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谁要跟你睡

  • 师兄真的很扛打
  • 吻妹
  • 3104字
  • 2021-07-07 10:23:44

黄昏下的第三仙域,笼罩在一片赤色的霞光中,

余阳璀璨,凤鸟盘旋,行色匆匆的修士放缓一天的奔波,脸上满是疲惫。

白一朵走在这样的街道中,看着远处渐行渐远的队伍,小脸气的胀红。

“骗子!”

心里啐骂了一句,拢了拢肩膀的竹篓,继续低沉着脸赶路。

锁链桥摇摇晃晃,行走其上的修士却步履稳健,丝毫不会畏惧。

白一朵趴在锁链上看着夕阳,莫名的失落感涌上心头。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这般失落,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失去了,可是似乎忘记,这个东西本就不属于他。

“也是哈!堂堂隆安城千金大小姐,怎么会跟我做朋友呢。人家只是贪玩,随便说说而已!”

自我开解了几句,白一朵心里好受多了,叹了口气,转身赶路。

忽然,白一朵脚步一顿,看到崖壁前惹眼的白袍身影。

在修士进进出出的锁桥前,女子手捧小腹,一袭白裙,头上戴着斗笠。

斗篷遮面,可白一朵却能一眼认出,那人正是林雨诗。

“林师姐?”

看到林雨诗,他本能的就要拔腿逃跑,可转即又想到,现在的他们属于统一战线阶段,在炼成洗鳞丹前,一切前嫌都要摒弃。

想到这个,白一朵这才气定神闲的呼出一口气,而且还有点脸红了。

如果炼不出洗鳞丹,这位师姐不会真的要嫁给自己吧?

忙拍拍脑门,甩开这些不该有是想法,白一朵这才收拾好心境,迈步走去。

“林师姐,你怎么……”

不等白一朵把话问完,林雨诗急忙捂住他的嘴,斗笠下的俏脸一阵绯红。

“不要唤我名号!”

林雨诗娇嗔道,一把拧着白一朵的耳朵,将其拖走。“随我来……”

在路人眼中,只见一个捧着小腹的孕妇揪着少年的耳朵气呼呼的往回走,纷纷投去同情的目光。

修士界结成道侣没有什么年龄上的限制,有些人修道百年才结婚生子,

也有年纪尚幼就在家族的操办下成家立室的。15岁的白一朵完全达到了这个标准,只是这么早就有了孩子嘛……

小溪河畔,两个人面对潺潺河水杵着下巴发呆,

忽然,白一朵忍不住拿手指戳了戳林雨诗的肚子。

“你干嘛?”林雨诗怒目而视,一把拍开他的手。

“我就是好奇,这里面装的是什么?不会真有个孩子吧?”

林雨诗小脸一赯,愤愤的扭过脸去,眼眶里却蕴起了泪花。

看着女子娇楚楚的样子,白一朵抓抓脖子,眉头皱起:“林师姐,不用担心,我已经收集药材,明天就可以炼制出洗鳞丹,到时候,甭管这里头是个什么东西,都让他消失。”

林雨诗水漾大眼看向白一朵,没有去确认,带着泪痕嗤笑一声,言道:“也是我自己该死,怎么就相信了你的鬼话,到得现在又不信不行!”

“林师姐,这次是真的,不骗你。”

“这句话,我已经听你说过不下三次了!”

半个月前,林雨诗山林狩猎时受了一点轻伤,原本回家疗养一下就可以的,却偏偏撞上了白一朵。

当时白一朵刚好炼制成生平第一枚丹药,复元丹,正瞅找不到检验药效的地方。

于是在少年积极的推销下,林雨诗花了30银钱,购买了白一朵牌复元丹。

说起药效,还算是理想的,半个时辰受损的元气填补复原,一些外伤也已愈合。

可是当时的林雨诗并不知道,那才是噩梦的开始。

后来林雨诗开始打嗝,止不住打嗝,一打嗝就冒出一朵粉色泡泡,很是诡异。

找到白一朵,白一朵虽然也很诧异,但没有自乱阵脚,而是拍着胸脯保证,一定能解决问题。

后来白一朵又炼制了一枚清喉丹,不出意料,服用后虽然打嗝的毛病治好了,可没过多久,林雨诗的脸上又长出许多雀斑,密密麻麻,原本精雕玉琢的脸蛋蜡黄如油纸,找到白一朵的时候,他差点没认出来。

于是白一朵又拍着胸脯保证,要炼制一枚凝露丹,服用后不仅可以消此疾症,还能美肤养颜,让林师姐变得更加美艳动人……

再然后,就是林雨诗因为凝露丹大了肚子,追杀白一朵遇上蛛妖的事情。

想着过去的一幕幕,林雨诗心里是百味杂陈,也对白一朵炼制的丹药持以恐惧。

“放心吧林师姐,这一次保准不再有副作用,药到病除,灾祸全消。”白一朵举着手指保证,一副谁撒谎谁不得好死的架势。

林雨诗眉梢塌了塌,捧着鼓起的小腹,无奈叹息。

“我真的信不过你的,只是现在也没有了别的办法。”杵着下巴,林雨诗淡淡的道:“现在我家正在张灯结彩布置婚嫁,有可能……我真的要嫁给你了!”

