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蛛妖
  • 师兄真的很扛打
  • 吻妹
  • 3688字
  • 2021-06-26 16:59:47

茂密的丛林里,茅草屋内灯火摇曳,阵阵寒气透过破损的窗户漫溢而出。

少年眼巴巴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木门,再也迈不动步伐。

好像有无数根丝线缠绕在身体上,越是挣扎,越是束缚,

渐渐的,脖颈处溢出了汗珠!

忽然一股冰寒的气息自脖颈处缓缓前移,冰凉的手臂探进了他的衣领里、探寻般缓缓深入、停留在心脏的位置。

“小哥哥,不要急着走嘛!”

女孩贴着后背环抱,温热的柔唇轻触耳垂,酥麻的嗓音贴着脑门。

空气中弥漫着催人犯罪的诱人香味。

女孩略带挑逗的声音轻柔说道:“我知道一个很好玩的小游戏,男孩和女孩才能玩,你来,我们一起玩。”

白一朵干涩的咽了咽喉咙,身体颤栗。

“额……姑娘,宗门教导我们要勤修善悟修心寡欲,……玩物丧志,小游戏就不玩了吧。时间也不早了,我真的有个奶奶等着我回家吃饭。”

“呵呵呵~”

女孩发出一串怪异而尖锐的笑音,森白指甲环着白一朵的胸口旋着圈圈,似是酝酿着什么,笑声中尽显邪魅与轻蔑。

“小哥哥,修仙可是很艰难的,何苦呢?”

“不如~,让我渡化了你吧!”

说罢,女孩娇柔的面容陡然狰狞,皓月明眸转瞬间化作一轮血瞳,带着无限诡秘与阴辣,在幽暗的小屋里显得摄魂而醒目。

那旋绕在白一朵胸口处的葱白玉指,须弥之间变作森然手骨,纤长的指甲闪烁寒芒,对着心脏位置,陡然刺陷……

嘭~

如惊天之雷,震耳欲聋!

就在女孩幽长指甲嵌入肌肤的一刹那,一道耀眼光波嘭然乍现,热浪翻涌,小木屋随着涟漪的荡漾分崩离析。

巨响惊动丛林中的飞禽走兽,在暮色中蔓延,引起一片骚动。

丛林外,手持长剑捧着小腹的林雨诗,正为追丢了目标而愤恨,忽来的一声巨响让她身体一怔,向着密林深处望去,美眸微凝,神情肃然。

而在遥远的灵源宗第二仙域,一座华丽宫殿内,闭关修炼的白衣青年蓦地睁开了双眼。

青年明眸皓齿俊朗非凡,道袍上的金色龙纹标示着他超凡地位与超然的修为实力。

只见青年眼眸微凝,俊逸的脸上浮生一抹弑杀之意。

在青年的身边,同样盘膝掐诀的,是一名红裙女子,

女子一身红衣,神情淡然,玉指诀印间一枚碧绿光点悬空浮荡,淡淡光芒映照着那张绝艳出尘的容颜。

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女子印诀立旋,散发淡淡绿芒的光点直射眉心、化作俏额上的一粒红色斑点。

女子跳下蒲团,急切的问道:“师兄,是出了什么事吗?”

“是一朵。”

青年立身而起,冷厉的目光直视前方,森冷杀气缓缓升腾。

“闭关前,我曾在白一朵身上植下防护灵障,非筑基修为不可触启。可是,就在刚才,防护灵障崩毁了!”

白袍青年面露焦急之色,这是他那一惯峻漠的脸上不为多见的神意,可见白一朵在其心中的重要。

“白一朵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他有危险,我必须去看看。”

闻言,红裙女子脸色一变,迎前一步拦住青年,

言道:“师兄,你我闭关多日,眼看就要触碰那道屏障、踏入结丹境,万万不可在此时功亏于溃呀!”

“我说了,白一朵对我很重要!”

