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我能偷听男友的心声(求月票)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3049字
  • 2021-08-11 10:59:07

童司司有被江羡这番霸道举动和霸道语言撩到了。

于是就像只被主人训话后的小猫咪乖乖的躺在主人的腿上。

司司平时最最最不喜欢看那些《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小说,但是江羡刚才说这话,加上强行把自己按在他腿上,好有霸道男主壁咚的调调。

果然,女人终究是喜欢霸道一点,能镇得住自己的男人。

‘肩膀不给你,腿给你!别动!躺好!啧啧啧……真是会撩。’

美滋滋。

想起那些更夸张起鸡皮疙瘩的霸道言论:

‘女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鹅鹅鹅……

这句好赞。

‘女人你惹的祸由你来摆平。’

这句好man。

‘你要时刻记住你是我的女人!’

好喜欢这样的。

‘女人,床塌了。’

这句好坏。

……

江羡低头看着童司司在YY什么露出了姨妈笑,伸手就掐住她的脸扯了扯。

“疼!江羡你放手。”

童司司揉了揉被江羡掐红的脸,“你不知道很疼吗?”

“疼啊?”

“嗯嗯嗯。”童司司憋着嘴可怜巴巴的点头。

女人是天生的演技派,无时无刻不在演戏,男人总是乐在其中的当观众欣赏演技。

江羡用大拇指在她白嫩的脸上揉了几下。

“别停,继续。”

于是,

童司司缩回到江羡的腿上,也没了困意。

“江羡你看我今天买的手链好看吗?”

司司扬起手在江羡面前晃了晃。

“别晃,我仔细看看。”

“好看吗?”

“难看死了。”

“嘁!”

她把手收回,“你自己不懂得欣赏。”

“我说难看就难看,把这条扔了,明天我重新给你买一条。”

“你买了我再换。”

“随你。我能不能不按了,手都酸了。”

“不行,谁叫你弄疼我,我必须惩罚你按摩到我满意为止,继续。”

“唉!”

江羡叹息一声,继续一只手按摩,一只手玩手机。

司司在逛淘宝,突然弹出[朕射你无罪]发来的QQ消息,吓得司司赶紧静音。

瞄了一眼一本正经盯着手机的江羡。

他发消息干嘛?

疑惑。

猎奇。

夫目前。

你不知我是谁。

司司点开QQ,查看消息。

朕射你无罪:[兄弟在吗?(微笑)]

他竟然发微笑?没有发波野结衣的图?

空穴无风必有阴。

司司警惕起来。

公子世无双:[有事?]

发完消息就平躺看着江羡,蠕动两下身子,头朝他腹部靠了靠,看想偷窥他要发什么消息,却被江羡捂着眼睛。

“烦死了。”

司司掰开他的手。

挣脱后,手又被江羡握住,直到手机提示灯亮了,司司才抽出右手握着手机,左手则和江羡的右手扣在一起,彼此的手指在纠缠打架。

司司一边和江羡手指小举动较量,一边看QQ消息。

朕射你无罪:[兄弟,我今晚带童司司回家住了(纠结)]

纠结?

公子世无双:[人家就在你家住一晚,你纠结什么?]

朕射你无罪:[我纠结我今晚要不要对她做点什么?]

公子世无双:[你想睡她?]

朕射你无罪:[有这个想法。]

公子世无双:[你禽兽吗?]

公子世无双:[人家一个女孩子就在你家借宿一晚,你就要睡人家?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吗?]

公子世无双:[我警告你,人家是个好女孩你不能乱来,也不能勾引人家知道吗?人家会心寒的。]

朕射你无罪:[勾引?]

公子世无双:[对啊,你想啊人家一个单纯的女孩子哪里经受得住你勾引,万一上了你的贼船,你良心不痛吗?]

朕射你无罪:[……]

司司每次和江羡在QQ上聊天,江羡都吐露着一个目的——我想睡童司司。

每一次童司司都苦口婆心的劝说——做个人吧,别有这种禽兽想法。

男孩子的心声,女孩子真不能偷听。

童司司的这个QQ,不就是一个【心声】挂吗?

我能偷听男友的心声。

男孩子的内心真实想法,你不听还好,你一听真是气死人。

什么话题都是围绕着做那啥展开。

我就是童司司啊!你天天想着如何变着花样睡我,我还得给你做思想工作,我很累的。

这七年童司司和江羡聊天学到了很多男女之间的知识,江羡可以算是她的性启蒙老师。

好在童司司是个知书达理的女孩子,自然是不会在外人面前变现出荡妇的一面。

在外都是淑女嘛。

朕射你无罪:[我又没说要睡她,你激动个几把啊!草!]

