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咱们结婚吧(已修改)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338字
  • 2021-08-18 15:13:50

“老公…老天爷太坏了。”

童司司嘤嘤嘤的喊了一声老公,身子倒在江羡的怀里,双手抱着江羡的腰,侧头泛红的眼前委屈巴巴的看着打印机里两人空白的结婚证。

像童司司这样的软软的妹子一声“老公”,江羡直呼顶不住。

童司司心累,老天爷为何要作弄我一个老实巴交的女孩子。

我只不过就想结个婚有那么难么?

江羡也较真了,今天必须结婚。

看着怀里的司司都要哭了。

女子如此夫复何求?

什么宏图伟业,什么理想抱负,怎能抵得过怀中爱了自己七年,从初二的未成年少女,到如今亭亭玉立的才女童司司呢?

江羡温柔的撩起司司额头散落的一丝青丝挂在耳后,大拇指轻轻的抚摸快急哭的脸颊,“放心,我已经让人拉发电机来了。”

司司抬起头眼里闪烁着晶莹的泪水:“今天能结成婚吗?”

“必须!”

江羡没说‘当然’而是‘必须’。

眼神坚定而固执的看着司司。

“说好了一辈子,少一分、一秒、一个时辰,都不算。”

司司“嗯”了一声,倒在江羡怀里望着外面的,“还有多久到?”

司司是一刻也不相等,恨不得原地就结婚。

“快了,你先坐一下,我出去看看。”

江羡十指紧扣的拉着司司在长椅上坐下,司司舍不得江羡,抱着他的腰不撒手。

虽然民政局等着结婚的新人很多,但是其他新人不得不承认这一对是最恩爱了。

瞧瞧这女孩子,人家因为差一点结不成婚都要哭了!

江羡又安慰了一会儿,司司才松手。

江羡走到外面,司司旁边一个等着结婚的女孩子就过来好奇的问司司,“喂,姑娘,你老公家里挺有钱吧?”

司司这样漂亮的女孩子,想必是嫁的人也是非比寻常。

司司摇头,“普通人家。”

“哦!彩礼谈了多少?”

司司竖起两根手指。

那女孩惊讶:“200万?”

司司摇头。

那女孩:“2000万?”

那女孩觉得这有点狮子大开口了。

“不!”

司司否定,“是2坛酒。”

那女孩愣了愣,以为江羡家是买酒的,“哦……两趟几十年窖藏的飞天茅台也挺值几十万吧。”

司司又摇头:“是2坛女儿红。”

“女儿红?啥牌子的?”

“我自己酿的。”

“哦,他自己酿的啊!”

“是我自己酿的。”

“哦……啥?你自己酿的,你自己筹的嫁妆,还能这样白……没事没事?”

司司面色一沉,最烦别人说自己白给了,这是我的底线,冷冷道:“你有问题吗?”

“没,祝你幸福……”

那女孩不可思议,简直不可理喻。

好奇的看着门口打电话的江羡,这帅哥有特长啊!

……

江羡在门口给段坤打电话。

“你快点,我老婆以为嫁不成了,都吓哭了。”

“江少幸福啊,慕了慕了,我马上到。”

“赶紧的。”

江羡挂断电话,又瞄了一眼大厅位置上握着手机着急的童司司。

如果一个貌美如花倾国倾城的才女害怕嫁不了你而哭了,你会感到说不出的幸福。

有此妻,夫复何求?

点开QQ给那个人发去消息。

[用辣条欺负了她]——江羡今早改的网名。

用辣条欺负了她:[哥们我特么真倒霉,今儿和童司司结婚,一路不顺,都到最关键时候特么的居然停电了,日死!!!!]

用辣条欺负了她:[哥们我心里窝火啊!]

用辣条欺负了她:[哥们在吗?]

用辣条欺负了她:[哥们出点声给点反应啊。]

公子世无双:[心累,勿扰。]

用辣条欺负了她:[你咋了?]

用辣条欺负了她:[喂哥们?咋了?说来听听。说啊,有我结婚遇到停电郁闷吗?]

公子世无双:[(愤怒)我结婚也遇到停电了,行了吧!别烦我!]

用辣条欺负了她:[……]

江羡懵逼的放下手机,童司司握着手机从大厅走了出来,望着外面大街,依旧是哽咽的问:“还没来吗?”

“马上就到,擦擦眼泪,收!”

童司司秒收,但是止不住的抽泣。

七年了,你想过七年了熬到奔现这一天来了这一出,我差点拔出40米大刀,你们信吗?

……

片刻后,

他来了,他骑着三轮车载着大功率的柴油发动机来了。

“江少,这大功率给厂房用的,后面我还备了两桶柴油,这次保证不拉垮!”

“谢了!”江羡拍着段坤的肩膀,“以后吃喜酒你必须坐主宾席!”

“哟!江少抬爱了。”段坤开了一家修车厂,一直想进入江羡那群富二代圈子,江羡对他还不错,这人也挺识趣的,所以江羡以前没少照顾他。

“先去发电吧。”

“好勒!”段坤朝那边走,嚷嚷着:“保安,保安呢,总闸在哪儿,虽然我昨天才在民政局离了婚,但今天我来当一回月老,所有新人今天必须在民政局领了证再走,耶稣拉不住,我段坤来拉!”

“哇喔——”

有人欢呼。

江羡笑了笑,拍拍身边松了一口气的司司,“这些放心了吧。”

司司:“再等等。”

“嗤!哈哈哈……别紧张今天一定能领到证,晚上我还等着……”凑到司司耳边,“洞房呢。”

“讨厌…人家听不懂。”

司司的耳朵一下子红了,头也微微低下去,轻轻打了江羡一下。

……

段坤搞了一会儿,电线接上了,随着柴油发动机突突突的响起,来电了。

工作人员开机启动电脑,民政局名叫果然的领导过来向江羡表示敬意,也安排江羡司司第一个领证。

“江羡童司司可以领证了,照片刚才没了,重新拍照。”工作人员。

这句话对司司来说犹如上帝之音,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去了。

江羡牵着司司的手,“走吧,咱们结婚吧。”

每个女孩子向往有一天和自己爱的人一起走进民政局,宣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成为对方一辈子的那个人。

重新拍结婚照,这算是苦尽甘来。

司司笑得也比之前更加幸福。

摄像师:“老公可以靠过去一点,对,就是这样,头再偏一下微微靠着老婆的头,对对对,保持这样,我数三声……1、2……哦豁。”

哦豁?

你还敢哦豁?

江羡顿时就怒了。

真的经受不住摧残了。

“你别哦豁搞事情,再搞人都跑完了!”

江羡血压都上去了。

摄像师尴尬的笑了笑:“别激动,别激动,刚才相机没开盖,重新来。”

“我告诉你,别再搞事情!”

江羡骂骂咧咧的坐下。

摄像师理解他们今天的遭遇。

坐下,重新微笑,靠近。

1、

2、

3、

“咔嚓——”

穿着纯白衬衣,象征着纯洁爱情的两位新人永远定格在结婚证里。

“恭喜二位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法夫妻,这是你们的结婚证。”

拿着结婚证,两人互看一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不容易,真不容易,我发誓我这辈子都不结婚了。”

“我发誓我这辈子也不结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