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李白走了(求月票)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439字
  • 2021-08-10 16:30:21

司司往桶里倒了两壶热水,再添加了一些凉水,热气腾腾的水温弥漫着不大的卫生间。

女孩子洗澡的水温普遍高于男孩子,并不是因为女孩子皮厚。

而是多数女生体寒,表皮温度要低与男孩子。

关掉水龙头,将散开的秀发挽成一束。

忘了拿橡皮筋,不过并无大碍,拉开一点小窗,伸出去掰了一根树枝,便用这树枝在头发上绕了几下,充当临时的发簪就将头发固定成了丸子头。

杨玉环都没看懂她是怎么做到的,感觉好好玩,也想学。

司司解开内衣放在挂钩上,毛巾打湿热水往脖子上一捏,一股股的热水打湿脖颈和香肩顺着诱人可口的肌肤往下流淌到脚尖。

杨玉环靠着墙欣赏,“这身材还真不错,该有的都有,江羡还挺性福的。”

童司司洗着洗着总觉得浑身不舒服,好像有人一直盯着自己身子,这种第六感让她很不自在。

窗户是关上的。

卫生间也没有针孔摄像头。

“司司我刚才问你呢,你和江羡是不是交往上了?”外面传来小渔儿的声音。

“哪有,我们就是好朋友!”童司司是这人很较真的,认定一个理‘谁先开口谁就输’,所以必须是江羡追她,他开口表白。

我开口?

以后还不得被他牵着鼻子走?

司司不干。

至于现在两人的关系……属于要交往又还没交往的一个特殊时期。

这个时期挺好玩的。

窗户纸要捅破又没捅破,彼此之间吸引力最大。

这叫暧昧期?

司司想得太入神了,弯腰捡肥皂的时候脚下一滑,身子就要摔倒。

“司司小心!”

杨玉环反应贼快,抓住童司司的手一把拉到自己身边,这才防止摔倒。

但是,

童司司没被捡肥皂吓到,而是被‘空气阻力’吓到了。

而且好似听到有个女人在说话。

童司司尖叫一声,裹着浴巾冲出了卫生间。

杨玉环:……

……

滴滴滴。

赵西凤深夜来电打扰到了这位电灯下缝缝补补的‘老人’。

一看到赵西凤的电话,江羡的第一反应是——我最近又做了错事了?

接通。

“师伯母。”

“不叫西凤了?”

“你喜欢听我也可以叫。”

“少来!”

“师伯母大晚上的打电话是有心思吗?”

“滚!你在干嘛?”

江羡看着手里的大功告成的肚兜,懊悔的叹息一声:“唉!师伯母我因为上次的鲁莽行为而感到深深的自责,所以我打算亲手做一件礼物送给师姐,仪表愧疚。”

“知道错了就好,你要不是遇见的儿子,当晚我就扔你进局子了。”

“是是是,师伯母教训的是。我发誓我以后绝对不会再闯师姐的闺房,我也绝对不敢对她再乱来。”

江羡拍着胸脯表决心。

“师伯母打电话有什么事儿?”

“你现在就去司司学校,把她接到你家住。”

“这——”

江羡差点跳起来了。

顿时就火了。

“赵西凤我都承认错误了,你还考验我,你玩够没有?”

“胡说八道什么呢你?司司今晚受惊了,你接她回家住一宿知道吗?”

“司司受惊了?你就不怕来我家住也受精?”

“嘿!我说你这人到底去还是不去?我大晚上哪有功夫逗你玩,司司说她撞到鬼了,现在吓坏了,你去不去?”

“撞鬼?这世上哪有鬼。行行行,我这就去把她接回来,拜拜。”

江羡挂断电话,起身就出门,一边给童司司打电话问情况,听了童司司的叙述,江羡半信半疑,不过稳妥起见,他还是决定找个帮手,万一真是遇到鬼呢?

进入典故里的国风。

江羡把事情给他们说了一遍后,问有没有要一起去的。

伯牙文弱书生一个,不被鬼吃了就万幸。

“不去!”

