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黑子觉醒

  • 师兄真的很扛打
  • 吻妹
  • 2276字
  • 2021-09-30 10:30:29

少年冷瞥一眼出云慕白,又转向白一朵,言道:“我叫杜泽平,灵源宗外院弟子,从你的穿着看,应该是内院弟子吧。……能在这第三仙域相遇,也算你我有缘分,你放心,今天有我杜家在,没人可以伤害你。”

看着眼前有点自来熟的少年,白一朵简直想胖揍他。

但是转念间又发现不对,外院弟子怎么来了第三仙域?

这样一想,他也好奇的看向身后队伍。

这支队伍并不陌生,当看到队伍中的官轿,白一朵似乎想起了什么,诧异问道:“隆安城城主?”

少年点了点头,拱手道:“正是家父。”

我去!原来是个官二代,难怪这么嚣张。

出云慕白脸色略有些难看,收起折扇,对着少年鞠礼道:“原来是杜少爷,失敬失敬。”

说完,出云慕白给矮个子护院使了个眼色,后者身体一怔,迅即跑回府上禀报此事。

稍许,才有纳兰家族的一众人出门相迎。

修士的世界里,官僚与修道者之间并不会有多少交集,完全是不同的领域。

所以纳兰家族出门相迎的,只是一些族老,以礼相待,并未惊动族长纳兰捷。

官轿倾地,走出一名中年男子,便是隆安城主杜世钦。

杜世钦身后紧步跟随一行女眷,其中一名少女白一朵见过,正是杜城主的千金,杜灵儿。

少女样貌端美仙姿玉骨,一袭蓝色裙衫迎风猎猎,手握剑柄,英姿不凡。

纳兰族人将杜城主迎入府,蓝裙少女在白一朵跟前停下脚步,眉头皱了皱,取出一块洁白手帕。

“给!”

白一朵一愣,这才发现自己满脸血痂,当即有点羞涩。

“我没事”随意的抹一把脸,对着少女笑了笑。

杜灵儿秀眉微颦,没有过多逗留,收回目光,紧随队伍走进了纳兰家。

白一朵下意识的就想跟上,却被护院拦阻,嘭的一声关上了大门。

“嘿~?凭什么不让我进去?”

白一朵感觉遭到了不公待遇,拍着门板,却没人搭理。

“欺人太甚!”

“不让我进去,我偏要进去!”

见正门不让进,白一朵索性去了后巷,打算从后门偷偷的溜进去。

这个时候,纳兰家西厢内,侍女提着木桶,一勺一勺的往浴桶中加着热水,做完了撒上花瓣,撸起袖子在水中搅了搅……

“玉儿,水放好了吗?”一个轻柔的声音催促的问道。

“回禀小姐,可以沐浴了。”侍女提起木桶,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嗯!你出去吧!”

待侍女关上房门,纳兰锦月轻叹一声,朝水雾袅袅的屏风内走去,

宽衣解带,少女曲线精致的娉婷玉姿,呈现在屏风之上。

……

白一朵扔出一粒石籽,引开卫士的注意力后,悄无声息的溜进了纳兰家。

这时候的他有两个目的,其一是求见纳兰捷,

纳兰捷的医道即便是司婆婆也颇为赞赏,白一朵还不知道身体里的棋盘会不会对他构成威胁,总是不放心,想请有着权威的纳兰捷给他看看。

除此之外,白一朵还想借纳兰家的丹炉用一用。

炼制洗鳞丹的主要材料已经到手,现在最棘手的便是找到一鼎合适的丹炉。

灵源宗擅长炼药的家族不多,而纳兰家族却在其列。

悄无声息的走进后院,看着假山廊庭繁花似锦,白一朵有种走进世外桃源的既视感。

“真不愧是大户人家!”

“比我的小茅屋豪华太多了!”

白一朵连连感叹,走过旱桥时,忽然闻到一股淡淡香味,

一名女仆提着木桶走出一间屋子,随手关上了门。

白一朵下意识的找地方躲避,待侍女走后,踮脚看了看,眉头皱起。

这间屋子……怎么有阵阵烟雾弥漫,难道是厨房?

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白一朵眼前一亮:“一定是炼丹房!”

除了厨房做饭时会有蒸汽升腾,白一朵能想到的,只能是炼制丹药的丹房了!

想到这里,白一朵激动的搓了搓手掌。

“没想到纳兰家的炼丹房是在这里,也好,我先摸清环境,万一纳兰捷是个小气鬼,不借丹炉给我,我就自己溜进去偷偷的借来用……”

心里这样盘算着,白一朵警戒四周,见四下无人,这便蹑手蹑脚的朝西厢走去。

推开房门,只见眼前雾气缭绕,一种淡淡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漫。

白一朵心里纳闷,“纳兰老前辈这是在炼制什么丹药?这药香……也太好闻了。”

往里走了走,看到一架屏风,屏风上映射着少女精致婀娜的身段,抬臂擦拭间水波粼粼雾气朦胧。

白一朵有些傻眼,忙揉了揉眼睛,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谁?”纳兰锦月神识敏锐,发现异动后,一个旋转裹起浴巾,脚尖轻踏,带动一朵水冠旖旎,翩然而起。

白一朵思维是混沌的,他什么都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屏风内的玉骨身姿旋飞而起,虽然裹着浴巾,可玉腿白肤和阵阵体香,都足以让人神魂颠倒。

而纳兰锦月却是怒上心头,玉臂轻抬,数十丈外的宝剑脱壳而出,呼啦一声落进掌中。

“大胆淫贼!”

随着一声娇喝,森白剑气凌空而落,纳兰锦月一手捂着浴巾一手持剑,目光冷厉而嗜血。

“啊?纳兰师姐,这是个误会呀!”

一瞬间,看到是白一朵,纳兰锦月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可弑杀之气却丝毫不减!

“小小年纪就行此等龌龊之事,我纳兰锦月今日定要给你一个教训。”

说罢,玉臂回抬蓄势,万顷剑气凝结于剑芒之上,带着无上之威,厉然刺来。

当剑锋刺向白一朵眼珠的顷刻间,忽然白一朵身体里的棋盘颠了颠,黑色棋子闪出莹亮光芒。

嘭~!

随着一声叱响,纳兰锦月凝厉的目光变的惊恐,随即身体一仰,一口鲜血吐蕃而出。

与此同时,白一朵也随即喷出一口鲜血,捂着胸口连连后退。

但刚站稳脚步、抹掉下巴上的血涎,他却眼睛一睁,差点喷出鼻血。

纳兰锦月倒摔在地,浴巾与宝剑双双脱手,一口鲜血漫溢而出。

“你修习的是什么功法?怎会有如此强横的反噬之力?”

纳兰锦月花容失色,而更糟糕的是,她可以明显的感受到体力的灵气亏损严重,原本练气八阶的修为实力,也因为灵气的剥离直接降阶到了练气七阶。

要知道,到了练气境,想要晋级一个品阶都需要付出无数的时日与精力去修炼,可现在却因为一次出手就直接降阶了?

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少年,纳兰锦月银牙紧咬,胸口剧烈起伏。

然而,当看到白一朵正在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时,忽然意识到什么,低头看一眼胸前……

一抹绯红浮上脸颊,纳兰锦月惊呼一声,慌乱的扯起浴巾按在胸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