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苍天饶过谁

  • 医武神王
  • 韩家大少
  • 2417字
  • 2021-06-27 19:38:25

杭城的夜,星空璀璨,

霓虹灯交替闪烁,

满目繁华。

本是万里无云,

顷刻间,风云变幻,

黑云压城,如同千万匹脱缰野马,

滚滚阴霾吞噬天地。

刹那间,

一道闪电划破天空,

将整座城市照的煞白,

紧接而来的是闷雷滚滚。

慕凌雪靠在叶枫怀中,

微微瑟缩着,

“叶枫,我有点害怕……”

叶枫面若冰霜,

黑色的眸子似闪着火光,

但语气却是柔情似水。

“雪儿,别怕,”

“有我在,谁都不能欺负你!”

看着窗外,

黑云滚滚翻腾着,

叶枫沉吟,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但慕氏,不是人,是一群欺软怕硬的豺狼虎豹!”

“雪儿,今晚我一定要替你讨回这个公道,欺负过你的人,必须接受惩罚!”

慕凌雪美眸含泪,

紧紧搂住叶枫,

心中似有千言万语,

但终究是什么都没说。

从叶枫慕凌雪二人新婚之夜突如其来的那场火灾开始,

也许从更早以前,

平凡,

就注定是最遥不可及的奢望。

“慕天南来了!”

苍虎前来禀报,

叶枫紧紧握住慕凌雪的手,

满目柔情,

“雪儿,是时候重新拿回被慕氏践踏的尊严了!”

慕凌雪眼角闪着泪光,

坚定地点点头,

和叶枫并肩站起。

苍虎打开大门,

门外,慕天南只身一人,

站立门外,

面色苍白,不见血色!

苍虎冷言,

“还不快进来!”

“这里,不缺看门狗!”

面对苍虎的羞辱,

若是以往,慕天南定要反唇相讥,

但迫于形式,

慕天南未作辩驳,表情麻木,

僵硬的挪动脚步,

踱进客厅,

叶枫示意苍虎到门外候着,

冷眼注视着慕天南。

走至叶枫慕凌雪二人跟前,

慕天南咽了一口吐沫,

喉结动了动,

微微张开了嘴,

虽是想要尽力克制心中的傲慢,

可一开口还是慢慢的骄纵:

“股权变更书在此,慕凌雪,跟老夫前去同武狱签合约吧。”

慕凌雪犹豫了一下,

想伸手去接,

但是被叶枫紧紧把手攥住,

抽不出来。

“既然你带着这个前来,便是愿赌服输了,”

“又为何假装不知道我提的第二个条件是什么?”

叶枫正颜厉色,

声音如同坚冰!

慕天南看了叶枫一眼,

恨不得将叶枫生吞活剥!

双唇微颤,

内心还在锤死挣扎,

“老夫先前与你们打赌,赌注只有股权,”

“慕凌雪拿下合作,老夫可以交出股权,可没有说过输者要给胜者下跪!”

“要我堂堂慕氏嫡子,给这旁系的业种下跪道歉,老夫宁愿去死!”

叶枫冷笑一声,

嗓音已带着怒火,

“冥顽不灵!”

“让你下跪,不是因你赌输!”

“还记不记得方才慕思文在电话里,是如何形容雪儿和我的?”

慕天南没有答话,

慕思文说的那些脏话,

此情此景下,他怎敢重复一遍?

叶枫见慕天南不应声,

更是火上眉梢!

“若你不记得,我可帮你回忆回忆!”

“慕凌雪是你慕家嫡系的狗!我叶枫,就是这条狗的丈夫!”

“慕氏宗家,一再辱我,今天,你必须给雪儿叩头谢罪,休想蒙混过关!”

慕天南肝胆俱寒!

心中暗骂那不知死活的败家儿子,

但还是咬紧牙关不放松:

“文儿不懂礼数,出言不逊,我这个做父亲的有责任,”

“老夫可替他向凌雪赔礼,但为何一定要老夫下跪 谢罪?”

“我也挑明了告诉你,其他一切条件都可商量,要老夫给你们两个黄口小儿下跪,绝无可能!”

