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男人就那么喜欢听老婆夸他棒吗?(求月票)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602字
  • 2021-08-24 17:14:49

司司彻底懵圈了,这不是像而已,根本就是一个QQ。

那我是谁?

我成了冒牌货呢?

滴滴滴。

江羡的手机响了,是遇恒之打来的。

趁着江羡接电话的时候,司司也拿出手机切换‘公子世无双’的QQ。

【登陆失败,账号或密码错误。】

“不会是被盗号了吧?”司司赶忙短信申诉找回,竟然失败了。盗号者有两下子,司司难得联系客服,打算以牙还牙,联系高手盗回来。

司司切回‘陌上人如玉’的QQ号,因为那个‘公子世无双’没几个好友,除了江羡,就几个以前玩仙剑的游戏好友,而司司怕自己忘记QQ号,所以都会把自己的号互加好友。

一登录上去就看到好友发来问候短信:你的号被盗了?

也有‘公子世无双’发来的:[在吗?]

实锤了!号被盗了!

而且最奇葩的是,这个盗号者不图财,就空虚找人聊天。

厉害了这个兄弟。

司司:[在,正等着你勒!]

公子世无双:[你能陪我聊天吗?或者你发张你的照片给我看看。]

等着!这就让人把你逮出来。

司司找到游戏好友[老毒物],一个曾经在黑客界的大佬级人物。

司司:[老毒物,我的QQ号被盗了。]

老毒物:[喲,厉害啊,十里坡剑神的号也敢盗,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有没有财物上的损失?]

司司:[没,好友警觉性很高,他也不要钱,就找人聊天。]

老毒物:[空虚寂寞冷!你等着我很快就给你找回来。]

司司:[好的,找回来了,给我电话。]

按照老杜毒物的技术,最快5分钟,最慢半个小时,很快就能把QQ好找回来,我再摊牌。

真是够憋屈的,我好不容易想要摊牌,偏偏摊上一个毛贼。

……

江羡挂断电话走过来,“我外公说带一点六婆卤菜回去,在哪儿?”

“在那边,走吧。”

司司挽着江羡的手,撑起油纸伞,从路边商铺的屋檐下往对面走去。

买了卤菜回山的路上,司司有点紧张了,思绪混乱的说:“老公…我妈……我们……结婚是不是……该告诉她?你今天和我妈待了一天她啥态度……对你。”

“你妈今天对我倒是挺友好了,看不出有什么端倪,只是……”

“只是什么,你能不能一口气说完?”

“你别太紧张,有我呢。”

“能不紧张吗?这关系到我能不能如愿以…咳咳,是我们的婚姻大事。”

江羡笑了笑,笑得司司脸红不已。

人家司司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和自己比翼双飞,生怕赵西凤来个棒打鸳鸯,怕的要死。

看到这样一心想要嫁给自己的美丽女子,怎能不为之动容。江羡会心一笑,环顾四周,这雨天上山的路上也没人,于是凑到司司嘴边,司司把嘴闭上,微微后仰,又被江羡搂住,她羞涩的嘤嘤嘤说:“老公你干嘛呀。”

“这样吧,你亲我一下,我保证今天让赵西凤答应。”

“真的?”清澈如一汪泉水的大眼睛看着江羡。

“当然。”

“哦。”司司踮起脚尖蜻蜓点水般的在江羡脸上亲了一下,“好啦,你说的必须让我妈答应哦。”

“喂,妹子我有说是脸吗?”

“你也没说是嘴啊,我亲了你别耍赖。”

“不行,你必须亲嘴。老实说我们结婚到现在有2天了吧,洞房日后再说也行,前提是我们得接吻啊,我都没尝过。”

司司脸红,“尝什么尝啊,我嘴又没糖。摆平我妈,我让你亲个够。”

江羡试探性的问:“是不是亲哪儿都行吗?”

“什么亲哪儿啊,不就是亲吻,你还要亲哪儿啊!”

