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炼狱
  • 龙庭战尊
  • 段四爷
  • 2020字
  • 2022-01-21 17:32:37

“啊呀!”

男子骇然大惊,怎么说自己也是靠这一身拳脚打遍汇海无敌手,除了军营里的那些个兵头头,这汇海市的地下还真就只有他能闯出点小名气。

而现在,一个人仿佛一直都站在自己身边,而自己却一直都没能察觉到分毫!

直到举起的拳头被铁钳一样死死地钳在了空中。

接下来的景象更加震撼。

唰!唰!唰!

三道声响带起三道刺目的白光,瞬间点亮了整个地下车库。

一只温润有力的手轻轻捂住了还在抽泣的苏芸芸的眼睛。

同时,第一道惨叫声,还是吸引了男人所有的注意力。

“不要哇!!啊——”

声音凄厉无比,仿佛临近酷刑的地狱恶鬼。

紧接着,一个残缺扭曲的“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正落在男子脚边。

“啊!”

男子大叫一声,定睛一看,这人可不是别人,正是与他相处了数年之久的小跟班王涛。

“王涛!!”

相处了这么久的好兄弟,就这么惨死在自己的面前,任谁心里也不可能好受。

男子睚眦欲裂,紧咬着牙关就要侧过脑袋看一眼能钳住自己铁拳的人是谁,可谁曾想,他的脑袋刚刚测过半个角度,眼神刚刚要向身侧划去。

“啪!!”

被松开的手腕和整个人的腾空而起都让他惊愕不已。

他被扇了一巴掌。

身高一米九,体重接近二百斤的男人,被这一巴掌扇得腾空而起,重重落地,甚至连疼痛感都是在落地好一会儿才涌上心头的。

“你叫周布。”

这几乎不是个问句,而问话的人似乎也没有打算听到男人的回复。

他是周布没错,靠一身胆识从小跟班混到如今的位置,他甚至觉得自己是“吕布”。

“我……”

周布刚打算开口说话,可谁想那身后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杀。”

只一个字,就足以让人战栗。

这仿佛是从阎罗王那里求来的一道“符”,阴气、鬼气都汇聚在了一起,直逼人心,让周布还没冷静下来的身体再次抽搐一下。

一具更加惨烈的尸体又从黑暗中被丢了出来,这次连惨叫都没有发出来。

“祥……祥子!”

周布还没来得及感慨,催命神符又一次显现威力。

“杀。”

更加冷漠,更加冰冷,仿佛从这个男人嘴里吐出来的字都是万年的玄冰,莫说砸,就是冻都能把周布冻死。

“啊!!布哥!!”

“救我啊!!布哥——”

“饶命啊!饶命啊,大哥大哥!啊——”

“不要啊!!我不想死啊!”

“是他,是他啊!是他让我们干的!”

“啊——”

惨叫声连成一片,如厉鬼的哭喊一股脑的全部涌进了周布的耳膜。

随后,是骨骼崩裂和血液喷溅演奏以及尸体堆砌共同演奏的乐章。

周布傻了。

他真的傻了。

他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这场屠戮的制造者是何方神圣,那几乎是潜意识里的恐惧,让他在那一巴掌之后,再没能有勇气抬起头看一眼那身着黑袍的男人。

“不……不不不……”

“不要……不要!!”

周布一个劲儿大吼着,从最开始的不可置信,到最后的撕心裂肺惊恐怖惧,仅仅只经历了不到一分钟。

而这一分钟的废弃地下停车场,赫然就已经化为了阎罗判官的审判场地,刽子手的屠宰台,十八层的饿鬼地狱。

到处都是血腥,到处都是周布熟悉之人的肢体,内脏,和扭曲残破的尸身……

“哇!”

地一声,诚如周布,汇海市地下第一狠角色,也受不了这样的场面而吐尽了胃里的东西。

但反观那一直如判官般发号屠戮命令的男人,却始终面不改色心不跳。

“谁干的?”

持续一分钟的屠戮告一段落,男人的声音却完全没有任何的回温的迹象。

“你是……是谁……”

“杀。”

冷冰冰的回应,只有这一个字。

周布崩溃了,突然就崩溃了,瞳孔都有些涣散了,因为这个“杀”字出口之后,他亲眼看着自己带出来的几十个兄弟,被一个个、用最凶残的方式,虐S致死。

所有人,没有一个逃出升天的。

死了,都死了。

要怪就怪他为什么要多问这一嘴。

黑袍人的身份是他能问的吗?

莫说是他,就连世界范围内的很多国家领袖都只闻得“龙首”之称,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洛拂辰”之名。

“呃……呃……”

周布已经被吓得有些神志不清了,嘴里一直不住地哼哼着。

“谁干的。”

依然是这样冷漠无情的问话。

“谁……谁干的?”

“老……老子!哈哈哈哈……”

“老子干的!!”

“呃哈哈——呃啊啊啊!!”

情绪的变化实在不要太快,周布一边疯狂地大笑着,一边感受到自己的一条胳膊正逐渐脱离自己的掌控。

剧痛虽迟但到,他的整条胳膊都被生撕了下来,整个人的神经都在这一刻崩断,周布直挺挺地晕了过去。

想要如此了事?哪那么容易。

叫醒他的是一根针管和几毫升的针剂,清醒过来的那一刻,周布这辈子从来没有任何一刻能比得上现在更痛苦,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自己身上的任何一处疼痛,他无数次的感觉自己腰疼晕过去了,但那种感觉却始终维持在了“极限疼痛”只上。

而他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来自地狱魔王的低吼:

“谁,干,的。”

洛拂辰一字一顿,他现在根本没有太多耐心,能问这么多遍已经是他拼命在压制了。

“啊啊啊!我说,我说!!”

周布是真的怕了,他倒是不怕死,他现在只是怕自己想死都死不掉,这种痛苦真的可以让一个正常人彻底崩溃。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样的疼痛,已经使他的躯体极度扭曲,若有别人在一定会把它当作怪物。

“是齐……”

然而,他的话刚刚吐出了前两个字。

瞳孔就缩成了针尖大小。

一道寒芒瞬息而至,切断了周布大脑与身体的联系。

随后,瞳孔缓缓放大、晕开成了一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