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我把我自己给绿了?(求月票)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985字
  • 2021-08-29 20:06:26

司司结完账在江羡的催促下打车回家途中,看发票的时候发现有异常。

【螺纹大颗粒带刺】

什么鬼?

先是一愣,然后快速的在袋子里翻出杜蕾斯。

江羡斜眼瞄了一下,又故作淡定的继续玩手机。

男人可以没钱,但一定要骚!况且这位是我合法妻子,我这不算色吧?我光明正大!

童司司找到了,藏着袋子最下面。

“嚯!怪不得他刚才那么殷勤的说我来提口袋,原来是怕我看见。”

转身举着那玩意儿,奶凶奶凶的眼神质问江羡“老公,这是怎么回事?”

江羡息屏手机,“不喜欢?”

“当然,我很不喜欢!”

江羡笑了笑,伸手把倔强的司司搂了过来,低声在耳边喃喃的说:“你若是不喜欢也可以不用。”

然后在司司的耳边亲了一下,司司感到半边脸都麻了。

江羡早就知道司司的耳朵是弱点。

司司要推开江羡,却被搂的更紧。

“你是真的苟!”

埋怨了一句。

“人家真没做好准备。”

“不用,无准备的是最刺激的。”

“强来是吗?”

“可还行。嘶……你掐我干嘛!”

“……”

无语。

倒在江羡怀里,想起了一件事,拿出手机把【坏人】改成了【老公】。

江羡见之,也当着司司的面要把【司司】改为【老婆】。

“你改成……还是我来吧。”

司司拿过手机,快速的在九宫格上按着修改备注为【我家师姐是老婆】。

“给。”

“师姐老婆,不错!”

“所以小师弟你要听话哦,不可以对你师姐乱来,知道吗?”

江羡抿嘴一笑,抬起司司下颚就要亲。

“不要。”

司司低声嘤嘤嘤的摇摇头。

内心是个害羞的女人,出租车后排接吻,她放不开。

不过…

江羡想接吻,司司虽然不想在这里,很体谅的勾了勾手指,让江羡把头低下来,在他额头蜻蜓点水般的吻了一下。

微笑。

“奖励你的,乖听话。”

今天虽然结婚了,但两人之前真没接过吻,更别提更过分的事情。

江羡甚至摸都没摸过——这是一个恐怖的故事。

所以…

现在的司司对江羡来说有些无穷不尽的吸引力。

而,

司司觉得这样挺不错的,真想对江羡说一声“老公…让我们来谈一场没有性的纯爱吧!”

估计要被扔下车。

男人至死是骚年。

……

回家路上司司就这样软绵绵的趴着江羡硬邦邦的身体上玩手机打发时间。

江羡抚摸着司司这一头乌黑亮丽的齐腰长发。

“都齐腰了,留了多久?”

司司抬起头:“七年了……我已长发及腰,少年你娶我可好?”

“呃?”

江羡有点楞住了,这话他听过,是假正经在游戏里说过。

一模一样的一句话。

而且七年?

假正经和自己结婚不就刚好七年了吗?

唉!终究是抵不过七年之痒啊,各自在现实里找了另一边。

司司一笑,笑得另有深意,然后催下头继续玩手机。

司司偷偷的瞄了一眼陷入沉思的江羡。

司司很清楚他在想什么。

不就是又一次对“公子世无双”的性别产生怀疑了吗?

这不是第一次,是第N次。

这么多年过去了,“公子世无双”终究是江羡内心里一道坎。

但七年的文字交流,总觉得他是个女的。

这是个神奇的网友,虽然没见面,但彼此是从青涩走到现在,流水的朋友,铁打的假正经。

“司司,你能帮我找一个人吗?”

“就你说的我家枫桥古镇的那个网友?”

“嗯。”

“他叫什么你知道吗?”

“好像听他以前说过一次,叫……史思彤。”

“嗤!”

司司笑了。

哎哟喂自家的老公真是傻,我十里坡剑神很多年前就给你提示过了,你自己脑筋不转弯,猜不到。

活该一直被性别困扰。

“你笑什么?”

“没,没什么,呃,我们枫桥倒是有几户姓史的原住民,不过……呵呵,有一位史大哥是打铁的,有一位史强是玩杂耍的,还有一位史小弟200多斤,就是没有叫史思彤的。”

司司顿了顿,看着江羡那副有点失落的表情。

司司心中一酸。

我去!

我竟然吃醋了?

我竟然吃我自己的醋了。

我老公不会精神出轨,爱上‘十里坡剑神’了吧?

司司想到一个恐怖的后悔。

我童司司和江羡的感情基础才多点?

我童司司‘十里坡剑神’和江羡的感情基础很扎实。

如果我那天在网上说我‘十里坡剑神’是女的,我老公会不会真的出轨?

