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杀向齐家
  • 龙庭战尊
  • 段四爷
  • 2022字
  • 2022-01-21 17:32:37

“哎……”

张婶叹气道:“姑爷您有所不知,小姐曾经说过,当年齐家公子齐文斌曾经疯狂的追过她,但是小姐不齿齐文斌的跋扈性格,多次拒绝他的追求,不知道怎么回事,前段时间齐文斌忽然找到这里,并且打算欺负小姐……”

“什么!!!”

听到齐文斌想要欺负苏若月,洛拂辰脸色变得阴冷,一字一顿的说道:“后来的?”

“后来小姐誓死不从,用刀架在脖子上,好不容易才逼走那些人,谁知道……谁知道齐家公子竟然这么狠,直接派人抓了小姐和芸芸。”

张婶说到这里,气愤的咒骂道:“齐家仗着在汇海有权有势,就敢做这种强抢民女的事情,简直是Q兽不如。”

“齐文斌,你很好!”

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洛拂辰已经动了杀心。

前几日,他一直忙着照顾昏厥的苏若月,无暇去找齐家算总账,如今也该让齐家付出代价了!

通过和张婶的交流,洛拂辰对于苏若月这些年的境遇,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

苏若月因为违反苏家禁令帮助洛拂辰,原本是要被赶出家门的,就在这个时候,齐文斌突然出现,提出了一个交易。

齐文斌要求苏若月嫁给自己,他就保证让苏若月重回苏家。

不过齐文斌没有料到,苏若月用情专一,特别是在得知,怀有洛拂辰骨肉后,严词拒绝的齐文彬的追求。

为此,苏若月不惜隐姓埋名,过起了普通人的生活。

靠的隐姓埋名以及闺蜜田雨墨的帮助,苏若月艰难的剩下女儿,并将苏芸芸抚养长大。

就在最近这段时间,齐文斌不知怎么,竟然找到了苏若月。

齐文斌再次追求不成,最终下了毒手……

“有句话本来不是我这个当佣人该讲的,只是实在是不吐不快,还请姑爷不要怪罪。”

张婶面色犹豫的看着洛拂辰,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洛拂辰此刻正满心愧疚,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这几年多亏你照顾若月,你对苏若月就像母亲一样,我感激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怪罪,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既然姑爷不怪罪,那我就说了。”

张婶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姑爷,不是我要埋怨你,而是你真的对不起小姐,小姐怀着你的骨肉艰难度日,生下芸芸后身体便一直不好,加上又要打工,身体状况更是每况愈下,这么多年,你为什么就不回来呢?”

听到这番话,洛拂辰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张婶说的对,自己太对不起苏若月了。

苏若月费力将孩子拉扯大,自己竟然毫无察觉,若是能够早一点知道,苏若月的身体状况,绝对不会恶化成现在这个样子。

“爸爸,你怎么哭了?”

正在看电视的小可爱苏芸芸,见洛拂辰眼眶中闪烁着眼泪,急急忙忙从沙发上跳下来,撞开双臂抱住洛拂辰的大腿。

洛拂辰强忍心中的愧疚和难过,弯腰将苏芸芸抱在怀里,擦拭着眼角的泪水,说道:“小宝贝儿,爸爸这些年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但从今天开始,爸爸会一直陪着你。”

“万岁!爸爸最好了!”

苏芸芸兴高采烈的挥动着小手,开心的说道:“以前幼儿园的小朋友说我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从今天开始,我也有爸爸了。”

都说童言无忌,听到女儿这番话,洛拂辰的心,有如刀割一样痛。

一旁的张婶喜极而泣,感慨的说道:“小小姐有你照顾,我也就放心了,过完年之后,我就要回去了。”

“回去?回哪里?”洛拂辰不解的问道。

“前段时间,我儿子给我打了电话,说他们要进城打工,想让我回去替他带孩子,但是……”

说到这里,张婶露出一抹苦笑,说道:“小姐身体不好,平时又要上班,我真舍不得离开她,因此是一推再推,,如今姑爷回来,我也能放心回家照顾孩子了。”

“奶奶奶奶,你不要走。”

苏芸芸不舍道:“芸芸不要离开你,芸芸舍不得你。”

“傻孩子,你爸爸回来了,他会替奶奶照顾你的。”

“张婶,这些年辛苦你了,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芸芸的。”

洛拂辰感激地向张婶致谢,随后将芸芸交给张婶,带着元秦明走到阳台抽烟。

望着周围的万家灯火,洛拂辰有感而发的说道:“若月,这些年苦了你。”

“龙首切莫自责,之前您并不知夫人已怀有身孕,才未能尽到丈夫和父亲的责任。”

元秦明在旁劝道:“等到夫人病好,龙首便可一家团聚。”

“话虽如此,但我终究是对不起她们母女。”

洛拂辰难过的说道:“刚才张婶告诉我,若不是若月的闺蜜田雨墨时常接济,只怕若月和芸芸早已流落街头,听说在生活最困难的时候,若月甚至一天只吃一顿饭。”

紧接着,洛拂辰转身冲着元秦明说道:“这几日,你去城里选一栋别墅,安顿张婶和芸芸。”

元秦明点头说道:“龙首,齐家怎么处理?”

“我自有主张。”

说完,洛拂辰离开阳台,来到卧室,低声吩咐张婶哄苏芸芸午睡,他要和元秦明出去一会。

“姑爷,你出去可不要一去不返。”

洛拂辰闻言露出苦笑,一言不发的和元秦明离开小区

“去齐家!”

元秦明发动引擎,汽车的轰鸣骤起。

路上,元秦明冲着后视镜说道:“龙首,需不需要调动人马将齐家包围?”

根据元秦明调查来的情报,前几天洛拂辰大闹汇海,搅得当地豪门如惊弓之鸟。

除了东方家族外,其他家族这几日走访频繁,似乎在暗中筹谋着什么。

特别是齐家,保护大宅的保镖,比之前整整多了一倍。

“区区齐家,不值得我重兵压境。”

洛拂辰冷然说道:“你去调查一下田雨墨的背景,如果她是出于姐妹情帮助的若月,这份人情我一定要报。”

“明白。”

余下的路程,洛拂辰陷入到回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