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酒店陷阱
  • 龙庭战尊
  • 段四爷
  • 2034字
  • 2022-01-21 17:32:37

元秦明抬脚将齐国远踢出大门,转身说道:“龙首,此人满嘴污言秽语,交给属下处置吧?”

“不用,既然他死不甘心,我便让他彻底死心。”

洛拂辰摆摆手,走到门口看着挣扎想要爬起来的齐国远,说道:“刚才你打电话,应该是在呼叫手下,我在给你一次翻盘的机会。”

洛拂辰不光要让齐家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任何敢帮助齐家的人,同样会不复存在。

齐国远想要还嘴,但是元秦明的耳光,打的他是口不能言,只能在心里恶狠狠的臭骂洛拂辰和洛拂辰。

正如洛拂辰所说,齐国远打电话命令手下全部赶过来。

虽然这些人的实力,比不上他之前带来的手下,但胜在人数众多。

齐国远就不相信,几百名手下,会对付不了两个人。

时间不过半个小时,多辆大巴车以极快的速度涌到了这里。

车门打开,无数的liu氓混混从车里下来。

转眼间,宽敞的别墅院落,被挤得水泄不通,数百名混混齐刷刷的聚集在齐国远身旁。

猛然间多了大批手下,齐国远感觉胆气再次足了,用着漏风的嘴巴说道:“杀了他们!”

“是!”

众人争先恐后地冲向面前,洛拂辰犹如泰山一般纹丝不动。

一旁的元秦明率先冲入战团,用那把短剑,无情收割这些人的性命。

几个混混越过了元秦明的阻拦,来到洛拂辰身旁。

就在他们举起手中的砍刀准备砍下时,眼前闪过一道劲风。

等他们回过神,已经全部倒在了地上。

“咻”的一声,不知从何处飞来一柄砍刀。

砍刀夹杂破风之威,急速砍向洛拂辰。

洛拂辰抬起右手,一指将砍到弹成两截。

下一秒,洛拂辰伸出两指夹住断裂的刀刃,随手丢向出手之人。

用砍刀偷袭洛拂辰的不是别人,正是齐家老二齐国远。

刀刃准确击中到了齐国远面门,随即响起撕心裂肺的惨叫。

面门中刀的齐国远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倒在了地上。

齐家遭遇灭门之灾,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汇海。

各大家族惶惶不安,再次被龙庭的狠辣手段震惊。

有鉴于此,汇海各大家族不约而同做了一个决定,龙庭没有离开汇海之前,各大家族紧守门户,严令家中子弟不准出去惹事生非。

万一不小心招惹到洛拂辰,很可能会重蹈齐家的灭门血案。

……

齐家被灭的第三天,洛拂辰带着女儿芸芸和张婶,来到了一座美轮美奂的别墅区。

其中一栋巨型别墅,就是他们今后的家。

“哇,这里好漂亮!”

望着别墅精美的外部装修,以及各式精巧的家具家电,苏芸芸开心的东摸摸西看看。

张婶老怀安慰的看着洛拂辰和苏芸芸。

洛拂辰看样子是个大人物,自己走后,芸芸也不会受委屈了。

“洛拂辰?”

这时,洛拂辰听到身后有人叫他。

转头看到,一名年轻的姑娘从出租车上下来。

年轻姑娘快步走到别墅门前的台阶上,上下打量着洛拂辰,说道:“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洛拂辰苦涩一笑,语气感激的说道:“田小姐,这些年谢谢你替我照顾若月跟芸芸。”

面前的这名女人,乃是苏若月最好的闺蜜田雨墨。

洛拂辰搬家时,从张婶手里要来了田雨墨的电话,通过短信将地址发给她。

“哼,我帮若月可不是为了你。”

田雨墨对洛拂辰似乎有很大的怨念,说起话来特别怼人。

不过在看到可爱的田芸芸时,立刻变了一个人,抱起田芸芸便亲了起来。

“干妈,人家是大孩子了,你不要再亲我了。”

苏芸芸笑嘻嘻的推开田雨墨,说道:“干妈,你到底什么时候带我去游乐场。”

“干妈明天就带你去。”

田雨墨摸了摸苏芸芸的小脑瓜,将她交给张婶照顾。

“这些年你都去哪了,为什么不肯回来见若月?”

田雨墨冲着洛拂辰使了个眼色,将他叫到一处无人之地,开门见山的质问他这些年的去向。

面对田雨墨的质问,洛拂辰没有做过多的解释。

错了就是错了,解释再多又能有什么用。

见洛拂辰表情难过,田雨墨心知对方应该是有不得已的事情,所以不能回来,也就不在多说。

突然,田雨墨想起了一件事情,说道:“你老婆呢?我这几天一直给他打电话,但是电话都是关机状态。”

“若月去国外治病了,过段时间就能回来。”

洛拂辰不忍心告诉田雨墨真相,推说苏若月去国外治病,医院里不方便打电话。

“算你还有点良心。”

田雨墨微微点头,说道:“若月这些年身体一直不好,我几次三番给她钱,让她去大医院看看,她都是不肯,如今你回来了,终于肯去治病了。”

说罢,田雨墨看了看手表,自顾自说道:“明天我休息,打算带芸芸去游乐场玩,你要不要一起去。”

“当然要去了。”

洛拂辰无比珍惜和女儿在一起的每分每秒,自然要陪着过去。

“那好,明天早上我来接你们。”

田雨墨来去匆匆,约定好明天的时间,便搭乘出租车离开了。

傍晚时分,洛拂辰正陪着女儿看动画片,手机忽然响了。

来电号码是田雨墨的,内容是约洛拂辰去酒店会面,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

“秦明,你留在别墅保护芸芸,我去去就回。”

说完,洛拂辰出门开车,来到了约定好的酒店。

按照短信上的房间号,洛拂辰轻轻敲响房门,房门却自己开了。

见状,洛拂辰皱眉走进屋内,却发现并没有田雨墨的踪迹。

“咻咻咻……”

下一秒,屋中四周pen射出漫天的暗器,目标直指洛拂辰。

洛拂辰心头一动,马上明白中了敌人的陷阱。

面对无数的飞针暗器,洛拂辰一边躲闪,一边向门口退去。

正当然即将退出门外时,走廊方向再次射来飞针。

腹背受敌的洛拂辰,终究慢了一筹,被一根飞针ci入手臂。

洛拂辰赶忙运功将飞针逼出,惊觉针上有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