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从此君王不早朝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676字
  • 2021-08-12 15:26:03

童司司咬着下唇有些无语的看着眼前这个憨憨。

谁让你把宝儿姐拿过来的?

我不要结果,我要的是过程。

你—公—主—抱—我的过程。

我已经暗示得很明显了,非要我说出来吗?

铁憨憨。

宝儿姐挖坑埋的第一个人是张楚岚。

童司司也想挖坑把江羡给埋了。

太不了解女孩子的心意了。

童司司有一份关于如何将江羡变成自己老公的计划,计划有个很霸气的名字——灭霸行动!

我童司司作为复仇者联盟的超级女钢铁侠,我搭上我自己也要灭了中原恶霸。

而这份【灭霸计划】详细的规划了很多条小计划。

其中有一项就是——

‘灭霸’公主抱‘钢铁侠’

是不是很有代入感?

司司一想起那画面简直不要不要的。

然而,他不抱我……

灭霸计划第二阶段【肌肤初体验】失败。

“唉!乏了,我睡了。”

脱鞋上床侧卧卷曲在床上,手枕着头,也不盖被子。

穿着短裤T恤的娇躯在昏暗的床头灯映照下,勾勒出女人完美曲线。

事到如今,江羡都不敢相信自己出了趟门,然后就带回来一个老婆,明天就要领证的那种老婆。

小说都不敢这样写。

不过,

司司挺可爱的。

是自己喜欢的那款,娶当然是心甘情愿的,如若不然江总能逼迫我?

江羡在床边坐下,伸手摇了摇她的手臂,女孩子的手臂温度要低一下,有点微凉,但很光滑。

“转过来我们说说话。”

“不想和你说话。”

身子蠕动几下靠近墙边,手指在墙上画着圈圈。

“童司司。”

“别叫我!”

“司司。”

“哼。”

“师姐?”

“烦。”

“老婆?”

“干嘛呀。”

“过来!”

“我不。”

倔强的身子朝床里面蠕动了一些,手指在墙壁上扣啊扣的。

“刚才江总说你温顺,这一进屋就不温顺了,行!不听话是吧,第一天晚上我就立家规,别怪我动粗!”

“动粗?”

童司司吓得抓紧床单,“你要干嘛?”头倔强的扭到一边,“江羡我警告你别乱来,啊——”吓得尖叫一声。

却是虚惊一场。

江羡只是一只手揽过她腰间,一只手揽过她双腿,一用力“嘿!”的一声将她抱了起来。

“又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抱我,人家要生气了。”

嘤嘤嘤的说完这句话。

【灭霸抱钢铁侠】√

手拽着他一丝丝的衣袖,很矜持的样子。

声音变得温柔无比,是能酥软男子汉钢铁骨头的十香软筋散。

用一句诗形容这位长相身材完美才女的魅力,那必须是——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

“看着我?”

“我不要看你…”

双手勾着江羡的脖子,头扭到一边微微的摇了摇头。

心砰砰砰的直跳,真不敢看江羡的眼睛,怕忍不住。

怕他蹦出那句霸道言论——女人,床塌了!

“我数三声看着我,1、2、2声半……”

童司司扭过头眼睛也不眨的看着江羡,“江羡我看着你了。”

“嗯,很听话,继续保持这样,知道吗?”

“嗯。”

“真乖。”

“不可爱吗?”

“也可爱。”

空调的风吹着,女人的身子散发出淡淡的香气,闻过了确定是基因认定的女人才能闻到的香气,这是一种荷尔蒙散发的香气。

“你别一直看着人家,人家脸都红了。”嘤嘤嘤说。

目光从江羡帅气的脸上移动到脖颈出,虽然江羡伪装得很小心,但司司还是看到他喉结动了一下,是那种看到好吃的美食会咽口水的那种。

司司一下子就清醒了。

他不会……

我不能再白给了,再白给我自己都觉得过分了。

“江羡我放我下来,我不任性了,你放我下来。”

“没门了!”

江羡抱着她下床。

“你要干嘛,你放我回去,江羡!啊疼——”

……

动静实在是太大了,隔壁的遇见江山不想听到都不行啊。

“老公你儿子不会是来硬的吧?”