白浩面露坚毅!那是他的弟弟、唯一的亲人、也是他的逆鳞。

“兰儿,如果一朵出了什么意外,修为高深与我而言都没有了任何意义,这一点,你是知道的。”

红裙女子秀美紧蹙,仰望青年,许久才下了一个决定,抱拳道:“一朵弟弟由我去照看,师兄你安心修炼,兰儿一定护其周全,让师兄放心。”

“兰儿,你这……”

不等青年多说什么,女子莲步急退,仰视的深眸里充宿着敬崇与爱戴。

她粲然一笑,迅即化作一道长虹,飘然而去。

……

而在密林中,随着一股灵气涟漪的波动,小木屋散落成一片废墟。

废墟里,白一朵瞪着大眼睛呆立当场,而在不远处,一个人面蛛身的怪物倒悬在树冠上,八只爪子断掉了三根,黑色血液沿着断爪处滴滴答答的流淌。

怪物的身体上也是伤痕累累,凌乱的发丝内闪烁着一双赤红的眼瞳,如果撩开头发,不难看出她就是刚才风情万种的妩媚女孩。

“筑基修士!?”

怪物发出惊诧与惶恐的疑问,但是很快她就发现了不对,阴冷的目光扫过废墟。

似乎是发现了什么,释然而又愤怒的说道:“竟然有人在你身上植下防护灵障?这个人是疯子吧?”

可以植下如此威力的防护灵障,其人必然是筑基境以上,而且需要倾覆三成的灵气。

寻常人怎么可能会拿好不容易修炼得来的灵气注倾于别处?

想到这里,披头散发的蛛身怪物看一眼断掉的三根爪子,气的直搓牙。

“是谁这么奢侈,为了这么一个凡人少年,不惜动用三成灵气,结印筑基境的防护。”

“这么在意这个小家伙的安危吗?那么,我偏要吃掉他、将其咬烂嚼碎、食心剥皮……”

带着满腔怒意,蛛身怪物怒极反笑,在黑洞洞的树冠中发出一阵阴恻恻的诡笑。

“妖怪啊~!”

待看清怪物那庞大身形,白一朵惨叫一声奔逃而去,枝叶芊绵的丛林中传出惊恐嚎叫。

可能是因为断掉两根爪子的缘故,蛛身怪物即便速度敏捷,也始终未能捕获白一朵,黝黑的身形游跃于树冠间,嗖嗖吐出一圈又一圈白色蛛网。

丛林外,捧着小腹的林雨诗刚刚收到家族的传音玉简,催促她回去。

就在此时,忽的一声,一个人影从葳蕤林木中蹿了出去,把她吓了一跳。

待看清来者正是白一朵,林雨诗秀眸一凝,扬起长剑,喝道:

“呵!白一朵,你还舍得出来?看我今……”

然而不等林雨诗畅哮,后者却跟看到了亲人似的,目含泪光,直接扑在了她的怀里。

“林师姐,幸好你还没有走,我爱死你了!”

林雨诗有一刻的愣神,她可是来杀白一朵的呀,可后者此般模样,不仅不惧怕,反而还……

就在林雨诗秀丽的脸颊浮现一抹绯红、后知后觉的推开白一朵、扬起长剑之时,

忽然的,随着树冠哗哗作响,一个庞然大物轰然落地。

看到一只庞大的蛛身人面怪物,林雨诗眼睛瞪的滚圆,

愣神间,只闻白一朵边跑边喘着粗气喊着:“林师姐,你修为高深,这东西就交给你了,我奶奶还等着我回家吃饭,先行告辞……”

“喂~!”反应过来的林雨诗反身抓了个虚空,捧了捧凸起的小腹,骂道:“白一朵,我恨你!”

呼的一声,蛛身怪物卷起阵阵黄尘,疾风而至,

扬起曲长的利爪,朝着林雨诗脑袋狠狠砸来……

而后者也是丝毫不敢懈怠,手中剑气一凝,空气中荡起阵阵剑鸣。

宝剑带着森然剑意,轰然一击,溅起漫天火星。

“嗯?三品灵师?”

蛛身怪物轻蔑的瞥去一眼,这点实力,即便在她现在身受重伤看来,也显得不自量力。

“螳臂挡车!”

