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父母终究是为了儿女(求月票)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4064字
  • 2021-08-25 10:57:11

晚风吹动满山的枫叶飒飒作响,枫叶飘落进石缸,惊得金鱼猛然转身游到水底,只留下泛起的涟漪中屋内映出来的灯光,以及那位名叫江羡的男子十指紧扣勇敢的握着童司司的手。

彼此眼神交汇,流露出的是‘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的动容深情。

有些人注定是要一辈子在一起,少一分少一秒都不行。

手心的的温度是给司司最大的安全感。

江羡朝赵西凤深鞠一躬,“师伯母对不起,我和司司没经过你允许就领了证,让你失望了。”

冲动的闪婚未有告知对方父母,心里自然是觉得很愧疚的,既然事已至此,江羡觉得自己有必要站出来坦白从宽。

“什么?”

童铂庸和童季礼几乎是同时站了起来,过于惊讶。

“坐下!”大后方遇恒之发话,“听阿羡把话说完。”

童铂庸父子这才坐下。

江羡:“师伯母我是真心喜欢司司的,我想要和她过一辈子,所以才让司司瞒着你先领了证。”

司司看了一眼江羡,他在说谎,不过这个谎言让人感到悦耳。毕竟女孩子面子薄,江羡不可能说是司司要瞒着先领证怕赵西凤不干。

赵西凤是司司母亲,女儿白给,她岂会不知道?倒也对江羡这个回答很满意。

不过赵西凤对女儿童司司,她是真的无语了。

没好气的戳了戳司司的脑袋,“以前没看出你还是个恋爱脑,一谈恋爱脑子就不好使了。”

骂骂咧咧的从包里把户口簿掏出来放到童司司那页,呵斥司司:“是你傻还是我眼瞎,你自己看看婚姻状况这一栏——已婚,已婚懂吗?你瞒我也用心点行吗?童司司!”

“咦?还真是诶。”一惊,然后脸色立刻收住,低头继续认错状态,“妈,我错了。”

赵西凤看着司司这幅小学生认错的模样,真是又气又好笑,打她吧又疼在自己心坎,不打她吧又特任性,这种事都不跟家里人说。

“童司司你是不是觉得我赵西凤真是个棒打鸳鸯的人?”

“你喜欢谁我还看不出来,你外面给谁埋的女儿红我会不知道?”

“21年的相处,作为母亲的我扪心自问是对你掏心掏肺,而你呢…作为女儿你对我诸事百般隐瞒,虽然平时我让你做什么你都做,但是你每次都暗地里给我较劲,叛逆?任性?大小姐脾气?”

骂完童司司,又看向江羡。

对于江羡这个人,赵西凤虽然表面严厉,其实就是希望他正经点,别天天的油嘴滑舌。

对于江羡的才华,琴棋书画也是颇有大家风范,这点赵西凤是认可的。不过这并不足以打动赵西凤把女儿交给他,最重要的是江羡的三观。

三观还是挺满意的。

纵使现在江羡的buff(爸富)没了,他也没有抱怨,很快就调整了心态面对现实,这便是家教教的好。

而且下午谈起玺园,他也说是遇见的,不是自己的,打心里是抗拒啃老的。

其实遇恒之就他一个孙儿,都是他的,但是人家江羡的态度是很端正的,至少人家想努力凭自己实力打拼,打拼不出来再回去继承玺园,那是后话。

再其次,遇见江山也很喜欢司司,他们家庭氛围相当好,赵西凤也放心。

而且,两家关系就更不用说了。

最后,童司司是个死心眼。

如此种种加起来,江羡的确是童司司最佳归宿。

赵西凤不是不讲理的人,主要是江羡以前做的那些混账事太气人了,不过现在几次接触下来,还是有闪光点了。

“爸,你觉得呢?”赵西凤看向童季礼。

“老头问你呢。”遇恒之拍了一下童季礼。

童季礼:“命运如此,养了就养了,阿羡别欺负司司。”

“你呢?”赵西凤看向童铂庸。

童铂庸:“我听你的。”

童铂庸不明白赵西凤的立场,生怕说错话赵西凤又和他闹,折腾不起啊。

赵西凤白了童铂庸一眼,看向江羡,玩味一笑,笑得江羡有点慌。

赵西凤:“江羡你们闪婚这事吧……我认,但是你这人有点飘,忒不靠谱,你知道吗?”

