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危险的艳遇

  • 师兄真的很扛打
  • 吻妹
  • 3073字
  • 2021-06-30 19:50:48

“小哥哥,你在看什么呢?”

汨罗江北岸,一块巨大岩石的背后,鬼鬼祟祟的少年浑身一怔。

缓缓的扭过头,看到一张俏丽的笑脸。

女孩身穿蓝色短裙,修长的玉腿微曲,身体前倾,一缕柔丝在晚风中飞扬。

她玉肤赛雪,眉黛如画,髻上嵌着一枚金色发簪,在余阳下闪烁着光辉,与江面晚霞浑然一色。

向着前方看去一眼,女孩目光忽然变得戏谑。“噢……你是在偷看那边的小姐姐吧?”

少年一脸苦涩,对少女做出一个嘘声的手势:“她要杀我!”

抚了抚胸口,少年背靠岩石坐下来,长输一口气:“看来,只能等到天黑才能回家了!”

眺望一眼拿着佩剑、捧着小腹、来回踱步的年轻女子,女孩秀眉塌了塌,问道:“小哥哥,她为什么要杀你?”

“因为我好欺负呗!”

说完,上下打量眼前的陌生女孩,皱了皱眉:“你是谁?怎么没见过你?”

“我也没见过你呀?”

女孩妩媚一笑,衣袖简单的掸了掸石面,挨着少年坐了下来。

“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女孩带着些许酥麻的声音,轻柔问道。

整了整身上的道袍,少年下巴微扬,言道:“我叫白一朵,灵源宗内院弟子。”

少年为自己是内院弟子颇感自豪,铿锵有力的声音响彻一方。说完才蓦地捂了捂嘴,芥蒂的瞄一眼岩石后边。

还好!追杀他的师姐并未察觉。

女孩腮帮鼓了鼓,似是忍俊不禁。

“听起来,怎么像是女孩的名字?”

白一朵摊了摊手,视线回归女孩那张俏丽而又有着几分陌生的面孔上:

“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呢?从你的穿戴看,应该不是宗门弟子吧?”

“我?”女孩巧掩红唇,发出节节笑音。

她的年纪不大,却有着某种成熟女子才有的妖娆,一颦一笑中尽显妩媚销魂。

只见女孩红唇微启,凑近白一朵的耳畔,呓语间轻吐一口黑色雾气。

袅袅气雾迅即纳入后者口鼻,有那么一瞬,白一朵感到一阵飘忽、意识朦胧、阵阵倦意压迫而来……

可是很快的,白一朵就摆了摆脑袋,将那一丝升腾的混沌感甩了开去。

“嗯?你刚才说了什么?”白一朵揉一揉眼皮,抱歉的笑了笑道:“不好意思,忽然有点犯困,没听清。”

女孩明眸一睁,秀丽娇媚的脸上,闪过一丝讶异与凝重。

怎么可能?

眼前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人类少年,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夺魂之术对他不起半点作用!?

就在女孩愕然之时,白一朵耳朵一竖,一把攥住女孩的手腕,跳了起来。

“快跑~!”

破风声紧随而来,年轻女子手持长剑,带着滔天怒意,须弥而至。

“白一朵,原来你真的躲在这里!”

“白一朵,你这个骗子,我林雨诗今日定要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啊?林师姐,这都是误会呀,我……”

然而没人理睬他的解释,一股森白剑气荡起阵阵涟漪,犹如一道白色闪电霹雳而下,掩蔽的岩石轰然炸裂,溅起漫天灰尘。

白一朵不由得呼吸一窒,心下骇然!

若非提前察觉,这一剑劈在身上,必将万劫不复。

“太过分了!”

白一朵恨的直搓牙,可奈何自己实力不敌,只能拼了命的逃逭。

“林师姐,当日之事你情我愿,没人强买强卖,……现在大了肚子却要对我痛下杀手?”

见对方一点商量的余地都不给!白一朵怒涌心头,愤恨道:“哼,别以为我白一朵怕了你,有本事,等我修为突破,再来决一死战。……”

后者飘然而至,脚步落地卷动一阵尘土翻涌,花白的道裙在劲风中猎猎迎展。

贝齿紧咬薄唇,林雨诗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目中杀意更浓。

“胡搅蛮缠,给我快快受死……”

眼看来者杀气腾然,白一朵也只能心里咒骂,怎么就招惹了这个暴力不讲理的主呢?

这时,身旁女孩轻扯了扯少年衣袖,言道:“小哥哥,你随我来。”

奔逃中,女孩不疾不徐展颜一笑,笑的花枝招展妩媚妖娆。

不等白一朵多看,只见女孩玉臂一抬,郁郁葱葱的密林处多出一条小径,蜿蜒深入,不见尽头。

这一区域白一朵并不陌生,以往却未见有此曲径通幽之处。

而现在形势所迫,也无暇多想,跟紧女孩轻灵的步伐,踏了进去。

小径九曲十转,兜兜转转,倒是很快甩开了紧追的林雨诗。

只是夜色降临,本就光线暗淡的密林中,更显阴沉森然,

一声偶来的莺啼,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那般的空灵与可怖,

时有夜莺扑扇着翅膀飞过头顶,呼啦啦,惊起一阵胆战!

