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公子世无双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4411字
  • 2021-08-23 09:36:19

童铂庸正在给一位老伯鉴定宝贝,见门口又有人来了,“欢……你怎么来了!”

见到是赵西凤,童铂庸笑脸一沉。

“我不能来吗?”

“能,当然能。”

童铂庸不理她,转而看到了后面进来的江羡,笑呵呵的上去:“刚才和你师公打电话就知道你来枫桥出差,来来来看看师伯的古玩店咋样,随便挑,要是有喜欢的我送给你。”

“真的?”

“那当然,别客气。”

“那我要那个。”江羡指着正前方储物格上放着的元青花。

童铂庸哈哈哈的大笑指了指江羡。

赵西凤没好气的白了江羡一眼:“嘁!你还真不见外啊!”说着随手拿了一枚嘉庆通宝扔给江羡,“给你的,多赚钱知道吗?”

江羡点头:“师伯母教训得是。”

童铂庸让赵西凤带江羡参观,他去那边谈买卖了。

江羡饶有兴致的在古玩店闲逛,“师伯母这些是真的还是假的?”

“当然是真的,假的那就是骗子。”

“噢……”江羡又想到什么问:“师伯母这些以后都是师姐的嫁妆吗?”

“……”赵西凤警惕的看了嬉皮笑脸的江羡,“你想干嘛?”

江羡手一摊:“我能干嘛,我就问问,我很关心师姐以后能不能找到如意郎君。”

“哦,这些以后当然是留给司司的。你外公的玺园还不是一样以后留给你的。”

江羡摇头:“那不一样,那是给我妈的,我要靠自己双手。”

“呵呵。”赵西凤欣慰的笑了笑,托着下巴看着江羡,“阿羡你这个人呢虽然不是什么好人,而且又好色,但是你不啃老的特点师伯母我还是很欣慰的。”

“谢谢师伯母。”

我不啃老,但是我喜欢吃软饭啃老婆啊。

……

江羡发现玻璃展柜挂着一件金丝刺绣的大红色的凤袍,工艺精湛相当精湛。

赵西凤走过来,“是司司奶奶鸦隐结婚时候穿的。不过因为年代太久远这件金丝凤袍也坏了,你看那……”赵西凤指着凤袍背后的金色凤凰,果然是因为时间太久金线脱离了,展翅高飞的凤凰像是失去了翅膀沦为凡鸟。

江羡凑近看了看,“看样式像是宋朝的,有八百多年了吧。”

“唐朝的,司司她奶奶祖上是唐朝宫廷绣娘,参与过为杨玉环和皇帝大婚绣了几件婚袍,这便是其中一件,安禄山之乱后祖上就收藏了这件当做传家宝流传了下来,一直到他外婆成亲的时候,曾祖母才第一次拿出这件金丝凤袍给司司奶奶鸦隐,希望能看到自己女儿穿上这件祖上传下来的婚袍风光大嫁。”

这个江羡明白,搁封建社会你敢穿凤袍,满门抄斩。

江羡:“所以,司司结婚也穿这个我觉得行。”

赵西凤:“你觉得,又是你觉得,又不是穿给你看,你觉得,我不要你觉得!”

江羡:……

赵西凤:“再说了你没看到这件婚袍坏了吗?”

江羡:“坏了补就行了啊,又不是什么难事。”

赵西凤:“补?要是能修补我还挂在这儿干嘛?唐朝宫廷手艺‘蹙金绣针法’失传千年了,现在哪儿找会这样针法的手艺人?”

江羡一拍大腿:“我!我啊!我会!真的。”

“……”

赵西凤心累。

“阿羡别闹了,去一边玩,乖。”

“……”

为什么我每次说真话的时候,都没人信呢?

“我真的会啊!你看。”江羡从戴在脖子上悟空吊坠的金箍棒中倒出一根绣花针,在赵西凤眼前晃了晃,“看看,我金针都随时戴着呢!”

赵西凤目瞪口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哎哟喂,阿羡你要笑死我,你一个大男子带着绣花针干嘛?”

“绣花啊!我蹙金绣针法的传人,你不信你问司司,我还给她绣了一件肚兜……”

笑声戛然而止。

赵西凤冷眼投来。

江羡挠挠头:“那个……我说的是李师师!”

