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我姓童不姓白(求月票)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114字
  • 2021-08-12 20:28:29

童司司终于明白偷听心声的下场了,原来他在QQ里一直要想对我做的事情是让我穿肚兜?

这还没领证开局就玩这么大,要是领了证名正言顺后……岂不是玩得更野?

如果此时司司是‘公子世无双’的话,一定会说:

“兄弟你忒会玩老婆了?”

“别的老公是想着怎么脱,你老弟却想着怎么穿,我打心底佩服你老弟,真的!你有大才啊!”

……

肚兜这种东西司司家里有的是,都是她自己用苏绣针法绣制的。

而江羡做的这件做工虽然很粗糙,但看手指贴的创可贴就能看出为了绣这件肚兜没少受苦。

心疼两秒。

穿,肯定是要穿的,但不是现在你一拿出来我就必须穿,我童司司不要面子的吗?

“江羡今天几号?”

“8月13号。怎么了?安全期啊!”

“哎呀胡说什么呀…人家15号的安全期。”

“嗯,谢谢。”

“不客气。哎呀别扯那些,我…就是想说要不明天七夕节我穿,行吗?”

拖一天是一天。

“就今晚吧,明天七夕我会很忙。”

“呵、”

司司玩味的笑着摇摇头,“忙着和其他女孩子过七夕对吧?”

“胡说什么呢,七夕青花瓷发布,我要和那个有八块腹肌的苏淮录制一个台电节目。”

听到是工作上的事,司司眉头一下子就舒展了,一笑,“没事……都老夫老妻了,我不在乎。”

“???”

“呃……我的意思七夕节不是情人节,这是商家炒作出来的节日,我童司司不过那种商家炒作出来的节日,要过情人节就过元宵节,那才是传统意义上的情人节。”

见江羡不解,司司解释道:

“元宵除了是家人团聚的重要节日,古时候还是未婚男女的重要节日,受古时“男女授受不亲”的文化影响,女子可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更没有社交软件结识异性,唯独元宵节这天是例外,她们可以大大方方的踏出闺阁,即羞涩,又期待,或希望能遇见自己的良人……”

司司说得很用憧憬感,幻想着书中描写的古时女子元宵节游园灯会的场景。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首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便是写的元宵节的事。”

江羡竖起大拇指,不得不佩服啊。

“才女,真是大才女啊,厉害了,我赚到了。”

“嘁!”童司司朝江羡吐了吐舌头。

……

江羡双手搭在司司肩上,眼神里带着真诚,带着正义凛然的浩然之气。

“是时候穿肚兜了……老婆!我真的很急,你就帮帮忙。”

老婆?

叫的很温柔很好听,但我必须清醒,这是温柔陷阱。

男人越是有需求的时候,越是对女人格外温柔。

一完事立刻翻脸叫你‘童司司’,甚至都懒得叫名字,直接‘喂’。

为什么司司懂那么多?

还得感谢眼前这位启蒙老师【朕射你无罪】日夜操劳的在QQ上言传身教。

司司默念‘不能穿不能再白给了,有了一次就有二次,这次是肚兜,指不定下次直接上绳艺。’

真的!

我‘公子世无双’伪装了七年,从【朕射你无罪】历史以来发的开车动图分析,有60%是出现了绳子。

所以,脑补帝。

我虽然是在执行灭霸计划,但是没想归顺灭霸。

信念坚定+100

江羡继续游说:“我们马上都是夫妻了,作为老公的我给你绣一件肚兜,它不是爱的体现吗?你应该迫不及待的要穿给老公看,这才是该有的程序,不是吗?”

“道理我都懂,但是……”

童司司犹豫了一下,心一横指着肚兜上弯弯曲曲绣着的一句话: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我感到羞耻。

“那我问你为什么绣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噢,这个啊。”江羡解释:“那是因为这段时间接触下来,我觉得你的胸襟犹如大海一样宽广,可以容纳我很多有冒犯的地方,就比如上次夜闯镜湖一样,也同样包容了我,所以我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因此‘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这句话是我对你最大的赞美!”

司司耳根子软,差点被迫营业。

“我发誓我的确是感动!,但是…太羞耻了。”

“要不日后吧,日后我再穿。”

“好不好嘛。”

一副小小只的可怜样子拉着江羡的手摇了摇。

你不装可怜还好,你一装可怜,这男人的野性蹭蹭蹭的往上冒。

“脱!穿!”

“你!哼!”

“哪有你这样的人嘛,还强迫人家穿。”拿起肚兜犹豫了一下,想到了什么问:“你睡哪儿?”

“我当然是睡床啊。”

“那我不穿。”司司放下肚兜。

我穿着肚兜同床共枕,不出事我跟你姓。

我姓童!不姓白!

不能白给——童司司摇摇欲坠的信念。

“行行行!我不睡床我睡地板!”

“你睡客厅沙发!”

“只要你穿,你让我睡哪儿都行。”

司司哭笑不得:“不是你就为了让我穿这个,你真是用心良苦,睡客厅沙发都愿意?真是服了你了……我去换,你也出去睡吧,晚安,明天见,拜拜。”

司司不再周璇,拽着肚兜下床去卧室里的卫生间。

“呵、”江羡摇头笑了一下,把司司拉到跟前站好。

“干嘛?”

“叫个老公来听听。”

“老公。”

“在老公面前换上。”

“江羡你过……”

‘分’字还脱口,江羡已亮出微信截频内容【童司司:我发誓我一定当着你的面穿】

那时候太傻太天真以为是曙光,结果是深渊。

套路,满满的套路。

我套路他,他套路我。

所有的套路都是欠下的债啊,是时候还债了。

心一横。

‘当着面穿就穿,我十里坡剑神何惧之有?’

‘敢乱来,灭其口!’

“江羡……”

“叫老公。”

“……老公公,我们先约法三章,我当着你的面换上,要听话不许乱来哦,知道吗?”

“OK!我发誓我如果乱来,我以后就不举。”

恶毒,太恶毒的誓言。

怎么听怎么像是在惩罚我?

“咳咳……你那个…没必要那么恶毒,你换一个誓言吧,比如小狗什么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