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心知肚明赵西凤(求月票)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298字
  • 2021-08-24 22:23:24

傍晚时分小雨依旧未停,雨水顺着屋檐流淌到廊下青石台上,恶霸懒洋洋的躺在长廊上的木地板上,打了个哈欠瞄了两眼后面客厅的那群赏画的人。

“恶霸,给。”

厨房里扔出来一根骨头,恶霸顿时就来了精神,肥大的身体跃起凌空去咬,可惜没咬中,反而被骨头砸到了头,汪汪汪的叫。

“真是条二哈。”

盖上锅盖,闷煮10分钟红烧排骨,香气四溢的美食便从锅边飘了出来,等菜的时间,司司蹦蹦跳跳的从饭厅跑了进来,瞄了一眼后面,确认赵西凤在陪那两位老爷子,这次放心大胆的跑到江羡身边抱着胳膊,“真是你捡到宝啦?”

“当然,我当时……”江羡把买画的过程简单的说了一遍,童司司竖起大拇指,“不错不错!这会儿赚翻了。”

“下次我再去帝都琉璃厂走一遭,准是妥妥的亿万富豪。”

“那你加油,呃……待会你怎么告诉我妈,需要我怎么配合?”

“不用你配合,你妈是个明事理的人,一定不会为难我,放心。”

“呃……但愿吧。”

聊了一会儿,菜好了,两人来回几趟把菜端到饭厅,摆上碗筷,又招呼大家吃饭。

遇恒之和童季礼拌着嘴在赵西凤夫妇的陪同下步入饭厅,在正前方坐下。赵西凤夫妇分坐两旁,江羡和司司坐在一起,司司挨着赵西凤。

江羡先给童季礼倒酒,“师公。”

童季礼满意的看了看做一桌菜,“不错,你小子不错,琴弹得好,画又画的好,眼光有独到一眼就相中赵佶的画,还烧的了一手好菜,比你外公年轻时候有用多了。”

趁机怼了遇恒之。

遇恒之不介意的笑了笑:“老头你满意就好,就怕你不满意。”

遇恒之是接到遇见的电话知道江羡和童司司领了证,今晚要摊牌。

随便你童季礼怎么说,反正我笑到最后。

“低调。”江羡在给遇恒之倒酒的时候,低声在他耳边说。

“哈哈。”遇恒之开怀大笑片刻,低声回复:“那就在抓紧勒,磨磨蹭蹭像什么话,找点娶过门,生五个娃,玺园那么大,随便跑。”

“喂,你们两爷孙叽里咕噜的说什么悄悄话?”童季礼。

“没,没什么。”遇恒之。

司司的脸微微有些红,她是当事人她当然知道他们在低声说结婚的事。

“你脸怎么红了?”赵西凤。

“应该是太热了。”司司挥手扇扇风。

“师伯母。”江羡过来给赵西凤倒酒,态度特别端正。

赵西凤昂头瞄了江羡的手,“你手怎么受伤了?”

“受伤?”

司司反应贼快,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我看看,疼吗?怎么那么不小心……”一连串无微不至的话尽显心疼。

“司司!”赵西凤喊了一声,司司这才回过神,终究是太在乎了,脸色一沉,“那个小师弟你自己小心一点。”淡定的回到位置上坐下。

江羡又给童铂庸倒酒:“师伯。”

“阿羡我以前没发现你对古玩挺懂的。”

“还行吧。”

“懂就好,我就放心了,坐下吧。”

“嗯。”

江羡落座,又乖乖的给司司倒了一杯酒:“师姐。”

“真乖,啊——”没叫出声。

却是江羡当着女方长辈的面,在桌子底下掐了一下童司司白皙的大腿内侧嫩肉。

司司眼神装出我错了,江羡这才松手,举起酒杯:“师公,外公,师伯,师伯母,师姐,我江羡先敬大家一杯。”

“不用站起来,坐坐坐。”童季礼。

一杯酒下去,晚餐便开始吃了起来,有童季礼和遇恒之这两位刚和好的老冤家再,气氛格外活跃。

童铂庸着不停在问江羡关于古玩的知识。

赵西凤也不闲着,就看着司司默默的在江羡身边伺候,给他夹菜。真是服了自己女儿了。

期间问起那副画的事,江羡作为当事人再次把事情说了一遍,总之就是赌。

江羡见童季礼很喜欢那副画,于是去把那副画拿了过来递给童季礼,“师公,这幅画就送给你研究。”

“这使不得使不得,这可是几千万的东西,我只是好奇,所以让铂庸带回来看看。”

“既然带回来了,那就拿着吧,在你眼中值几千万,在我眼中就一幅画,你拿着。”强行塞到童季礼手中,“师公你是我们这一大家子的老大,也是遇家班的大师兄,我外婆的师哥,你就是最大的,这幅画你受得起。”

遇恒之:“拿着吧,你若是不要,你转手送给我也行啊。”

“你想得美。”童季礼把抚摸着画,“阿羡,那我给你保管。”

“你这……行吧。”江羡。

童铂庸起身走来,招呼江羡去坐下吃饭,接过童季礼手中的画,小心翼翼的放在旁边。

童季礼:“铂庸,把这幅画好好收藏,对了在把那副江羡画的画一块裱起来,知道吗?”

童铂庸:“是。”

童司司:“咦?老…咳咳,阿羡什么时候画的画在哪儿?”

对于江羡的所有人,司司有着无限的好奇心。

起身就要去看,赵西凤把司司按住,“哪儿来那么多好好奇心。”

童司司:“我就好奇嘛。”挣脱赵西凤的手就过去看画,“这……”尴尬的举着画,看向江羡:“你画的春宫图?”

“对,这是绘画的最高境界,这叫艺术。”江羡走过去,低声在司司耳边说:“下次我给你画一个。”

“讨厌。”

“哈哈哈。”

看画是其次,商量才是最重要的,司司又低声问:“你到底什么时候说?”

江羡:“我这不就是在找机会说嘛。对了,你户口簿拿给我。”

司司:“户口簿我都给我妈了。”

江羡一惊:“给你妈了?那不就等于你妈知道了?”

司司蒙圈:“怎么可能,我结婚证没给,就给的户口簿我妈哪会知道。”

江羡:“……傻。走吧,去告诉你妈。”

司司:“怎么突然?”

江羡:“你妈知道了。”

司司:“怎么可能!”

江羡:“我说知道了就是知道了,走!”

……

这边低声呢喃,那边桌前也在低声议论。

童铂庸:“西凤,司司和阿羡挺配的。”

“哦。”赵西凤夹着菜瞄了一眼那边,“配不配我不知道,敢不敢告诉我又是另一回事。”

童铂庸:“什么事儿?”

赵西凤:“跟你有关系吗?你天天抱着你那些古玩字画就行了,不用管我们母女俩。”

童铂庸:“这!我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在努力嘛,要是找个接班人,我整天陪你。”说着就挪位置过去搂着赵西凤的肩膀,赵西凤象征性的扭了两下。

“西凤,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敢不敢说?”

“没什么。”赵西凤喝着酒,余光看着江羡牵着司司的手走了过来,走到跟前。

赵西凤放下酒杯,一手托着腮看着二人,“怎么有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