细思极恐。

不敢细想。

我快要把我自己给绿了?

……

回到家,放放下袋子,司司就拉着江羡在沙发上坐下,很正式很严肃的问:“老公…来场坦白局吧,你是不是喜欢你那个整天挂在嘴边的网友公子世无双?你摸着你良心说。”

司司很无耻的问。

这句话降维变得更直白一点就是‘老公…来场坦白局吧,你是不是一直想和我网恋,奔现了都还想着网上的我,你摸着良心说。’

江羡:“怎么可能,那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网友,我随时都可以删。”

匡仓,心碎的声音。

原来小丑竟是我自己。

我竟然和他七年了,却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网友,还随时可以删。

七年了,喂狗了吗?

心累。

“唉!”

长叹一声:“人间不值得。”

江羡一脸懵逼的看着童司司孤独的身影默默的站了起来,提着菜去了厨房洗。

江羡懵逼的走到厨房靠在冰箱,看着在洗黄瓜的司司。

“喂,你咋了?”

“没事,你开心就好。”司司露出微笑,下一秒,双手使力,啪叽一下硬生生的把大黄瓜掰断,抽出菜刀,又朝江羡微笑:“老公…今晚吃剁黄瓜好吗?”

剁剁剁!

根本不需要江羡的回答,就是一顿乱砍。

这?

江羡咽了一口唾沫,有点慌。

“呃……我来帮你吧。”

江羡挽起衣袖要去帮忙。

“不用不用!”

司司扬起刀,吓得江羡后退一步。

“我自己一个人能行,我妈从小就教我做饭当个好媳妇,你不用过来!”

“行!你慢点,别激动。”

江羡闪人。

总感觉生命随时受到对方的威胁。

“那我去忙了。”

江羡招呼了一声就去卧室打开电脑看《鬼吹灯》的情况,收藏长得不错,今天七夕又是结婚的日子,索性破天荒的加更2章以表庆祝。

下午6点30钟左右,距离7点《青花瓷》全平台上架还有半个小时。

遇见挽着江山的手回来了,而且还有一个人龙姐。

江羡开门就看到了龙姐。

“小帅哥恭喜结婚哦。”

“哟,这不是龙妹妹吗?”

娱乐圈的人就喜欢别人把她叫年轻。

“鹅鹅鹅!江山你看看的儿子嘴巴多甜,在看看你!哼!”

江山:“我嘴巴甜不甜你知道?嘶……”

疼了一下,却是遇见掐了江山一把。

司司听到外面有动静,从厨房跑了出来。

龙姐一眼望去,扎着马尾,系着围裙,穿着脱鞋,“瞧瞧!这不就是典型的居家小媳妇吗?江羡你捡到宝了。”

“对!我们家司司就是贤惠。”

“龙姐。”司司喊了一声。

龙姐点点头,掏出一个厚厚的红包递给司司,“司司给你的。”

“谢谢龙姐。”

江山瞄了一眼厨房:“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不用,我想一个人弄。”

“行吧。”

几人超级满意的看着江羡,这样的媳妇真不错啊。

入座。

江羡给龙姐泡上茶,问:“龙姐今年七夕又一个人过?”

龙姐闪婚闪离了好几次,娱乐圈的女人总是这样婚姻当儿戏,爱的时候可以牵肠挂肚,离的时候可以六亲不认。

洒脱。

“不是有遇见吗?”龙姐笑呵呵的搂着遇见的肩膀,“我今晚可不是来蹭饭吃的,我是来告诉你们待会7点钟,你妈的《赤伶》要全网发布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哐当!

哐当!

倒茶的江羡,厨房拿盘的司司,几乎是同时把盘子和茶杯打倒了。

司司冲出来,先和江羡对视一面,都微微摇头表示,不知道啊!

江羡:“你们没开玩笑吧?”

《青花瓷》和《赤伶》这两首国风歌曲,风格不同,但都是一等一的经典好歌。

本来现在国风歌曲就不多,多以滥竽充数,江羡选择在七夕节发布《青花瓷》就是想异军突起,夺榜。

现在好了,遇见突袭《赤伶》来争榜。

大明星的光辉就是最好的物理加持。

遇见傲娇的说:“阿羡,你不是从小到大没见识过你妈的号召力吗?待会就让你见识见识你妈我如何杀的乐坛片甲不留。”

说着又把江羡拉过来在身边坐下,“妈超爱你写的这首《赤伶》,待会就让你见识一下大明星遇见的真正实力,《赤伶》一出谁与争锋,榜一我要定了!鹅鹅鹅……”

脸色一沉,拍了江羡一下:“喂!板着一张脸干嘛,来给妈笑一个!”

“我……呵、呵呵、呜呜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