抬头看一眼太阳,预计了一下时间,茫失的眼瞳里多了一丝凝重与决然。

他本没有资格参加这样的武斗,可是鬼知道玄灵石碑在作什么妖,竟然爆出了他的名字。

白一朵恨死这快玄灵石碑了!

“灵儿,你想要青铜榕花对吗?”

面对少年严肃郑重的询问,杜灵儿睁大了眼睛,左右看了看,竟有几分惧意。

但是很快就拨正了心境,用力甩开白一朵的手,厉色道:“放开我,你想做什么?”

杜灵儿肃然吼道,声势浩然,脸上的青涩与纯萌化作傲然与凶厉,看向白一朵的眼神也变得冷漠。

如果白一朵细细观察的话,不难发现,此时杜灵儿看他的眼神,与她在纳兰家族门前拿剑鞘抵着自己胸膛的时候,几乎如出一辙。

“灵儿,是我不好,你在这里等我,我去赢一枚榕花勋章送给你。”

“什么?”杜灵儿诧异。

“在这里等我,我去给你拿青铜榕花。”

白一朵说着在背篓里找了找,拿出一柄长剑,夹在胳肢窝里,急匆匆的向场内跑去。

边跑还边回头嘱咐:“别乱跑,看着我的背篓,我很快就回来……。”

“神经病!”杜灵儿翻了个白眼,肃然转身,

可是才走两步,脚步忽然一顿,还是回到了铁丝网外。

看一眼地上的背篓,又看一眼刚才被白一朵抓过的手腕,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异芒。

……

场内,看着疾步走来的白一朵,李素梅一脸阴沉。

“白一朵,你在搞什么鬼?快给我滚回去!”

“就是啊白师弟,今天我们正甲堂已经够丢脸了,你不要再来添乱了好吗?”

看着自家武堂训斥的话语,白一朵直接翻了个白眼。

“你们丢脸关我什么事?”

李素梅被噎了一记,摔袖怒道:“还念自己是正甲堂弟子的话,就赶紧给我滚,难不成你以为你还能赢了比赛不成?”

“呵呵,太可笑了,白一朵上台能不能活下来都不知道,还赢?不行不行,我不能留下来,这么丢人的事,我怕留下心理阴影!”

见众人怎么冷嘲热讽都没有用,玉秀眉头垮了垮,从袖袍中取出一袋子银钱。

“白一朵,我听说你喜财,呐~,这是500两银子,只要你不去丢人,这就是你的。”

见状,其他弟子面面相觑,目中闪烁智慧的光芒,纷纷掏出自己的钱袋。

“白师弟,我这里还有200两银钱,你也拿去吧!”

“我这是50两银钱,你觉得少的话,这柄玄铁锻造的匕首你也拿去吧!”

威逼利诱,一时间正甲堂弟子自发的拿出所带财物,有银钱,也有丹药,为的,就是能让白一朵别去给他们丢人。

然而,这一幕在外人眼里,却是另外一番味道。

“没想到呀!正甲堂整体实力虽然弱,但是他们的团队凝固力惊人!”

“可能因为白一朵是唯一有望给他们挽回颜面的人,所以寄托着整个团队的希望”

“这么多人把灵兵利器和灵药交给一个人,可想而知,后者需要承受怎样的压力,这场最后的鏖战,只怕会更加激烈吧。”

高台之上,花白胡须的老者捻着长须,点了点头道:“能把一个团队带的这么团结,不得不说,李素梅还是有着领导才能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