“这小子刚才在我面前装君子,立flag要赚多少钱,要有多大的成就才结婚,结果一回屋就原形毕露了?路子野啊!”

“呃……没你路子野?一瓶红酒就把我给骗了,还什么今晚妥了,你当年见我的动机都不单纯……”

回忆了一会以前的时光,那时江山风流倜傥,遇见才貌双全刚拿下影后桂冠。

人的一辈子潮起潮落,遇见江山一起同过甘,如今一起共着苦。

江山心里也就知足了。

知足并不代表安于现状,江山本就不是个安于现状的人,他如今跌倒了,只要他再一次站起来,目标就不是重回江宁首富了,而是更广阔的万里江山!

心里的宏图大志,他不会跟任何人讲,也不会在未成功的时候告诉任何人。

他要做的这一切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和隔壁的儿子儿媳,更多的是为了陪伴自己风风雨雨走过来的女人——遇见。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娶遇见那会儿,江山就对遇恒之发过誓,“我江山会让遇见一辈子无忧!一辈子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一辈子都是所有女人羡慕的女神!我江山说到做到。”

一句誓言二十年,或许遇恒之早已忘记,或许遇见也不在乎那些了,但是男人说过的话一定要信守承诺。

我江山不是普通人!

我江山说到做到!

……

遇见不知道江山有多厉害,他的野心有多大,她只想当一个女人,一个江山每天回家都能看到的女人。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遇见望着天花板:“老公这个老房子太小了,上次回家我爸把他仅剩的一幅唐伯虎的《百鸟朝凤图》给了我,我们把画卖了去银行赎回澜庭湾的别墅吧?”

“……”

江山白了她一眼,“你爸的家底都快被你给掏空了,遇见多大的人了,能不能成熟点。你要是吃不了苦,我给你买机票明儿你就回苏州住你的大园林去!”

见江山生气了,遇见摇了摇江山的手臂,“哎呀,我又没说我吃不了苦,我就是为儿子和司司着想。”

“江羡不是一个啃老的人,他有多大的能耐他自己心里清楚,没有谁能永远帮谁,父母也不能!现在有个老婆他就知道奋斗了,不用你操心,而且司司一看就是旺夫相,你儿子要飞了。”

“再说了,澜庭湾那套别墅我江山从走出来那天就不会回去!好马都不吃回头草,不就是一套4000平的别墅吗?以后我江山把帝都的恭王府四合院买下来送给你!”

一座恭王府,半部清朝史。

和珅的宅子,后因最后主人恭亲王而得名恭王府。

“一座苏州园林玺园,一座恭王府,想想都很美好,老公我相信你,mua……”

“睡吧。”

“老公我要睡你手手。”

“行行行,我他妈以后老了我这只右如果抬不起来废掉了,绝对是你每晚给我睡出毛病的!”

“要是你老了这只手废了,我遇见就是你的右手。”

……

一墙之隔。

江羡把童司司抱到书架旁,放在电脑桌上坐着。

“喜欢哪个手办,我送你?”

童司司虚惊一场,还以为他……

唉!终究是偷听他心声留下的阴影。

“不都是我的了吗?”司司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眨了眨。

江羡笑了笑,“对!都是你的了。”

童司司瞄了一圈,目光落到一个针线盒子上,“咦!刺绣?你绣的什么呀?”

“呃……送给你的七夕礼物,要不后天七夕再看吧。”

“我都看到了,你就提前给我吧,要不然我心里会一直痒痒的,给我吧,不管你绣的是什么我都不会嫌弃,哎呀别磨磨唧唧了,拿出来给我看看是什么!”

童司司很着急。

“说好了当着我的面佩戴不许耍赖哦!”

“嗯!我保证不耍赖,快点。”

“好吧,我拿给你。”江羡顺手拿出那件红色绸缎递给童司司。

“这是什么呀?”

“肚兜。”

“我去……江羡我好困,我不行了,我要睡觉了,不用你抱我回去,我自己走……啊!你松手,我不干,我不……江羡我求你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