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多管闲事的少年

  • 师兄真的很扛打
  • 吻妹
  • 2096字
  • 2021-07-03 20:15:15

在例次的事件中,白一朵终是发现了端倪,

自从意外获得棋盘,无论是叱灵道人还是魔焱尊者,亦或是纳兰家的防护灵阵,只要是以灵气对他攻击的,都会自损一部分灵气被棋盘吸收。

也就是说,现在谁想打他,首先得有损失灵气的觉悟。

当然,物理攻击就另作别论了!

矮个子护院抡起棍棒,追着白一朵就打,“臭小子,我忍你很久了……!”

一棍又一棍结结实实的抡在白一朵身上,后者抱头鼠窜。

“嘿~?你怎么打人哪?”

矮个子护院杵着棍棒,气喘吁吁的抹一把汗珠,喉咙滚了滚骂道:“你不是很扛打吗?不是欠揍吗?我成全你啊。”

白一朵简直要爆粗口了!

他有说让你打吗?

人家只是想摄取更多的灵气开启棋盘中的黑色棋子好吧!

但是这话明面上却不能说,望穿秋水般看向出云慕白:“出云师兄,如果是你出手,我不躲闪。”

出云慕白傲娇的神态晃了晃,满身鸡皮疙瘩。

啐拳轻咳一声,出云慕白一挥袖袍,让矮个子护院停手。

转即无奈的看一眼白一朵,兴叹道:“虽然我的相貌没少给我带来烦恼,可是,令男孩子倾迷的,你是第一人!”

“……”

白一朵眨巴眨巴眼睛,没大听懂他的意思。

出云慕白却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对着白一朵抱歉的摇了摇头:“不用煞费苦心了!断袖之癖,不适合我。”

“断袖之癖是什么?”

白一朵表示,他只是想获取你的灵气,别的不图。

是你自己出戏,跟他无关呀!

“出云慕白,你是堂堂六品练气境强者,不敢对我出手不成?”白一朵开始用激将法。

说完,见后者目光变得冷凝,似是抓住了什么提纲要领,乘胜出击道:“出云慕白,这是纳兰家族,我要求见纳兰捷老前辈,你凭什么阻拦?”

闻言,矮个子护院将棍棒往地上一砸,迎前一步道:“出云少主乃是我纳兰家的姑爷、锦月小姐夫婿,怎么就没资格?臭小子,休要在这里胡言乱语。”

“哼,姑爷?锦月师姐铁定要嫁给他的吗?要我看,他根本就配不上纳兰锦月。”

说完偷瞄一眼出云慕白,见后者脸色铁青,白一朵的心里颇为激动。

他要的,就是这个表情、就是这个眼神、就是这个随时都有可能出手的气势。

“臭小子,我纳兰家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指手画脚。”

白一朵冷瞥一眼说话之人,讥诮笑道:“你只是一个看家护院的下人,能代表纳兰家族?能代表锦月师姐?”

“你……”矮个子护院气的小脸煞白。

“哼!”白一朵绕着出云慕白走了一圈,目中满是鄙夷。

“出云慕白,说的好听点,你是出云家族少主、六品练气境强者。可是你也不看看你几岁了,两鬓的头发都白了,还老牛吃嫩草,想娶纳兰锦月?”

“你这么大的年纪,这辈子应该也就止步于练气境了,仗着家族余威装腔作势,你自身有什么能耐?纳兰锦月会不会正眼看你都还不知道。”

这番话着实把出云慕白气的不行。因为只有他知道,纳兰锦月对他的态度始终不冷不热,竟被白一朵一语道破。

折扇轻展,墨色灵气于扇叶间蓄势弥漫。

“哼!我六品练气在汨罗江北岸可能并不出众,可是,在这里,要杀你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还是绰绰有余的。”

说罢,玉扇一旋,墨色灵气化作森冷流光,带动弑杀之气直刺白一朵面门。

眼看杀意将至,白一朵不仅没有害怕和躲避,反而喜出望外,迎着杀气直撞过去。

嘭的一声,墨色灵气切入白一朵身体,被棋盘吸收转化。

只是六品练气境的灵气始终太单薄了,纳入黑色棋子后,始终达不到破开封印的那道标准。

“还真的很弱呀!”

白一朵心中鄙夷,身体却装作出受创的样子,连连后退。

这一击,更加让白一朵确定了棋盘是可以吸纳灵气的,获取方式也很直接粗暴。

于是白一朵故作受创,逼出一口鲜血吐蕃而出,捂着胸口狰狞叱道:“出云慕白,你就这点能耐吗?纳兰锦月怎么可以嫁给你这种废物?我为她感到不值!”

见自己的一击并未将其击杀,出云慕白怒上心头,咬牙切齿间,一股更加磅礴的弑杀灵气酝酿而出,攥着折扇的手微微颤抖,墨色灵气如同黑雾般将其包裹。

“是你自找的!”

出云慕白已然毫无留手,倾尽自身所有灵力,蓄力待发。

原本桀骜清高的出云少主,已然成为了弑杀之徒,在一团墨色雾气的笼罩着下,盘好的头发嘭然炸开,在浩瀚的气浪中飘扬浮尘。

这骇人的一幕如果在平时,白一朵一定吓的身体颤栗,可是现在有了棋盘,他反而期盼起这样的杀招,一看就蕴含着不少的灵气。

“出云师兄,你可要用力呀,不要让我失望才行。”

心中这般呼喊着,白一朵翘首以待。

可是,就在墨色灵气弑杀而来之际,忽然的,一道白色剑光从天而降,硬生生的将其拦下了。

“不……”

白一朵心中悲呼,蓦一转身,就看到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为首之人手持长剑,一对深眸尤为的讨人厌。

来者是一名身穿外院道袍的少年,剑刃出鞘,英姿不凡。

只见少年收起剑刃,走到白一朵跟前,关切的问了句:“你没事吧!”

见白一朵愣愣的看着自己,少年粲然一笑:“不用感谢我,都是修道之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

“……”

没人知道白一朵多么想宰了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

可少年却自诩正义的拍了拍白一朵肩膀,转向出云慕白,喝道:“堂堂纳兰家族,竟对毫无还手之力的内院弟子出杀手,这第三仙域就没一点王法的吗?”

出云慕白脸色煞白,凶厉的目光微凝,打量一眼说话之人,转即又将目光投向街道中的这支队伍。

队伍气势磅礴威严赫赫,虽然其中大多说人都身穿外院弟子的道袍,可不难看出,其整体实力不容小觑。

特别是队伍中央的一顶官轿,隐隐的给人以一种威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