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女人都是骗子

  • 师兄真的很扛打
  • 吻妹
  • 3189字
  • 2021-07-06 01:57:28

看着少女柔媚的倩影,白一朵心中惆怅。

朋友!

他白一朵也有朋友了!?

还是个富二代!

沾沾自喜的想着,忽然身体里发生异动,神识扫去,看到棋盘中的一枚黑色棋子正在莹莹发光,在偌大的棋盘中显得特立独行格格不入。

“是觉醒了吗?”

纳兰锦月的出剑毫无留手,好在棋盘及时吸收了剑气中的蛮横灵力,否则现在的白一朵已经成了一具尸体。

而这一剑,也让本就蠢蠢欲动的黑色棋子灵气满溢,不辱期望的觉醒了。

好奇的端详黑色棋子,一瞬间,仿佛整个棋盘变得浩瀚无垠,无数的黑白棋子膨胀扭曲,变成了巍峨高山或是咆哮的野兽,

山河大地,森林峡谷,只有眼前的黑色棋子浮悬在眼前,在这斗转星移的变化中始终如一。

“这是……一个世界?”

这种以意念去俯瞰整个世界的角度让人震撼,一眼千里,瞬息万年,仿佛世间一切都变得清晰透明。

白一朵看到了一个浩瀚的世界轮廓,由两块大陆与一道海峡组成的世界版图,

世界轮廓渐渐清晰,白一朵看到了无数的城邦与村庄、看到海峡间穿梭的船只、看到无数宗门与王朝征战。

在这个世界里,东部岛屿成群、南方山林茂密、西边是荒漠隔壁、北方则是白雪皑皑的高山……

一道河流蜿蜒南下,穿过雪域、穿过草甸、流经繁茂森林与炊烟农庄,最终海纳百川融入江海。

棋盘世界中沟壑交缠千丝万缕,可只有这条起源于雪山的河流吸引了白一朵的目光。

因为他惊奇的发现,河道流经的山脉中,有一棵巨大榕树,

榕树的根部裂开一道口子,无数修士在此进进出出。

……这个场景是如此的熟悉!

“这条河……是汨罗江?”

白一朵难以置信的发现,他身体里的棋盘是一个世界、而这个世界竟与自己所在的世界一模一样。

白一朵只是在司婆婆和哥哥的口中听到过一些宗门外的样子。

而即便是很稀少的一些信息,只要在棋盘世界中仔细寻找,似乎都可以对应。

白一朵甚至看到灵源宗内的三座仙域、看到了第三仙域里金碧楼阁的纳兰家族、在纳兰家族的门前停留着一行队伍,队伍中有一辆马车官轿……

白一朵试着去触摸、去深入的端详,他想看看,剥开纳兰家西厢的院子,可不可以看到此时的自己。

可尝试了几次,白一朵才发现,意念只能停留在一个天空俯视的角度,好像自己只是天空飘过的一朵白云,没有双手,没有重量,只能轻飘飘的瞻望而无法近戏。

“也就是说,棋盘是世界轮廓的缩影?”

“那么,这颗被激活的黑色棋子,又是怎么回事呢?”

意念从世界轮廓中收回,当注意力集中在黑色棋子中的时候,周边的一切忽然变得混沌,

好像置身于浩瀚的宇宙中央,眼前的黑色棋子变得庞大起来,

随着刺目光芒的膨胀,白一朵下意识的遮住了眼睛。

当视线逐渐适应,黑色棋子变成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

“这个宫殿……我好像来过。”

环顾四周,白一朵眼睛一瞪,这里正是囚禁了黑白老者的那座棋盘宫殿。

宫殿内的空间很大,摆满了精雕玉琢的木质家具和巧夺天工的古玩玉器,装饰奢靡,富丽堂皇。

在宫殿的一面墙壁上,密密麻麻的码放着各种书卷典籍,复古的一盏油灯落于烛台上。

殿堂中央有一张长桌,桌子上摆放着果盘和糕点,香味弥漫着,诱人食指大动。

“好香呀!”

看着桌子上的美食,白一朵不禁的舔了舔嘴唇。

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再低头看一眼,白一朵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是身临其境的走进了这座宫殿。

“可以闻到糕点的香味,那么这里的一切都是实质的?”

白一朵试着拿起桌上的一枚豆沙糕,糕点在手指间稳稳的夹住,扔进嘴里,又香又甜,酥而不糠,甜而不腻,好吃到让人落泪。

“棋盘世界是虚幻的,可是黑色棋子里的空间却是物质的。”

“而黑色棋子是吸纳了足够的灵气才开启了这个空间,也就是说,棋盘中的所有棋子都是一个独立的空间?”

想到这里,白一朵似乎抓住了一丝头绪,醍醐灌顶。

“棋盘是一个空间传承,而又不仅仅只限于空间本身。”

又想到叱灵道人和魔焱尊者争抢时说过的话,抽丝剥茧,一个真相在白一朵脑海中渐渐浮出水面。

他这才恍然的意识到,棋盘世界是有多么的宝贵!