不管江羡怎么说自己会蹙金绣针法,赵西凤都不相信,要是司司在这儿,江羡直接让她去内堂把奶香奶香的肚兜脱下来给赵西凤看看上面图案是不是蹙金绣针法。

那就用实力甩奶打脸质疑者。

……

闲得无聊,江羡把绣花针递给赵西凤:“师伯母给你玩玩。”然后优哉游哉的走过去看童铂庸鉴赏古董。

卖家是一位老伯,听店员说是急用钱。

不过,急用归急用,童铂庸又不是做慈善的,谁走进店不都是说的急用,所以该都是钱收就多少钱收。

探头一看,是一幅画。

名曰《空山新雨后》的水墨山水画,落款是民国的刘里溪。

“老伯你这画是民国的,而且画家又不出名,真值不了30万,最多3万块钱。”童铂庸给3万都已经很高了。

主要是听说这位老伯的孙儿得了白血病需要很多钱,这才把这幅画拿出来卖。

老实巴交的老伯根本不懂古玩字画,他是听老家的铁柱说这画值几十万,再加上担心童铂庸忽悠自己,所以非30万不卖。

老伯:“唉!好吧,告辞,我去别家在看看。”

心灰意冷的收起画要走。

“别!我能看看吗?”

江羡拦住老伯。

“阿羡!”童铂庸拉了拉江羡,意思很明显这画不值钱,除非你做公益。

“看看无妨。”江羡又朝老伯说:“老伯我懂一点字画,你能让我看看吗?”

老伯迟疑一下,松开手。

“谢谢。”江羡接过画卷小心翼翼的打开,那边的赵西凤也围了过来看看捣蛋鬼又要搞什么名堂。

店员递上放大镜,江羡没接,就这样又不弯腰又不细看。

嚯!真外行。

赵西凤都无语了。

捣蛋鬼别捣蛋了行吗?

……

某一刻,江羡伸手轻轻抚摸这幅《空山新雨后》。

眼睛闭了一下,缓缓睁开。

一道金光从瞳孔里闪过。

‘黄金瞳!’

‘黄金瞳一眼辨真伪,一眼洞悉前世今生。’

仿佛是拨开云雾,打眼看到的是死气沉沉的监狱,一个蓬头垢面的犯人一边咳嗽一边挥毫泼墨作画,画完之后又在右上角提字。

旁边还有一位太监在撵墨,口中称呼作画人“官家。”

作画人最后霸气的写下‘天下第一’四个字之后把笔一扔。

黄金瞳戛然而止。

江羡大概是能确定是谁的画了。

轻咳两声朝童铂庸说道:“师伯这幅画30万收,值!”

还没等童铂庸开口,赵西凤举着金针对着江羡:“开什么国际玩笑,真当钱不是钱啊!30万买一副路人画?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戳你!”

“别别别,师伯母你脾气别那么毛躁嘛,你看你家司司多温柔,说话嘤嘤嘤的。”

“呵、你娶了司司你就知道温不温柔了,呸呸呸,我胡说八道。”

“哈哈!”

童铂庸拍着江羡的手:“阿羡我知道你心好,同情这位老伯,但是开门做生意可不是做慈善知道吗?”

“所以你不要这幅画是吧?”

“不是不要,是买来干嘛?要不你画一幅,我30万买。”

“好吧,那我要。”江羡扭头对老伯说:“老伯这幅画我买了,你等我几分钟。”

江羡固执的走到门口,打电话给遇见,遇见有钱,但是算了,这么大的人了还找妈要钱,太丢人。

打给苏淮吧。

“兄弟咋回事啊,青花瓷的数据涨得好慢,你妈的赤伶都快破40万下载量了,这才一天啊!”

一打通对方就噼里啪啦的抱怨。

“别抱怨,明星效应加持,再加上赤伶不错,自然就上去了,青花瓷虽然好但是你名气不够啊,怪得了谁。别着急后期会起来的。对了给我打50万过来用用。”

“别说50万了,500万我都给你,前提是你再给我写首歌呗。”

“行,挂了。”

果然,苏淮一分钟后就收到江羡发来的《江南》。

“我去!你还真写出来了!你特么是个天才啊。”

“少废话,这首歌适合你,中间有快歌部分,拿去唱,不火找我!打钱!”

“行行行!我这就转500万给你。”

“50万!什么500万,你以为你买歌呢?记住这首歌我早就注册了版权,规矩还是以前那样55分。”

“草!”

苏淮想套路江羡,结果人家留了一手。

骂骂咧咧的挂断电话,片刻收到苏淮转账50万。

江羡回到老伯身边,“老伯把卡号给我,我这就转账,你拿钱我拿画,我们两清如何?”

“是是是。”老伯激动递上卡。

江羡在赵西凤劝都劝不动的情况下转账成功。

老伯一看手机短信,“50万?”

“嗯,多给你20万。”

“啥?”赵西凤气得真想用金针插死这败家子。

看吧,我说不要司司和他交往是正确的,太败家了。

店员送走老伯。

江羡:“师伯母你别跟唐三藏念经似的念念念个不停。”

“嚯!我还烦着你呢?铂庸3万收,老伯要30万出,你倒好自己涨20万,我还不能说你了是吧?”

