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霓裳羽衣舞(求月票)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606字
  • 2021-09-01 20:03:26

司司现在后悔一直坚持跳《霓裳羽衣舞》了,她对这舞曲的理解是——千年前清华池贵妃出浴,以此舞勾得李隆基魂不守舍,才会有后来的杜牧《过清华宫绝句》讽刺杨玉环这个误国妖女。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新丰绿树起黄埃,数骑渔阳探使回。

霓裳一曲千峰上,舞破中原始下来。

万国笙歌醉太平,倚天楼殿月分明。

云中乱拍禄山舞,风过重峦下笑声。

这首诗极力讽刺了李隆基整天和杨玉环沉浸在霓裳羽衣舞里不管朝堂,以至于安禄山起兵造反,中原大地开始残破。一个朝代开始走向衰败,一个女人的一生就此要结束了。

世人多半骂的是杨玉环,而不是沉迷女人的唐玄宗。

司司心里面其实不认同的。

“凭什么要怪到一个女人身上。”

心里这样想,但是对于这舞曲她个人认为是魅惑至极。

这舞只适合在家一个人玩,太魅了。

所以……换版本!

她觉得刚才跳的那个还原版过于性感风骚不适合在艺术节上跳,也不适合给江羡看,江羡如果非要看也不行,以后结婚了再床上单独跳给你慢慢看。

她是这样想的。

童司司两手准备的,清纯版和性感风骚还原版。

还是决定改为清纯版,至于还原版不跳了,以后在家一个人慢慢玩。

实不相瞒遇见的《霓裳羽衣舞》也有两个版本,一个是名震天下的九天仙女下凡尘版,另一个是江山看到的魅到骨子里都带着骚劲的性感诱人版。

江山有多性福,他自己才知道。

江羡以后有多性福,他自己都不知道。

总之江羡以后会有机会看到童司司在家关上房门,在床上慢慢跳还原版给你看的。

别急。

……

江羡回到位置上坐下,把童司司拉近一点,童司司超级尴尬的站着他面前。

“你很紧张?”

“嗯嗯嗯,要不我不跳了好吗?”

江羡二话不说起身就要走,童司司把她拉住,“行行行,我跳还不行吗?”

真幼稚还来这套,威胁谁呢?

江羡回到位置坐下,按下播放键,音乐起,“请开始你的表演。”

童司司呼了一口气。

跳就跳吧,又不会少一坨肉。

第一次在江羡面前跳舞会尴尬,好在她心理素质强大,很快就克服了这些,舞姿也越发自然流畅。

旋转时裙摆随之散开,像是2000年前玉漱公主在蒙毅将军跳舞的场面一样惊艳。

一曲跳完,童司司如释重负。

“跳完了。”

“就这?”

“对啊。刚才那种怎么没有?”

“那样什么刚才啊,我刚才随便跳着玩的,呃……热身!热身懂吗?”

江羡起身一步步朝她走去,“我一来你就跳那么带劲的舞热身……”

童司司打了一下他的手,“我就问你跳得怎么样,你正经点,我正打算艺术节跳这个。”

“还行,拿得出手。”

“那比起你妈的咋样?”

“你骂人干嘛?”

“我没骂你,我是认真的问你,我跳得比你妈的咋样?”

“你再骂一句试试?”

“我……我去……理解错了。”童司司无语的笑了笑,“我的意思是我跳的这支《霓裳羽衣舞》比起遇师叔当年的如何?有没有可比性?这可是我研究了好久的舞曲,大学最后一届艺术节,我不想留遗憾,你懂吗?”

“霓裳羽衣舞?”江羡诧异。

“嗯。”

“就是我妈当年跳得那支舞?”

“对。”

“你现在是自己重写编排?”

“啊。”

“还煞费苦心的自己研究那么久?”

“是。”

“你想超越我妈?”

“当然!”

“呵呵呵……”

“你笑什么啊?你觉得我超越不了你妈?”

“我问你,刚才热身的那支舞也是霓裳羽衣舞?”