说罢,转眼看向慕凌雪,

眼神和话语中除了谄媚,

甚至还有些哀求之意,

“凌雪,思文对你多有得罪,实在是老夫管教不严,”

“我可保证,今后他绝对不会再对你夫妻二人口出妄言,”

“话说回来,我毕竟是你父亲的亲哥哥,你难道也想让大伯给你跪下不成?”

轰!

突然,

一个炸雷响彻云霄,

吓得慕天南浑身一抖,

可是看慕凌雪,

却没有半点惧怕,

秀美的脸颊上余泪未干,

却神色坚毅,

“你现在,想起来你是我大伯了?”

“在嘉禾医院,逼我取肾的时候,记得你是我大伯吗?”

“你们将我赶出公司,唤我做你们宗家的狗的时候,记得我是你的亲侄女吗?”

慕天南浑身抖得像个筛子,

微低着头,

牙关紧锁,一声不吭!

慕凌雪克制不住内心的酸楚,

沙哑着嘶吼了出来:

“五年!这五年我权当自己已经死了!”

“若不是那日叶枫将我救下,我早已准备好死在嘉禾的手术台上,一了百了!”

“你想用一句抱歉,就抹去你们对我做过的一切,呸!想都不要想!想都不要想!”

泪水决堤,犹如泉涌,

忆起这五年来的种种非人待遇,

慕凌雪哭的撕心裂肺,

起伏抽泣着,

扑入叶枫怀中。

叶枫看着怀中哭泣的慕凌雪,

心如刀割,

更是痛恨慕天南父子的灭绝人性。

再看魂不守舍的慕天南,

杵在原地,

后槽牙咬的嘎嘎作响,

虽心气全无,全然没了刚进门时的高傲姿态,

但还是准备坚守自己所谓“尊严”,

绝不下跪!

嘎吱!

一声刺耳的尖响,

这慕天南,

竟生生咬碎了自己两颗牙齿!

一行鲜血顺着慕天南狰狞的嘴角流下来,

这人早已没了人形,

已然是一头受伤落魄的野兽!

对这咬紧牙关死扛到底的老贼,

叶枫除了痛恨,

更是嗤之以鼻,

“你说给雪儿跪下,有辱你慕家嫡子的身份,”

“在你眼中,旁系的雪儿形同牲口,可以肆意宰割,”

“可在你老子的眼里,你这个嫡系的儿子,何尝不是可以被牺牲的工具?”

这句话,

比起刚才那声惊雷,

比起慕凌雪的哭诉斥责,

更加震慑慕天南的内心!

风平浪静时,

慕震声对嫡系的自己百般宠溺,

任由这对儿孙胡作非为,

如今为了不让武狱撤资,

慕震声却是毫不留情,

责令自己哪怕给叶枫慕凌雪下跪,

也一定要拿下武狱的生意。

慕天南突然明白,

自己终究,

也是慕家家主手里的一枚棋子。

到了大局岌岌可危之时,

也是可以被果断舍弃。

“父亲,我于你,原来也只是这样,罢了。”

慕天南双目无神,呓语喃喃,

扭头看向窗外。

电闪雷鸣之后,

此刻已是大雨倾盆,

水滴不断冲刷着落地窗。

慕天南耳边,

莫名的又回荡起先前慕震声冰冷无情的声音:

“你不要想拒绝,你也没有资格拒绝,”

“我慕家,没你这样一事无成只会拖后腿的嫡子!”

可悲,

可笑!

慕天南老泪纵横,

泪水混杂着碎牙扎破口腔淌出的血水,

浑身抽搐了一下,

转过身,面如土色,

俨然如同一具尸体!

“老夫,认栽!”

语毕,

屈膝,

重重跪在叶枫面前,

发出两声沉重的闷响。

“什么?慕天南真下跪了?”

“老板,千真万确,是侦察机刚传回来的画面!”

一个漆黑的房间,

只在正中的写字台前点着一盏暗灯,

隐约可见一个男人坐在桌后,

靠在椅背上,打着电话。

“我知道了,继续观察,不要打草惊蛇!”

挂断电话,

男人点起一根雪茄,

深吸一口,缓缓吐出。

“叶家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

“看来,有必要去探探底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