朦胧月色透过树叶的缝隙洒下来,道路斑驳,脚步踩踏落叶,枝叶脆断的声音清晰可闻。

两个人渐走渐缓,白一朵拢着双臂、搓了搓臂膀,问:“这是什么地方?”

女孩懒散的摊了摊手,迈着柔媚的步伐,妖娆笑着。

“荒郊野岭而已,小哥哥,看你的样子很是恐惧?”

“我不是恐惧,……是害怕!”

白一朵芥蒂四周,并未去想恐惧与害怕是不是同一个意思,忽然脚步一顿,摇了摇头道:“不能再往前走了,还是回去吧!”

“回去?你就不怕那个被你搞大肚子的女人,一剑劈死你?”

女孩戏谑的目光扫过后者,轻笑间有着掩饰不住的嘲弄与鄙夷。

白一朵啐拳轻咳一声,解释道:“我曾卖给她一枚碧颜凝露丹,养颜美白的下品丹药。可能炼制的时候有点小失误,药效有点……出轨!”

尴尬的挠了挠头皮,白一朵略带心虚:“林师姐服用后,颜值没有提升,肚子却……莫名的大了起来!”

“你是炼丹师?”女孩脚步一顿,诧异的看向少年。

白一朵点了点头,但又很快的摇了摇头。

“也不算,因为至今为止,我还没有成功的炼制成功一枚药效正经的丹药。”

女孩柳眉微蹙,可能是在想:这丹药的药效还有正经与不正经之分?

似是猜到了女孩心中所想,白一朵脸皮抽了抽,挤出一抹尴尬的笑容。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能炼制出一些附带稀奇古怪药效的丹药。

比如炼制的凝气丹,无论男女,服用后都会浑身长满毛发,茂盛的撑开衣袍,形似毛猿;

又比如炼制的回元丹,服用后嘭的一声长出翅膀,形似鸟人;

还有辟谷丹,服用后身形极具缩小,形似侏儒……

想到此处,白一朵略感惆怅,长舒一口气。

说起来,林师姐的副作用最轻微了,只是肚子略微变大了些。

“丹药,难免会有一点副作用!”

说到此处,白一朵带了几分不忿与委屈:“也不知道为什么,林师姐会那么生气,见到我就要打要杀、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太欺负人了!”

女孩脸皮抽搐了几下,扶额轻叹。

一个花季少女被你弄成了‘身怀六甲’的准妈妈模样,这搁哪个少女身上能不炸毛?

女孩轻叹一声,迅即又是想起了什么,黑暗中闪过一双血红的深瞳。

“呵呵呵,一朵哥哥,我也觉得那位姐姐的行为有些过激。”

拢了拢玉臂,女孩遥望远处,伸手一指:“诶?前边好像有一个屋子,我们过去看看吧。”

“有吗?”

幽暗的密林中,抬头可以看到树冠模糊的轮廓,可四周却是黑幽幽的一片,说是伸手不见五指也丝毫无为夸张。

女孩却认真的点了点头:“有的,我看到了。”

女孩抓起白一朵手腕,好像真的看到了一栋房屋,步伐飞快。

很快,二人来到一栋陈旧的茅屋前。

咯呀一声推开木门,

一间简陋却很干净的小屋里,一张铺着草垫的床榻、一口破损的铁锅、以及摆着碗碟和一盏油灯的木桌。

墙壁上挂着斗笠与蓑衣、一串辣椒、正堂上是手捧寿桃的寿星字画……

女孩毫无避讳的走进屋子,见没有屋主,径自点燃油灯,一时间混红的火光照亮了整个小屋。

“姑娘,这屋子应该有主人,我们冒然的进来,是不是很不礼貌?”

白一朵有些迟疑,但看一眼森林里浓稠的黑夜、感受着阵阵寒意的侵袭,拢了拢臂膀,还是紧随其后走进了屋子。

女孩挑着灯芯,放眼一圈,轻笑道:“小哥哥,这间屋子应该是山中猎户的歇脚点,平日很少有人会来。”

说完,女孩扭动婀娜身段,行至白一朵跟前,一把勾住后者的脖子。

“今夜只有你我二人,不会有人打搅。”

四目相对,女孩娇媚一笑,酥麻的声音喃喃问道:“小哥哥,蛛儿好看吗?”

一阵清香扑面而来,女孩忽然轻踮脚尖,凑着白一朵已然赤红的脸颊轻轻一吻。

炙热的吻,让白一朵浑身一颤,随即清醒回来,急急后退。

“额……姑娘,我想起来,还有年迈的奶奶等我回家吃饭。”

白一朵推开女孩,带着扑扑心跳与粗沉呼吸,迅即向门外奔去。

“哼~!想走?”

女孩嘴角轻扯,扬起一抹阴祟祟的诡笑,玉臂一抬,木门哗啦一声自行关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