江羡没说话,就笑呵呵的看着司司。

司司瞬间感觉浑身都不舒服了,江羡太坏了。

“只亲嘴行吗?”司司带着祈求的眼神奢望的语气。

“看你表现喽。”

“咦……”

腿头软了。

“我走不动了。”一屁股坐在大石头上。

江羡把她拉起来,“有水你还坐。”

“我走不动嘛,你背我。”很小声的说。

“你叫一声老公好棒,我就背你。”

“……”

“不叫就算了。”

江羡撑着伞吹着口哨就要独自上山。

司司真是服了他了,哪有那么多要求啊。

“老公好棒…”

江羡才走两步,就听到身后传来嘤嘤嘤的犹如蚊子声,止步回头看着司司那副一本正经的表情,“没听清,你再大声点。”

“我……”

服了,真是服了。

男人就那么喜欢听老婆夸他棒吗?

“叫。”

司司挂起假笑,很好听的声音娇滴滴的喊道:“老公好棒,老公最厉害了,老公你最棒。”

“哈哈哈……”江羡很满意的点头。

心里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在这山上的傍晚和司司打卡一次。

江羡背起司司继续上山。

司司趴在江羡的背上,双手抱着江羡的脖子,倒在肩上,看着他侧面,“老公,我重吗?”

“刚好趁手。”

“那你为什么要不停的往上耸。”

“喜欢。”

司司看了看时间,十分钟都过了,这老毒物干嘛了,一个QQ号还没整回来?

司司:[技术回潮了?]

老毒物:[遇到高手了,给我下战书,说我能夺回这个号,他就叫我爸爸。]

司司:[一个QQ号而已没了就算了吧。]

老毒物:[不是QQ号的问题,技术问题,你等着我今儿不把号给你找回来,我他妈回家种田去。]

老毒物上头了,好久没碰到高手了。

这种技术活,司司不懂,反正他相信老毒物刚才可能是轻敌了,这会认真了一切都不是问题。

放下手机,继续趴在江羡背上,很幸福的样子。

一直到书院外面,司司挣扎要下来,江羡把她抱得死死的。

“老公…不要…”

一直求饶,江羡听舒服了,才松开手让她下来。

就司司这个软妹子,江羡分分钟制服,无法反抗。

跳下来,整理衣服和头发,司司忙着叮嘱江羡,“保持距离,我现在是你师姐,待会记得找个机会给我妈说哦,知道吗小师弟?”

“哈哈,行!”

江羡笑了笑,心说这是有多怕赵西凤啊。

推开院门。

恶霸汪汪汪的叫了几声,就扑上来。

司司摇着恶霸的脑袋,“恶霸看看这是谁。”

江羡蹲下来。“恶霸,你很怕我吗?”

司司:“还不是怪你给人家下那么多迷药,人家昏睡了2天。”

江羡:“哈哈哈……”

两个人一条狗从小径而下往那边烟雾缭绕的木屋书院厨房走去。

“妈。”司司走过去抱着切菜的赵西凤撒娇。

“走开,别挡着我炒菜。”

江羡随后走进来,“师伯母怎么能让你亲自切菜,来来来,让我来。”江羡格外殷勤的赵西凤手中的菜刀夺过来,剁剁剁的就开始切菜。

赵西凤叉腰:“江羡你从早上到现在一整天了殷勤也献足了,说吧到底有什么事儿,你告诉师伯母,师伯母一定不会生气。”

江羡:“呃……厨房不宜谈事,待会说。”

厨房那么多刀,万一赵西凤激动呢?

江羡:“司司厨房油烟大,你带师伯母出去休息会,很快就开饭。”

司司:“妈,你看江羡多心疼你。”

赵西凤:“嘿,你俩啥情况一唱一和的?”

江羡:“师伯母瞧你这话,我心疼你还不行吗?”

赵西凤:“那行,你慢慢炒,记住别放姜,晚上吃生姜犹如吃砒霜。”

江羡:……

“妈,爷爷和师公呢?”

“在客厅看画,今天江羡厉害了,50万买到一副价值连城的古画,宋徽宗赵佶的。”

“真哒?”司司一喜。

“当然,走吧,去看看。”

赵西凤前脚走出厨房。

司司慢一步出去,回到江羡身边,“老公你真棒!好好表现,mua……”在脸上亲了一下,就跑了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