只要获取足够的天地灵气去激活黑白棋子,就可以获得整个棋盘世界的认可。……这就是传承!

一个天尊强者的传承、一份主宰世界意念的契约。

想到这些,白一朵并没有多激动,反而感到一丝的沉重与惶恐。

“哥哥曾说过,这个世界的天地灵气受到了限制,只足够一位强者晋升天尊。”

“所以天尊境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境界,也是唯一。”

“可是……,这样的一个强者,应该天下无敌了才对呀!怎么会留下传承而消失?”

“他是谁?后来去了哪里?”

这是一个传承者对传承来源发起的疑问,也许在历史的某一端,曾经也有这么一个人也曾发起过同样的疑问:你是谁?

白一朵忽然想起获得传承时,那个给他光球的女人,正是她选择了自己。

“为什么是我?叱灵道人和魔焱尊者在这里争夺了三百年,为什么不直接给他们?”

这一切来的太意外,白一朵毫无准备,在他看来,这种机缘造化怎么轮也轮不到自己才对。

他从小就是一个毫无修炼天赋的废材,在哥哥的荣光下进了灵源宗内院,看着周围日渐强大的同门师兄弟,他只会越发自卑。

后来的一次意外,他擅闯了司婆婆的茅屋,有了一个已经死去不知道多少年月的奶奶。

在奶奶的帮助下,白一朵学会了炼丹,可又因为不能修炼灵气,炼制的丹药也千奇百怪,惹出不少事端。

而这些,从今天起都将结束,

因为白一朵意识到,他虽然没有灵根,可有了棋盘在身体里,他的修仙之路将势不可挡。

悄悄的退出宫殿,白一朵又感受了一下棋盘中的白色棋子,其中一枚白色棋子隐隐闪动着光亮,只是远没有达到开启的标准。

看着莹莹发光的白色棋子,忽然很期待,对白色棋子激活后是什么样的传承,充满了好奇。

神识回归,弄明白棋盘的作用,白一朵也没有了求见纳兰捷的必要,反而担心被别人发现端倪。

毕竟怀揣一份天尊的传承,受人觊觎难免不会惹火烧身。

而且自从黑色棋子觉醒,身体里的炽热已经平息,唯有冰寒感时有时无,但已构不成折磨,白一朵知道,唯有获取更多的灵气方能根治。

于是趁着无人留意,白一朵又悄无声息的溜出了纳兰家,背上竹篓,打算离开第三仙域。

这时杜城主在纳兰家族人的簇拥下走出府门,一行人相互寒暄告辞。

“买卖不成仁义在,今日之行就当交了个朋友。”一名身姿挺拔的中年男子拱手拜道,正是隆安城城主杜世钦。

“杜某就此告辞,纳兰长老请留步。”

“杜城主走好!”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傲袖而立,顺了顺花白的胡须,目送杜世钦离去,目中满是轻蔑。

而在杜世钦的身后,长子杜泽平以及女儿杜灵儿均是脸色难看,回瞋傲慢的纳兰长老,行色肃然。

而在杜世钦转身的一瞬间,那张满是笑容的脸上也肃穆起来,袖袍中的拳头捏的咔咔作响。

这诡异的一幕白一朵并未留意,他的目光,停留在拿着佩剑身姿傲挺的杜灵儿身上。

“灵儿师妹”白一朵拢了拢肩上竹篓,喜上眉梢,乐颠颠的跑了过去。

“灵儿师妹,你们这是要走了吗?正好,我也要离开第三仙域,可以同行。”

杜灵儿转眸看向来者,眼睛微眯,困惑的左右看了看。

“你是何人?”杜灵儿冷漠傲然的问,

迅即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反而更困惑了。

“之前府门前被打的少年,就是你吧。”

当时的白一朵满脸雪痂,不仅杜灵儿没有认出来,就是出手相救的杜泽平也是诧异了半响方才认出。

面对杜灵儿此时不冷不热的态度,白一朵有些困惑,但还是笑呵呵的点了点头,迎前一步道:“灵儿,我们现在是朋友,你可以叫我一朵。”

见白一朵自来熟的迎上前来,杜灵儿错愕间退后一步,剑鞘抵向他的胸口,厉色道:“哪里来的登徒子,离我远点!”

这一声叱喝,让白一朵浑身一怔,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少女。

“灵儿,你什么意思呀!”

见此情形,杜泽平出手按下妹妹的剑鞘,柔声询问道:“灵儿,你们认识?”

杜灵儿神色萧冷的抬眸看一眼哥哥,轻一摇头:“不曾认识。”

白一朵彻底傻眼了!刚才明明是他捧着双手说想跟自己做朋友,这才一个时辰,就不算数了?

这时,杜世钦掀开官轿的珠帘,可能因为心情不好,对这里的事情毫无兴趣,催促了一句就重重的摔下珠帘。

闻言,杜灵儿迅即转身跟上,只留下呆立当场的白一朵,和脸色有些怪异的杜泽平。

杜泽平想说些什么,张了张口,还是作罢,轻拍了拍白一朵的肩膀,转身离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