“呃……老实说我觉得杨玉环在李隆基面前跳的时候应该是风情万种的,但是我又觉得那对我而言不合适,所以我不打算跳那种,改为现在这版。”

“不是,你想跳霓裳羽衣舞怎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有用吗?你又不懂跳舞。”

江羡无语的白了一眼童司司,“真是服了你了,我虽然不懂跳舞,但是我有《霓裳羽衣舞》啊,我给你就是了,至于瞎研究吗?”

“谢谢小师弟好意,不过呢……”童司司拿起旁边的古籍,“我已经让遇师叔把你说的《霓裳羽衣舞》都拿给我了。”拿起书在江羡面前晃了晃。

江羡笑了笑,童司司很明显以为他说的是遇见的那些古书。

“这东西没什么用,浪费时间,我说的是我有失传的霓裳羽衣舞。”

“江羡你饿不饿,我们去吃午饭?”

“……不是,你不信?我真有啊!”

“哎呀,我都饿了,走吧我带你去吃我们学校食堂,走啦。”

“这……你不信我有是吧!”

江羡很不痛快,竟然遭受到忽视。

《霓裳羽衣舞》在自己的背包里,只有自己能看,拿不出来啊。

除非自己跳?

但我岂会跳舞?

不过压箱底的《霓裳羽衣舞》是舞蹈和舞曲相结合,江羡有办法证明给童司司看。

“不信是吧?很好,你跟我来!”

拽着童司司的手腕打开门朝古琴室走。

走到门口看到上次那位老师,老师认得他,“江店长来啦,上次弹得不错,待会露一手如何?”

“周老师,你能借一把琴给我吗?”

“你有新曲?”

“谈不上新曲,就是最近得到一首失传的曲子,我想弹给某个不识好歹的家伙听听。”

看了童司司一眼。

童司司:……

周老师上次听青花瓷是意犹未尽,现在江羡这么一说他打算拿把琴给他,学生之前听说有人在此弹过一首好听的曲子,但当天没听到的人是有怀疑的,于是嚷嚷道让他进来弹,我们大家听一听水平如何。

“江店长请吧。”

“谢谢。”

江羡拉着童司司到琴台边,指了指旁边,示意站到圈圈里别动,给朕好好听听。

古琴室一共30人,加上有听说之前弹那首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国风曲子的作者来了,大家都围了上来,人数超过100人。

江羡坐下,双手抚在琴上,时隔很久再一次以认真的态度弹琴。

‘叮!获得100人声望值即可升级到古乐器精通高级。’

行吧,就随便再升一级。

所有人以为江羡要酝酿情绪,却不料他突然就拨动了琴弦,琴声如缶直戳人心。

外行看热闹,只觉得这个人很帅,弹得很好,拍视频发到同学群。

内行看门道,江羡这首曲风很大气,犹如梦回大唐,而江羡的琴技也不断刷古琴班同学的认知。

声望值10

声望值30

声望值48

声望值50

‘叮!恭喜传承人升级到古乐器精通高级。’

江羡没听,继续!

声望值121

声望值170

声望值300

声望值400

声望值500

‘叮!恭喜传承人升级到古乐器精通大师级。’

在场的艺术生把将视频分享到自己的群里,又因为这首大气的古风曲子获得了超高的声望值。

‘声望值已满级,若需获得国家级大师称号,需要获得名师的认可。’

此时,水墨山水典故里的国风。

伯牙在为李白和唐伯虎打水煮饭,勺子伸进水缸里,泛起涟漪,水缸里自己的影子若隐若现。

……

江羡这一次弹琴并未开启指法芬芳,生怕惹来什么惹不起的人。

童司司对古琴的造诣在高级和大师级中间。

随着江羡越弹越好,她也更加纳闷,江羡最近又偷偷苦练了琴技?

佩服他厉害的同时又不得不感叹这就是基因好啊。

琴声飘向窗外,飘向后山某处树林深处。

一个衣衫褴褛,快要被饿死,又饿不死的女人此时生无可恋的倒在树丛中,琴声闯入她耳朵里,在熟悉不过的琴声让想起了那个爱她又将她赐死的男人——唐玄宗李隆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