“啊?”白一朵一愣,急忙说道:“等明天洗鳞丹炼成,不是什么误会都解释清楚了吗?”

林雨诗摇了摇头,言道:“没你想的这么简单!”

灵源宗对丹妃的尊崇无以叠加,谁都想和她攀上一点关系,获取利益。

得知白一朵和丹妃的关系如此密切,林家当然要借此造势,让别人都知道,他林家与丹妃攀上了姻亲。

这可是百年来,第一户能与丹妃扯上关系的家族,到时候谁还不会对他林家礼让三分!?

“你知道纳兰家族吧?”林雨诗忽然问。

白一朵当然知道,刚才他还在纳兰家的西厢,看到了出水芙蓉的纳兰锦月呢!

“纳兰家族原本和我林家一样,只是依附在灵源宗外院的小家族。半个甲子前,纳兰家主纳兰捷,在一次机缘造化下受到丹妃的点拨,成为了炼药师。虽然不是丹师,可就是因为有了和丹妃的这一次交缘,得到了宗门的重视,从此纳兰家族一飞冲天,不仅得到宗门的资源倾斜,甚至还落户第三仙域,族群日渐壮大,势力远非从前……”

说到这里,林雨诗转眸看向白一朵,悠然一笑:“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的家族这么着急操办这场婚事了吧?”

白一朵目瞪口呆!

听了林师姐的意思,无论他炼不炼洗鳞丹,林家都赖上他了呀!

“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丹妃性情孤僻深居简出,除了点拨纳兰捷的那一次,从未于人接触,为什么会成为你的奶奶?”

林雨诗满目好奇的看着白一朵,她的好奇,也是原自于这场劫数的根源就是白一朵与丹妃的关系。

如果白一朵身后没有丹妃这种神一样的存在,林家也不至于铁了心把她嫁出去。至于自己的大肚子,好好解释的话,也并不是说不清楚。

而白一朵却没有什么好说的!

他和司婆婆的关系也并没有看上去的那样亲密,或者说,这个世界上早已没有了丹妃司婆婆,那个被她称之为奶奶的老妪,只是残存于碧绿玉镯上的一缕残魂而已。

司婆婆早就死了,白一朵在一次擅闯茅屋时发现,并且是距今为止唯一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

“可能因为奶奶见我无父无母,挺可怜的,就收留了我。”白一朵解释说。

说着抬头看一眼天空,最后一缕阳光淡灭在天际,天空变得暗淡,朗朗星斗渐渐明亮。

月亮还没有出现!

“白一朵,你天黑了,我们回屋子里吧。”林雨诗忽然提议。

“再等等!”仰望天空,白一朵摇了摇头道。

“我们在等什么?”

“等就对了,很快就可以了。”

暮色降临,黑暗笼罩大地,当一轮明月的倒影映射在溪水中,白一朵这才一拍膝盖,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走吧,奶奶一定做好了饭菜,我带你去尝尝她的手艺。”

林雨诗的坎壈神情顿时消散,捧着小腹,笑意满满的点头。

“丹妃做的饭菜,我真的太期待了。”

走进小茅屋,迎面撞上扑鼻的香味,

屋子里蒸汽萦绕,司婆婆佝偻着身子端出一碗馒头,看向二人,古井无波的脸上闪过一丝戏谑。

“雨诗见过司婆婆。”林雨诗在老妪面前浅浅一拜,毕恭毕敬。

“行啦行啦,别动了胎气!”老妪随意的摆了摆手,碧绿玉镯在枯柴般的手臂中叮铃作响。

林雨诗小脸一红,抿着嘴看向白一朵。

后者只是拉开椅子,把林雨诗推过去。“我奶奶说的对,林师姐有孕在身,需好生伺候。”

“白一朵你……”

林雨诗又羞又怒,瞪了白一朵一眼,转即看向司婆婆,踧踖不语。

这顿饭三个人都没有说什么话,林雨诗暗示了几次,想让白一朵说出林家大行置办婚嫁的事,听听司婆婆的说法。

但白一朵只顾着埋头吃饭,像个没事人一样。

所以直到饭局结束,三个人都没有说什么话,

这时司婆婆开口道:“家里只有两间屋子,你今晚和一朵住。”

“啊?”林雨诗一愣,半响才明白过来,小脸一红。

“司婆婆,我可以伺候您,还是……”

“奶奶不用伺候!”白一朵赶紧说道,利落的推开碗筷,拉起林雨诗的手腕:“今晚你和我睡,奶奶的屋子你千万不可以进。”

虽然后半句才是重点,可是林雨诗似乎只听到了前半句,一瞬间脖子都烫了,甩来白一朵的手羞怨道:“谁要和你睡,你在想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