怪物轻蔑一笑,墨色长腿犹如黑色的利剑,划空一扫,碗口粗的树干被削断,更是荡起一阵空气波动,涟漪跌宕间击中林雨诗腹部。

后者矫躯一怔,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林雨诗惨然落败,托着小腹连连后退,目光之中满是惊恐与绝望。

而蛛身怪物的目标是白一朵、那个让她断掉三只脚的人类少年。

没有过多的理会林雨诗,蛛身怪物腾然一跃,只见嗖嗖嗖的几个破空声响,没有了树木的阻碍,漫天蛛网雨点般洒向白一朵。

很快白一朵就被蛛丝所捕,惯性的滚了两圈,夹杂着泥土与草屑,成了一只大茧。

“白一朵!”

林雨诗杵着长剑才能艰难站立,看到白一朵就这么被蜘蛛裹成了蛛茧,急的直跺脚。

虽然恨白一朵,也一度的想杀之后快,可真要她看着同门师弟在眼前被怪物吞食,还是揪起了心。

林雨诗银牙紧咬,有心去救,可迈出一步又颓然收回。

她深刻的认识到,以自己的修为实力,已是无力回天!

蛛身怪物巨大的爪子捧起大茧,大茧里隐隐可见少年那满是恐惧的脸。

“小哥哥,都说了,不要急着走嘛!”

庞大而凶残的怪物发出娇柔的女孩声音,带着丝丝酥麻的韵味,入脾侵髓。如果只是听到声音,还以为是怎样妩媚销魂的少女。

可是,当看到她那露出森然獠牙狰狞嗜血的样貌后,任何曼妙美好的幻想都得破灭。

“小哥哥,蛛儿很喜欢你呢,喜欢到……想一口吃掉你,把你永远的留在肚子里。”

说话间,口中蛛丝轻扯,裹成茧状的白一朵被提了起来,悬于半空中蠕动挣扎着,发出呜呜呜的闷哼。

且不知道此一刻白一朵是怎样的内心苦闷,而在不远处的一棵树冠上,一袭红裙的女子却是玩味的一笑,接而无奈的摇了摇头。

女子肤白胜雪,倩影娉婷,三千青丝迎风飘扬,青色玉簪闪带着宝色莹光,在夜幕下时隐时现,让其更显出几分仙气。

“看来,是该让一朵弟弟把修炼摆上日程了呀!”

女子苦笑摇头,微蹙的眉心处,赫然有着一粒绿色斑点。

她正是白浩的师妹,柳兰兰。

在柳兰兰的眼里,白浩的弟弟就如同她自己的弟弟一般亲切,想到这家伙整日游手好闲惹事生非,她也颇为无奈。

“小家伙,你再这样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我和你哥还怎么潜心修炼?”

“所以,你也得修炼起来。”

一声叹息,柳兰兰玉手一指,随着一方空间的扭曲,无形剑意凛然而至。

刹那间,嗜血凶残的蛛身怪物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一凝,下意识的回头。

可是不等她回头看一眼,随着嘭的一声闷响,那如同嫁接在蜘蛛身体上的清秀面容嘭然碎裂,爆起漫天黑血。

这一幕把林雨诗吓呆了,愣愣的看着轰然倒塌的庞大蛛身,许久许久才想起还包裹在蛛网里的白一朵。

撕开粘稠的蛛丝,白一朵钻出脑袋大口喘息,待看到林雨诗时,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林师姐,是你救了我吗?”

“林师姐,你吐血了?为了救我,你都受伤了!?”

再低头看一眼女子微微凸起的小腹,白一朵顿感愧疚,吸了吸鼻子道:“林师姐你放心,是我把你肚子搞大的,我白一朵会负责到底!”

恰在此时,林家大批族人因为族女迟迟未归,正四下搜寻,

当寻着打斗声响来到此地,刚好听到白一朵信誓旦旦说出的那句:是我把你肚子搞大,我会负责到底……

“白…一…朵……~”

一名健硕男子跳出人群,看一眼小腹凸起的自家闺女,又看向那一脸错愕的白一朵,怒目圆瞪,拳头捏的咔咔作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