“50万怎么了,不亏,就算500万我也觉得值,说我圣母也好,我只是不想人家老伯亏太多。”

童铂庸:“阿羡说说你的看法吧,你为何买这画?”

“等着看庐山真面目吧。”

江羡夺过赵西凤手中的金针,招呼大家来到桌前,把画展开。

江羡用金针从画卷的装裱处小心翼翼的插进去开始上挑。

“江羡你这……”

赵西凤又要发火,童铂庸按住赵西凤,“别插嘴。”

……

片刻后。

江羡已是累的手都发抖了,长松一口气,活动活动肘部,看向赵西凤,“师伯母你现在看这画值不值。”

说完,拽着《空山新雨后》用力一扯。

吓得赵西凤心中拔凉,以为这货是疯了,花50万买一幅画,现在又撕烂。

“阿羡你……”

话刚到处。

所有人愣住了,看向桌面上那幅繁花似锦的古城冬去春来雪待融化,百鸟争鸣,国泰安康的画卷。

右上方又有一首词:

玉京曾忆旧繁华。万里帝王家。琼林玉殿,朝喧弦管,暮列笙琶。花城人去今萧索,春梦绕胡沙。家山何处,忍听羌笛,吹彻梅花。

落款:天下第一赵佶。

“宋徽宗赵佶?”

童铂庸拿起放大镜仔细查看确定是真迹无疑,这才一拍脑门,“嗐!我早该想到是这样的,刚才那老伯说过这幅画是他爷爷当年护送紫禁城文物南迁中无意获得的。”

赵西凤不解,童铂庸继续解释道:“那时候为了让国宝不被外国人发现,就有这种用不出名的画家的画盖在名画上面,等天下太平了之后再拿出来,有些画就因此落入了民间,这幅宋徽宗的《玉京曾忆旧繁华图》就是其中一幅。”

“阿羡这次你赚大发了!”童铂庸拍着江羡的肩膀,一脸欣赏这位年轻人,“不错不错,琴弹得不错,字也写得不错,还懂古董,不错不错。”

童铂庸觉得这不就是我童家要找的女婿吗?又是世交,长得又帅,就他了。

江羡谦虚道:“我也是赌一把。”

赵西凤:“这幅画能值多少钱。”

童铂庸:“之前秋拍拍过一副宋徽宗的画,三四千万,这幅图的历史价值加进去,想必至少是在六千万以上。”

“六千万?”赵西凤惊讶,“可以啊,一眨眼功夫就成千万富翁了。”

“区区六千万而已,你要是喜欢,我就把这幅画送给你,当做……”

没把彩礼二字说出来。

“谁稀罕。”

江羡本想着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赵西凤拿了这幅六千万的画,以后结婚的事曝光了,赵西凤也不敢提柴刀砍自己吧?

既然如此,江羡就拜托童铂庸帮忙卖掉。

欣赏这幅画待到快四点钟的时候,江羡有事告辞。

赵西凤看了他微信,知道他是来约女孩子的,“唉,收点心吧。”

“嗯我知道,我先走了。”

“晚上记得回家吃饭,我去接你外公。”赵西凤朝跑出去的江羡喊了一声。

“知道了。”

江羡挥挥手离开,去了枫桥。

……

江南多烟雨,烟雨常入江南,在烟雨迷蒙中,白墙黛瓦,石板拱桥,舟行碧波上成了江南独特的地理景象。

枫桥桥头。

江羡站着树下看着身边匆匆而过的行人。

他在等公子世无双出现。

并不是想要从她身上得到什么,只是想问个明白,问什么?江羡也不知道,或许是执念吧,又或许是八年彼此在不同空间陪伴对方从青涩到成长,从挫折到快乐,所有酸甜苦辣彼此都在这八年时光中一起度过。

我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

朋友?

不像。

恋人。

不是。

朋友之上恋人未满?

也不是。

江羡不否认公子世无双在自己心目中有特殊的地位,毕竟每个人的成长过程中都会遇到那么一个重要的人。

流水的过客,铁打的公子世无双。

噹——

寒山寺的钟声回荡在枫桥。

哒哒哒的行人践踏着泥泞跑向远方。

雨水滴在河里圈圈圆圆圈圈。

枫桥上来来去去的游客。

枫桥旁站着的江羡。

烟雨江南也就如此了。

江羡没有给‘公子世无双’发消息,他就要赌她来不来!

等了好久好久……

“唉!”

江羡轻叹一口气。

转身跨上枫桥准备离开。

枫桥那头一位长发齐腰,穿着淡青色汉服的女子撑着油纸伞一步步走上桥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