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心事烦忧
  • 龙庭战尊
  • 段四爷
  • 2065字
  • 2022-01-21 17:32:37

次日一早,田雨墨穿着一身简洁的休闲装,出现在洛拂辰的别墅前。

洛拂辰的跑车只能坐下两人,今天要去游乐园的足足有四个人,经过短暂商量,众人决定乘坐地铁。

前往游乐园的路上,洛拂辰平静自若的与田雨墨聊天,并没有说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聊天过程中,洛拂辰无意中发现,田雨墨有些愁眉不展。

笑容满面的表情背后,似乎是带着忧愁。

“前方到站汇海游乐园,请下车的乘客,有序离开地铁站。”

洛拂辰正想开口询问,地铁已经到站。

随即,众人走出地铁口。

元秦明去前边售票处买票,苏芸芸满脸幸福的牵着洛拂辰和田雨墨的手,开心的来回跺着小脚,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洛拂辰和田雨墨一个英俊帅气,一个窈窕漂亮,顿时引来了不少游客的目光。

加上手里牵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更是让人觉得,这一定是个幸福的三口之家。

“田小姐,谢谢你多年不辞辛苦的照顾若月和芸芸儿,这份情谊,我洛拂辰铭感五内。”

洛拂辰满怀感激道。

“算了算了,我和若月是好闺蜜,她的事情,自然就是我的事情。”

田雨墨淡淡一笑,说道:“对了,你这次回来打算做点什么?总不能在家待业看孩子吧?”

“我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好好照顾芸芸,补偿她这些年缺少的父爱。”

洛拂辰一边说着,一边将苏芸芸抱进怀里,脸上满是宠溺和自责。

“若月的确没有看错人,你是个负责任的男人。”

田雨墨看着远处天际,语气复杂的说道:“能遇知心人,生死不相离,若月这一生足矣,可是我呢……”

“田小姐,你莫非有什么心事?”

洛拂辰越来越感觉,田雨墨心中肯定有事。

否则,也不会说出如此感慨的话。

“没什么。”

田雨墨摇摇头,不想谈及这件事情。

见状,洛拂辰不好多问,打算找个时间私下谈谈。

如果田雨墨真的遇到麻烦事,洛拂辰一定会帮她解决。

这次回到汇海,洛拂辰不仅要报仇,同时也要报恩。

谁对苏若月和苏芸芸好,洛拂辰会百倍偿还。

谁欺负过这对母女,又或是让她们受过委屈,洛拂辰定要百倍还给他们!

“先生,票已经买好了。”

元秦明拿着四张游园票回来,本想按照以前的称呼,称洛拂辰为龙首。

一想到洛拂辰身旁,还跟着个普通人田雨墨,临时改口称呼他为先生。

洛拂辰接过门票,递给田雨墨和怀里的苏芸芸,和蔼的说道:“咱们进去吧。”

“万岁!”

苏芸芸紧紧握着门票,开心道:“爸爸爸爸,你能不能陪我坐过山车?”

“过山车?”

洛拂辰愣了一下,说道:“芸芸,坐过山车你不害怕吗?”

在洛拂辰的印象中,过山车是成人才会玩的项目。

过山车非常ci激,但同时又有些惊险。

像苏芸芸这么大的孩子,一般都是玩木马或是碰碰车。

“幼儿园里的小朋友们说,只有大人才能玩过山车,我玩过过山车,就能变成大人了。”

苏芸芸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变成大人,就可以自己照顾自己,还能帮爸爸照顾妈妈。”

听到这句话,洛拂辰的眼眶变得hong润。

昨天晚上,张婶儿子打来电话,他俩准备提前来出去打工,想请张婶回家照顾孩子。

眼见苏芸芸有人照顾,并且自己儿子催的很急,张婶无奈提出辞职,买了明天中午的车票准备回家。

洛拂辰同意了张婶的离职,并且准备了一大批钱给她。

苏芸芸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才会想要迫切的变成大人。

“乖女儿,过段时间等妈妈病好了,咱们再来这里玩,好吗?”

洛拂辰微笑道。

苏芸芸伸出一根手指,小脸认真的说道:“爸爸咱们拉钩,你不能骗我。”

“好好好,拉钩。

洛拂辰伸出小拇指,与苏芸芸的拇指扣在一起,笑呵呵的说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一旁的元秦明满脸笑意,谁能想到冷若冰霜,灭敌无数的洛拂辰,会露出如此和煦的微笑。

如果那些死在洛拂辰手里的枭雄霸主看到,恐怕会惊讶的再死一次。

今天不是周末,游乐场游客不多。

众人只用了极短的时间,就玩完了园里最热门的几个项目。

之后,洛拂辰带着苏芸芸去坐了木马和碰碰车,这些小孩子喜欢的玩意。

转眼时间到了中午,苏芸芸满头汗水的说道:“游乐园真好玩,以后妈妈病好了,我要每周都过来。”

“别说是每周,每天来都行。”

洛拂辰掏出纸巾,轻轻擦拭女儿头上的汗珠,关切的说道:“你饿不饿?”

“饿。”

苏芸芸拍了拍小肚皮,说道:“爸爸爸爸,我想吃汉堡和炸鸡。”

“我这就带……让秦明叔叔带你去,爸爸有点事情,一会儿过去找你。”

洛拂辰本打算亲自带女儿,去快餐店吃汉堡,话说到一半时,听到苏芸芸发出轻不可闻的叹气声。

看来,苏芸芸心中的烦恼,并未因为上午的游玩,而有丝毫的减轻,反而越来越重。

想到这里,洛拂辰改变主意,让元秦明带苏芸芸去吃饭。

他趁着这个时间,跟田雨墨开诚布公的谈谈,帮她排解心中的忧愁。

苏芸芸听话的跟着元秦明走了,洛拂辰沉默片刻,说道:“田小姐,咱们也算是朋友了,朋友之间应该相互帮忙,如果你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尽可以告诉我,我会全力帮你解决。”

田雨墨显然没想到,洛拂辰会说出这些话,苦笑道:“我是有一件烦心事,不过这件事情只能我自己解决,你是帮不了忙的。”

“这可不见得。”

洛拂辰淡淡一笑,说道:“你没说出来,怎么知道我解决不了?”

以洛拂辰龙庭龙首的身份,全世界能让他挠头的事情,几乎不存在。

“我的终身大事,你怎么解决?”

“呃……”

洛拂辰没料到田雨墨烦心的,竟然是这种事情,不由得有些尴尬。

的确,他管得了天,管得了地,唯独管不了别人的终身大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