“是是是,师伯母教育得是,我日后一定改。”

“还有就是婚姻可不只有爱情,不知道你妈遇见是不是那样说的,但是我认为生活更多的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你知道吗?哦对了你或许不知道,毕竟你妈就不懂那些,她只知道这个包包好看,这条裙子漂亮。”

江羡:……

遇恒之:……

听起来倒也是那么一回事,遇见真不懂。

赵西凤补充:“不过你妈是幸福的,谁又不想活成遇见,人家是找对老公了。”

童铂庸:……

……

江羡:“师伯母你放心,我一定会比江山更疼老婆,以后我会对司司好一辈子。”

赵西凤:“别那么着急承诺,男人嘴上说的话最容易变卦,况且你还真以为我把司司白给你啊!”

江羡心说来了来了,终于到了谈彩礼了。

江羡要开口,遇恒之抬手止住,他对江羡的财务情况很清楚,月光族一个。

于是起身说:“西凤你只管说多少彩礼我们都出!”

“师公怎么能让你出了,要出也该江羡出,对吧江羡。”赵西凤看向江羡。

江羡点头。

心说有必要把所有挂打开狠狠的赚一笔彩礼钱了。

童铂庸摆弄着手指,嘟囔了一句:“之前你爸江山说过把小数点朝后挪一位。”

江羡:“什么挪一位?”

童铂庸环视众人,说:“就是你爸说了,你娶我女儿必须是在他娶遇见的彩礼价格把小数点朝后挪一位,不信你问你爸?真不是我吹的。”

江山当时娶遇见可是提着1314.520万去的玺园。

这下好了,典型的爹坑儿子,往后挪一位,就是一亿多!翻十倍。

遇恒之想抽江山大嘴巴子,没事跑什么火车,破产了没钱了还狂,坑儿子呢!

江羡倒也淡定如我,“小事而已。”

赵西凤无语白了他一眼。

看看,我就说这小子飘,没说错吧?

“阿羡你能不能稳重一点,让我放心一点?你这样我真的觉得你不靠谱。”赵西凤心累,挥了挥手,出去了一分钟后捧着一个盒子放在桌上。

童家人都知道这个盒子里是什么。

江羡和遇恒之不知道,但看这盒子紫檀木的古董盒子想必里面的东西不简单啊。

赵西凤打开盒子,把里面一个个红本子拿了出来。

江羡低声问司司:“这些是啥啊?”

司司略显尴尬的说:“我的金库。”

江羡一愣:“你的?”

司司尴尬一笑:“嗯,他们留给我的,我妈拿出这个盒子,说明她同意了。”

赵西凤:“别叽里咕噜了,江羡这个本子是古玩店的。”

递给江羡过目。

“这个是帝都潘家园古玩店的。”

递给江羡过目。

“这是司司爷爷早年间创办的民俗博物馆的,就在苏州城。”

递给江羡过目。

“还有这些早年间买的房产,苏州就有两套别墅,魔都有一套汤臣一品,还有几个门市,还有其他商品房。”

江羡没想到童家人如此低调,竟然那么有钱?

看来这些年搞古玩字画没少赚钱啊。

“呃……师伯母你给我看这些干嘛?”

赵西凤认真的说:“这些都是留给司司的,本想着等以后司司结婚了这些再交给她打理,可是司司现在在读书还没毕业,你作为她老公,你觉得你是不是义务帮忙实习打理生意呢?”

