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童司司:我就是公子世无双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289字
  • 2021-08-24 01:17:00

南山寺深沉的钟声,绵绵细雨滴在河里泛起大大小小的涟漪。

名叫童司司的女子一席淡青色的汉服,撑着一把油纸伞在烟雨江南的枫桥桥头,细雨微风吹动着衣角和长发在风中摇曳,静如处子又总是带着一丝仙气,美丽不可方物的脸上露出看到自己如意郎君的微笑,嘴唇微启含情脉脉的语气朝走来的男子喊了一声:“老公。”

细腻的声音在细雨滴滴滴的音符中轻轻的响起,名叫江羡的男子抬起头看向前方撑着一把油纸伞的女子在风雨中往自己走来。

“你怎么来了?”江羡也很诧异,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终究还是觉得自己老婆穿汉服最彰显她那种独特的仙气。

“我给爷爷打电话,他说你来枫桥了,所以我就特意坐飞机也飞回来了。”

她走到江羡面前将油纸伞撑到两人中间,而后背自然是有细雨飘在衣服上,江羡把她拉近靠着自己一起躲雨。

以前在南郊公园说过最美不是下雨天,而且陪你躲雨的瞬间,此时此刻大概就是两人最美的时光,湖水倒影着周遭万物,倒影着桥上的男女,倒影再水中又被涟漪惊散。

远处长廊下的画师见此枫桥上的美景,动笔画下这一美好的瞬间。

江羡拍拍她肩膀的水渍,又认真的整理她被雨水打湿黏在脸颊上的发丝。

“就那么舍不得我,我一来苏州,你就跟着来了?”大拇指蹭了蹭她白皙微凉的脸颊,“走吧,回家是吧。”将油纸伞接过,拉起她空下来的右手,往石梯走。

“老公。”

“怎么了?”

江羡侧头看了一眼司司低着头咬着唇略显纠结的拽着一丝衣角。

江羡来这里干嘛,司司最清楚不过。

自己为何千里迢迢追来,她自己心里也最清楚不过。

无非就是觉得到了必须要坦白的地步,虽然比预想中要快太多。她前段时间想过找个合适的机会,合适的方式,合适的理由说明史思彤就是童司司。倘若皆大欢喜倒好,万一他觉得觉得被欺骗‘我拿你当兄弟,你却想当我老婆’,他受不了瞒了七年怎么办?——这便是司司一直纠结的原因。

虽然是瞒了他,但是我也是为了嫁给他啊,再说了我那时候才14岁,我未成年啊,我以为他也是女孩子才接受结婚任务,后来得知是男的,才吓得说自己也是男孩子啊,我也很害怕嘛。再说了人是有感情的,我们聊了七年,一起成长的啊,算是青梅竹马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喜欢上他了,大概是埋女儿红那时候吧,总之是没几个月就喜欢上了,少女情窦初。

我万一说了我就是‘公子世无双’,你不要我,你要和我离婚,我怎么办?

司司很清楚七年的感情不是说说而已,江羡和‘公子世无双’若是奔现,比自己现实中和他奔现更快。

唉,自己把自己给绿了,我找谁说理去?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要是我还有个孪生姐妹就好了。

轻叹一声,豁出去了,坦白吧,一直藏着掖着绿自己也不是个办法。

“老公,你先等一等。”

司司拉住江羡站着桥头,挪了挪脚步靠着栏杆,万一我坦白了他要是生气,我就从这里跳下去淹死。

“老公,你爱我吗?”

“当然爱了,一天问三遍吗?”

“老公,假如,我说是假如她也是女孩子呢,她很喜欢你呢,你和她比我和你认识更长,感情基础一定比我深,你会不要我,去找她结婚吗?”

我说的是什么问题啊?乱七八糟的——司司脑子都乱了。

江羡笑了笑,“你是我老婆,我娶你是因为我爱你,我愿意和你过一辈子,至于那货……”

“那货怎么了?”

“呵、”江羡抬起右手掂量着手中半截砖头,“老实说我今天就是在这儿等他,竟然不来,要是来了,我这砖头就给他准备的!”

“这……”

“你刚才要说什么?”

“我……”

司司一笑:“没什么,老公你还是把砖头扔了吧,我害怕。”

“你怕什么,你是我老婆,我又不砸你……”江羡凑近,司司战术性后仰,江羡揽住腰,举着砖头:“除非……你就是公子世无双?”

“我?”司司浑身一怔,咬着唇看着江羡的眼睛,豁出去了,“老公如果我说我是呢,你会不会打我?”

“那你是不是?”

“我……”司司又陷入纠结中。

我需要想了想这个问题。

此时江羡把砖头放在栏杆上,依旧是一只手搂着司司的腰,一只手掏出手机看消息,司司悄悄地伸手把砖头拿了过来,从身后扔进河里,这样就不会疼了。

坦白,我必须坦白,江羡都怀疑我了,我还犹豫什么,我坦白从宽,最多被枪毙五分钟。

深呼吸,一鼓作气的说:“老公对不起,我不该骗了你七年,我就是公子世无双,那都是我年少无知犯的错,但那都是我爱你,希望你原谅我,以后我再也不骗你了,你说东就是东,你说西就是西,你让我站着我绝对不躺着,你让我躺着我绝对不撅着,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一定当个听话懂事的好老婆,好么?”

弯腰,九十度弯腰道歉,久久不起,江羡不原谅她就不起。

不过,对方好像没什么反应,反而在笑?

笑?

司司松了一口气,看来一直是我想太多了,他终究是知道我是史思彤而感到高兴,而不是生气。

万幸。

苍天还是爱我的。

“回家吧。”

江羡把她拽起来,把手机揣进裤兜,搂着司司的肩膀走下台阶,司司像是被夹着走似的。

什么情况?

一点反应都没有。

“老公,我说我就是公子世无双,你不介意?”

“不,一点都不,以后听我话这可是你说的。”

“嗯嗯嗯。”

虽然点头答应,但是心里懵逼。

不该啊!无论如何也不该是这种可有可无的感觉。

难道是他不相信?

司司朝前一大步转身拦住江羡,很认真的说:“老公,我再一次珍重的说,我童司司就是公子世无双!”

江羡摇头笑了笑。

“你笑什么啊?”

司司有点抓狂,越来越看不懂江羡了。

司司脸一沉:“老公你不爱我了。”

“爱!我当然爱。”

滴滴滴,手机又响了。

“你等一下,我回个消息。”

司司有点醋意:“老公你在给谁发消息?”

“你自己看。”

江羡把手机举起,司司凑上去一看。

“这?”

司司目瞪口呆的看着聊天记录。

公子世无双:[在吗?]

今晚做新郎:[在,不过你太让我失望了,浪费我时间等你半天,以后就不用联系了,拜。]

公子世无双:[我有点急事没赶上,抱歉,希望你别生气,听我解释行吗?]

【你已被今晚做新郎拉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