公子世无双:[那样最好,男人还是得正一点,那种事没意思的。再说了你们都没交往,你不能乱来。对了,你向童司司表白了吗?]

朕射你无罪:[表什么白?兄弟我给你说,谁先开口谁就输,这种事得稳住。]

公子世无双:[……]

完了。

两个人都是这种想法。

司司觉得有必要日后给江羡重塑爱情观。

“啊疼!你弄疼我啦!”

想得太入神,手指较量落了下风,被江羡弄疼了。气得司司打了他一下,“我妈让你来照顾我,又不是让你来欺负我,都还没到家,这里还有这里都被你弄疼了。”

“不小心弄的,我给你揉。”

“再原谅你一次,要是再弄疼我,我就告诉我妈你欺负我。”

“告我状,我打你信不信?”

“嚯!你还敢威胁我,我这就打电话告诉我妈你威胁我。”

“手机给我!”

“不给。”

“给我。”

“我不。你别抢,你又弄疼我了,呜呜呜……”

……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停在了阳光小区。

下车后就看到了那边的遇见江山在门口烧烤摊前。

“哟!江总回来了?”

江羡笑呵呵的走过去。

“我想我老婆了,早一点回来不行吗?”

“嘁!净会说好听的。”

遇见笑了一下,就挽着司司的手。

遇见江山也是接到了赵西凤的电话,当时江山还对遇见说,这个赵西凤平时里对童司司又打又骂的,结果一有点事就恨不得飞过来。

终究是爱女儿啊。

“遇师叔,江师叔,我今晚打扰你们了。”

“都是一家人,来喜欢吃什么点,江羡你去对面超市买几瓶啤酒,我们一家四口回家撸串。”

“江总心情不错啊,是不是这次出差大有收获?”

“一无所获,不过过两天应该会有收获,少废话赶紧去买酒!”

“好。”

“冻的。”

“好。”

“我要吃魔芋。”

“我要吃掌中宝,还有茄子,还要鸡中翅。”

空气中弥漫的孜然刺激着味蕾,宵夜时间到了。

买了酒,提着烧烤,四人回小区。

四人像极了一家人遛了弯回家。

父亲和儿子谈着事业。

母亲和儿媳没有芥蒂的谈着彼此的心事。

这种氛围是遇见和司司最喜欢的生活。

遇见以前没能和江山体会到这种平平淡淡的生活。

司司喜欢这样的家庭,喜欢偶像遇见,喜欢偶像遇见的儿子。

如此简简单单的生活越是向往的生活。

……

上楼开门。

换上拖鞋。

围在茶几上,撸着烧烤。

“呲溜!”勇闯的声音。

“咕噜噜”沁人心脾的声音。

“嘶——”江山吸了一口烟的声音。

“好吃吗?”遇见问司司的声音。

“嗯,好好吃。”司司满足的声音。

“江羡你吃这个好好吃。”司司递上掌中宝喂江羡。

江山打了个嗝,问:“司司这学期要大学毕业了对吧?”

“嗯,月底的艺术节结束,下个月就毕业,算起来只有40天不到了。”

“毕业了有什么打算吗?”江山倒着啤酒问。

“我妈让我帮家里做事。”

“噢!”江山点点头:“家里做事不错,陪你爷爷写字画画,偶尔帮你爸打理一下古玩店的工作,挺好的。”

说完,江山有趁机发难江羡,“江羡你看看司司那么厉害,你他妈的还不加油奋斗赚钱,打算以后靠司司养你,吃软饭啊。”

童司司心说:我不在意。

江羡心说:我也不介意。

江羡放下撸串,“江总,我和司司都还没交往。”

江山:“不是明摆着了嘛,还在乎那些形式?那我问你你以后娶不娶司司?”

司司和遇见都看向江羡。

江羡:“娶我当然是想娶司司,但是我们现在真没交往。”

童司司点头:“嗯,嫁我当然是想嫁江羡,但是我们现在真没交往。”

江山抬手让司司别说话,继续逼问江羡:“遇见你听听你儿子说的是人话吗?江羡那我问你你之前大半夜跑到黄花大闺女床上去干嘛?”

“……我,唉!我有苦衷的。”

“你有个锤子的苦衷,不就是想耍无赖嘛,你说你娶司司你娶定了,但是你现在还没和她交往,你只是插了个旗帜代表司司是你老婆,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你咋是这样的男人!he-tui!”

江羡:“喂喂喂,江总别诽谤我啊!我是好男人!你乱加揣测我的想法。人家司司会误会的。”

司司拉了拉激动的江羡,“江师叔,我和江羡真没交往,我们……的事,我们自己会处理好。”

江山:“真搞不懂你们俩个在搞什么名堂,实在不行的话就这样吧……”

“那样?”

“先扯证后恋爱。赵西凤那边我来摆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