李白一口否决,“这世上哪有什么鬼,我没工夫陪你们玩。”

“我去吧。”唐伯虎起身,拿起霸王枪,“我倒要看看有没有鬼,若真是鬼,我就让她灰飞烟灭。”

“行,废话不多说,走。”

……

江羡和唐伯虎来到学校,唐伯虎突然止步,“看!”

江羡顺着唐伯虎手指的方向望方教学楼顶,月光之下屋顶之上站着一个犹如仙子一般的女人高冷凄美,那女人斜眼望了下方一眼:“江羡你终于舍得来了?”

“我……”

江羡有点懵。

唐伯虎说:“李白说过指法芬芳不可乱使用,你看看你惹出事了!你看这女人骨子里就透着骚劲,人家先对你女朋友下手,下一个就是你!”

唐伯虎拍拍胸脯:“幸好我唐伯虎在,我俩也算是兄弟,这狐狸精我出手帮你制服,你快去接司司离开。”

“兄弟!保重!”

江羡不废话大步就朝宿舍楼跑去。

唐伯虎吹了吹一丝发梢,对着屋顶的女人说,“姑娘尊姓大名啊!哪朝哪代的啊?我先自我介绍,我姓唐,名寅,字伯虎,该你呢!”

杨玉环那副傲娇的表情看着下面一脸淫荡的唐伯虎,“唐伯虎?呵、没听过!赶紧去把江羡给本宫叫来。”

“哟!听你这个口气自称本宫,像是大有来头啊,该不会真是妲己那妖女吧?”

听得此话,杨玉环眉头皱了皱。

妲己是真的祸国殃民的妖姬。

我杨玉环不是!

我杨玉环在盛世时是大唐的荣耀,在衰败时是大唐的祸害。

这便是杨玉环的怨。

“本宫不是妲己!你嘴巴放干净一点!”

“生气了?有意思,还敢吓司司,不废话了,受死吧。”

唐伯虎一蹬腿举起霸王枪飞入夜空,直直的朝杨玉环而来。

杨玉环没动!她被唐伯虎那句妲己气到了。

长得漂亮就是妖女吗?

我杨玉环就该去死吗?

好呀,死吧,反正这世上所有人都认为我该死。

“我成全你们。”

杨玉环心一横拽着迎面而来的霸王枪直接捅进自己的腹部,露出一抹释然的笑:“你们都满意了吧?”

说完,张开双臂朝后面一倒坠入黑暗中。

“跟我完苦肉计是吧?我不吃那套!”

钢铁直男唐伯虎举枪迎了上去,朝那黑暗中的倩影刺去。

杨玉环的美眸中倒影着月光,和一千年前看到的月光一样美丽。

然后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等着彻底解脱。

“受死!”

唐伯虎用力一刺。

“铮——”

夜空中一把长剑飞来挡在杨玉环身前。

“噹——”

长剑和霸王枪一碰撞发出噹的一声,冒出火花。

硬生生的把唐伯虎逼退了两步。

然后一道飘逸洒脱的身影从天而降,愤怒的目光看了唐伯虎一眼,便往那抹身影而去。

杨玉环再次睁开眼,倒影在她眼里是那个为她写过一首“云想衣裳花想容。”诗的才子。

——李白。

“你来啦……”

她露出一抹微笑,“太白,我想陛下了,你能带我去找他吗?”

“嗯。”

李白面色凝重的点点头。

她释然的闭上双眼。

李白加速飞到杨玉环身边,一把将她抱入怀里。

“喂!老李你疯了,这个女人刚才要害司司?”

唐伯虎很不爽的朝夜空中的李白吼了一声。

李白回眸,冷漠的眼神看着唐伯虎。

“这一枪我给你记着了!她若无事万事皆休,她若有事,你必死无疑!”

撂下这句话,李白抱着杨玉环化为一道光消失在夜空。

不知去了什么地方。

估计是不会回典故里的国风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