“有当然是有这个义务,只是不合适吧。”

“没什么不合适的,又不写到你名下。”

“……”

“首先是你爸江山说的把彩礼往后挪一位数,所以这些产业你从明天开始就实习,待会我就在群里发个通知,说新老板明天上任开始打理,事业都上轨道了,只要你不乱搞,是绝对不会出问题的。再说了你爸说的彩礼一个多亿,明天开始就看你什么时候从这些产业中赚到利润,赚够了我就用这些利润给你们办婚礼。”

“不不不,一码归一码,彩礼和结婚这种事,我自己出钱。”江羡坚定说道。

“行吧,挺有骨气的,希望我没看错人。”

赵西凤其实是个挺善良的女人,他这样做就是想让江羡有事业心,别一天天的贪玩,成为一个真正有担当的男人,而不是光靠嘴上说。

如果这些产业他都能做好,以后司司和他在一起,作为父母的也就放心了。

如若赵西凤不给他们两个年轻人一点压力,那他们结婚指不定没几年就把家业给作没了。

“爸,师公你们觉得这样行吗?”赵西凤。

“行。”童季礼。

“我也同意。”遇恒之心说这感情好啊,这小子运气不赖啊,娶了个老婆顺带一锅端,这人生不就走上巅峰了吗?

厉害。

真·白给。

白给到这种程度了,江羡你别让大家失望啊。

江羡亚历山大,这一下子就成了两家人的希望。

赵西凤:“还有钟家班是你外婆的产业,也加进去,必须把遇家班给搞起来。至于你咖啡店的工作就辞了吧,今天开始就留在苏州。你不会有意见吗?”

“行不行?”

“行!”

赵西凤欣慰的点点头,“阿羡,这些都是我们辛苦一辈子打拼出来的事业,希望你别辜负了。”

“嗯。”

“那就好,坐下吃饭吧。”

江羡突然觉得赵西凤好好哦。

这个丈母娘爱了爱了。

……

饭后。

赵西凤说:“明天早上8点开始上班知道吗?”

江羡:“知道。”

赵西凤:“今天去了古玩店,明天就去博物馆吧,我介绍员工给你认识。”

江羡:“好的。”

今晚童家人必定会开个小会,而且司司两母女一定会彻夜谈心,江羡告辞,和遇恒之回玺园。

……

童铂庸本要送他们的,但遇恒之坚持说饭后散步下山打车走,所以只能作罢。

下山的路。

“赵西凤是个明事理的女人啊,她如此器重你,你可别让她寒心知道吗?”

“知道了,我就是好奇赵西凤改变也太快了吧?”

“哈哈,都是为了女儿,以前你爸来玺园还不是一样,总之娶了人家女儿不仅仅是要对人家女儿负责,还要对人家一家人负责,扛起你男人该有的担当知道吗?”

“知道。”

“接下来就好好表现,赚他一个小目标就办婚礼。”

“嗯!我相信我的实力很快就能实现。”

“别飘!”

“……”

……

玺园,东院。

江羡正和遇见江山开视频。

遇见:“儿子你牛啊!赵西凤你都摆平了,早知道我和你爸也来凑热闹。”

江山:“小子我说司司旺夫没错吧,你看你娶了司司,是不是一下子就飞黄腾达了,家业都给你了,少奋斗二十年。”

江羡:“江总我真是谢谢你,你1314万娶我妈,我没话说。但是你别夸海口小数点往后挪一位数坑我啊!”

江山:“瞧你这啥表情,这叫动力,你是我江山的儿子,一个亿算个毛,干就完事。”

江羡:“总之以后你们慢慢的过你们的二人世界,我有空就回来看你们。”

遇见:“儿子你要想妈妈哦,mua……”

江羡:“妈能成熟一点吗?”

聊了一会儿,挂断视频。

滴滴滴,司司的视频。

司司刚洗过澡穿着睡衣坐在床上。

“小富婆有何吩咐?”

“呵呵,姐有钱吧?”

“有,简直太有了,我以前小看你了。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小富婆你叫躺着我绝不站着。”

两人聊着聊着,视频那头赵西凤也洗完澡披着潮湿的头发来了,司司就要挂断电话。

赵西凤:“别别别,打开视频。”看着那头的江羡,“阿羡我再说一次,男人要事业为重,既然你和司司领了证,你就是她老公,你就要为了她而努力,你看现在你外公的家业都是给你,你妈复出,你爸创业,你老婆的所有产业也都给你,这江家、遇家、童家都是为了你们两个年轻人,你也要好好努力知道吗?”

“是的,我会的。”江羡坚定说道。

“老公加油,你是最棒的!”憋了半天没叫老公,司司浑身难受,终于喊出来,浑身舒畅。

赵西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