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无尽杀戮
  • 龙庭战尊
  • 段四爷
  • 2047字
  • 2022-01-21 17:32:37

整个世界都被一股封包汇聚在了这小小的汇海市,唯有一群人还似乎全然不知。

苏芸芸还不满五岁,哪里抵抗得了成年男人的拖拽,弱小的身躯就像是一只被遗弃了的毛绒玩具,任谁都可以拖去任何地方。

“妈……妈妈!!”

苏芸芸的大喊突然在寂静的环境中炸响,紧随其后的是尖锐刺耳的回声,这里是一个地下停车场。

但就激荡飞扬的尘土来看,这个停车场已经废弃了好久了。

啪!

回声淹没了人声,但一声清脆的拍击声又淹没了回声。

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扇在了白里透红的小脸儿上,竟然直接把这幼小的身躯打翻在了地上,而剧烈的哭声和狠毒的咒骂声终于唤醒了被绑在椅子上的女人。

“芸……芸芸!!”

女人的声音突然刺破耳膜,如有实质威力一般扎在每个人的耳中,使之嗡嗡作响。

不难理解,因为这遍体鳞伤的女人正是苏芸芸的母亲——苏若月。

“啊啊!不要动我女儿!!”

“只要放过她你们让我做什么都行!”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放过她!!”

“有什么事冲我来啊……别对一个孩子……”

瞪大的眼睛里血丝遍布,原本已经被折摸的几乎脱了力的苏若月不知道有从哪里得到了力气,而且这股力气几乎不受她的大脑控制,只有一个目的地疯狂释F着。

挣扎!挣扎!那是一股拼尽一切都要挣脱的力量。

纵然椅子很重,纵然她是一个女人,但就连她身边站着的凶巴巴的男人也皱了皱眉头,迅速出手摁住了椅子背。

他如果再慢半秒这椅子就要倒了。

但椅子终究还是倒了,挣扎的力量用一种最直接最原始的方式转化成了一声惨叫!

“啊——”

来自男人的惨叫,而不是苏若月。

没错,她直接咬了上去,为了救自己的女儿,她已经完全顾不得自己的身体了。

但尽管她已经用尽了力量,身体再次变得酸软脱力……

无情的拳头再次砸在了她那张已经肿起来的脸和早已经因为在疼痛而绞在一起的腹部。

“妈妈!!妈妈……”

“不要……你们不要这样对我妈妈……”

听着小女孩儿的呼喊,男人竟然真的停下了不知道第几次举起来的拳头。

换上了一副不屑的笑脸,侧过脑袋问了一句:

“我?我这样对你妈妈?”

“你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对你妈妈吗?”

苏芸芸也傻了一下,一个年幼的小姑娘怎么可能知道怎么回复,借着就继续哭了下去,可是一张嘴就被男人更大的声音给憋了回去:

“是因为你!”

“不……”

苏芸芸解释,可问题接踵而至。

“你拿手机是要报警吗?嗯?”

“我……”

“你?你什么你?!”

“真是怪,女表子的脾气也能遗传吗?哈哈哈哈!”

男子捧腹大笑,却随即一把揪住了地上苏若月的头发,把她的头拽了起来正对着苏芸芸的脸。

“说啊!给谁打的电话!”

狠厉的眼神当场就把苏芸芸吓得坐在了地上,止不住地哭泣。

“说啊!”

“不说?好……”

男子眯了一下眼睛,拳头立刻又一次被举起。

“爸爸!!”

“我……”

苏芸芸突然大喊了一声,声音中夹杂着泪水,和绝望。

男子一顿,举起的拳头却立即变成了继续捧腹的手掌:

“哈哈哈哈……爸爸?”

“噗哈哈哈……你有爸爸?”

“你妈妈是个女表子,你是个杂Z!”

“爸爸?哈哈哈哈……你还有爸爸?!”

男子疯狂地笑着,已经近乎疯狂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环境中添进了一些杂音。

“我……妈妈……”

苏芸芸有口难言,越急,越说不出话,越说不出话就约急,她很想说:我不是杂Z,妈妈也不是什么“女表子”,可男子听到的,只有哭声。

吵闹的哭声。

“芸……芸芸……”

虚弱的声音响起,让男子都不由得一惊,什么力量支撑着这个苏若月张口说话的?

他的拳头可是连男人都抗不了几下的。

“你爸爸……是……”

“是这世界上,最厉害的人……”

“他……他会,他一定会……”

声音越发虚弱,苏若月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要流失殆尽了。

“他一定会来……救你出去……救你出去的!”

尽管虚弱,但这句话却说的十分坚定。

“救?”

“哈哈哈哈!”

男子今天是真的是听到了这世界上最搞笑的笑话。

“先不说你嘴里的那个野男人到底存不存在。”

“就这地方,除了齐公子谁能找得到?”

“再者,他拿什么救?”

“拿他一腔热血吗?”

“哈哈哈哈……”

“这里里里外外都是我的人,任何一个拉出来都能单打十个你小区门口的保安!”

“还救,哼哼,你们以为他是……”

男人虽然张口大笑,但那笑容越发凶狠、锋利,以及那站起的身子和举起的手掌已经说明了他的耐心被彻底地消磨尽了。

“爸爸……爸爸……不许你这么说我爸爸……”

“你们不要伤害爸爸……呜呜呜。”

天真善良的苏芸芸仍然止不住地哭着。

“来人,把那女人带走。”

男人瞥了一眼苏芸芸,嘴角爆发出不屑一顾的气流之声,手掌一挥,就要指挥手下的人办事。

毕竟那位齐公子还是对这个女人留有旧情,将她带走说不定真能劝她回心转意,到时候自己在齐公子那边岂不是大功一件。

想的都快流口水了,但猛然间,他却发现自己的招呼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嗯?来人啊。”

“呜呜呜……”

孤独的哭声回荡在废旧的车库,除此之外,再无它音。

一股冷意袭来,男人身子一颤,皱了皱眉头。

“人呢!!”

深吸一口气,男子猛地大吼出声。

“呜呜呜……”

回应他的,却真的只有哭声而已。

“别他妈哭了!!”

手掌握成了拳头,竟然朝着苏芸芸的头顶砸来,男人的内心已经出现了强烈的烦躁。

但可惜,那拳头终究还是没能落下。

耳边却阴恻恻炸起一个字。

“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