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百花楼(求月票)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595字
  • 2021-08-02 07:33:31

“这副对联好工整……落款是华安,华安是谁?”

“华安就是唐伯虎,以前化名为华安在玺园当过书童,这幅对联就是当时的对王给他出的难题。”

江羡指着另一边:“那边还有一副。”

童司司欣喜的望去,念着另一幅对联:“一个华安两只眼,三个姑娘六只奶?”

我去!

童司司淑女的外表下内心口吐芬芳,就知道江羡在捉弄自己。

“下流龌龊没下限,我打你!”

江羡将她壁咚在墙上。

“你打我干嘛,这真的是唐伯虎写的对联啊,要下流也是唐伯虎下流,他没下限,他龌龊,哎哟——,你过分了,你打我头干嘛?”

“我这样怎么打得了你?”童司司示意双手依旧被江羡靠靠按住,“噢!我知道了,一定是你污蔑陷害唐伯虎,所以唐伯虎显灵打你了,你才唔唔唔……”

江羡看到是旁边书架上的书落下来砸到自己的头,虚惊一场,索性趁机吓吓女孩子。

江羡捂住司司的嘴巴,低声凑近,神神叨叨的说:“你知道百花楼为什么会有九层吗?是镇鬼用了,其实它是九层镇妖塔。所以你别乱说,免得冒犯到了这里面的东西,知道吗?”

“嗯嗯嗯……”

童司司点头,一下子就老实了很多,猎奇心催促江羡带她上楼。

上楼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江羡伸手一拍她左肩,吓得童司司“啊!”的一声尖叫,身子弹到江羡怀里。

“别怕别怕。”

软软的挤压感很强大。

“要不我们不上去了,好不好嘛?”

抬起头乞求的眼神。

越是如此,江羡偏要带她上去。

“来都来了,你刚不是说你睡过义庄吗?这就怕了?”

“嗯,我怕了。”

“……呃,没事,有你羡哥哥,没事的。”

“所以你会保护我的,对吗?”

“当然会保护你了,什么妖魔鬼怪我都不会怕,不瞒你说我江羡在江湖上有个霸道的绰号——中原恶霸。”

“哇喔,好腻害的亚子!”

江羡从她眼睛里看到了崇拜。

童司司心里呵了一声——本十里坡剑神都没发话,区区中原恶霸还敢班门弄斧,信不信看我大威天龙?

别以为我不知道刚才是你拍我肩膀。

女人天生演技派,很多时候都是随着喜欢的男孩子意愿演下去罢了,满足他那一奶奶的虚荣心罢了。

呵、男人。

“现在还怕吗?”江羡低头看着怀中惊恐的童司司。

童司司点点头,“好怕怕,能等我平复一下吗?”

“可以。”

十秒。

二十秒。

一分钟。

“呼……”童司司松开手站好,喘了一口气,“我好了。”

“我也快好了。”

“嗯?”

“咳咳,没什么,走吧。”江羡扯了扯被童司司胸袭后的T恤。

童司司胸怀天下,就是经常穿宽松的汉服和连衣裙,若是穿T恤……

她以后会是个好母亲,也会是个好妻子。

孩子就不会缺奶喝,甚至多余奶水可以给孩子他爸当早餐和宵夜。

营养又健康,天然好吸收。

“司司你身材前凸后翘的真完美,是有什么保养秘诀吗?”

江羡直接夸,她也不觉得尴尬,毕竟这是事实。

长得帅的男孩子夸女孩子,叫搭讪。

长得丑的男孩子夸女孩子,叫骚扰。

“没什么保养秘诀,该吃吃该喝喝,主要是我属于吃了不长肉的体质。”

“你不是不长肉,是肉都长到该长的地方去了。”

“谢谢夸奖。你呢,我看你腹肌有六块,还有人鱼线。”童司司随口问。

“不是六块是八块。”

“真的假的。”

“不信你摸摸。”

“我还没摸过男孩子的腹肌,我试试。”童司司伸出食指试探的戳了戳,一喜,“硬邦邦的?”

“对,硬邦邦的。你是经常去健身房吗?”

“正经人谁去健身房,我这是天生的。”

两人聊着天往楼上而去。

古老的楼梯每踩一步都会发出嘎吱的声音。

来到顶楼,双手扶着栏杆望着苏州城万家灯火,美不胜收。

“原来站着百花楼上看苏州的夜景那么美,要是能有流星划过就完美了。”

屋檐上喝酒的李白瞄了一眼江羡,“看我干嘛?你该不会让我当扫把星吧?”李白差点气得跳起来。

“不是扫把星,是流星。你喝了司司的酒,你该出点力。”江羡游说。

“你还真是无耻,早知道我就不喝了。”

李白骂骂咧咧的站了起来,把酒壶拴在腰间,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剑来——”

随之御剑而飞向天边化作一缕流星划破夜空。

“江羡你看真的出现流星了。”童司司激动。

“快许愿吧。”

“你也许。”

“好吧。”

两人双手合十闭眼对着李白许愿。

李白:这叫什么事儿?

许完愿。

“你许的什么愿望?”江羡问。

“我许的愿望是以后还能和你一起看流星。”

李白差点气的从御剑上摔下去。

“哈哈哈……对,这个愿望我以后也能给你实现。”

“那你的愿望是什么呢?”

“钱!”

“钱?”

“嗯。赚钱,我要努力赚钱,就这么简单。”

“噢……”童司司点点头,很现实很实在的愿望,毕竟男孩子的压力大,他们想要赚钱养家,赚了钱可以实现他们很多愿望,买自己喜欢的车,喜欢的房,娶喜欢的姑娘。

“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的。”

“谢谢。”

“江羡,你会和你爸一起创业吗?”

“不会,我和他路子不同,而且很多理念也不同,我们……各做各的,都不会干涉对方,呃……我们之前在家有个对赌协议。”

“噢?说来听听什么对赌协议。”

“很简单,就是三年为期限,我江羡,他江山到时候谁的成就最大,钱赚得最多,就给对方倒洗脚水。”

“呵呵……”童司司笑了笑,这不敢站队,“我相信你们父子都能成功的。”

童司司其实很羡慕江羡一家三口的相处模式,很和谐很平坦很开放,越是这样的相处方式越让人羡慕,一家三在一起就不仅颜值高,而且不闷,父母的思想也很超前,完全没代沟。有时候遇见二次元起来,江羡的思路都跟不上。

童司司认识很多有钱的富二代,说实话江羡很好很好了,有上进心,又有才华。

……

月华洒下百花楼,你一言我一语,一直聊到楼下喧闹声传来。

“儿媳妇下来睡觉啦。”遇见在朝百花楼上喊。

“马上!拜拜我要去睡我偶像了,想想都激动。”

两人下楼。

走到五楼的时候,童司司感到江羡在拍他左肩,还想来,真是瘾大?

三楼一次,没理。

二楼又来,没理。

一楼再来,忍不了了。

“江羡你……”童司司转身要质问,突然楞了,江羡的左手举着手电,右手插兜,不可能拍到我肩膀啊。

那是……

突然就觉得背脊发凉。

“啊!”

尖叫一声。

扔掉电筒再一次弹到江羡怀里,肉弹撞击的力度像是汽车撞击瞬间,安全气囊打开一样。

这还主动送上门,奖励?

“别怕别怕。”

“不是,真有东西拍我肩膀。”

童司司刚一说完,江羡也是一愣,侧头瞄向自己的右肩,肩膀上的T恤微微褶皱,是有‘人’在拍他肩膀。

我去!

这百花楼还真变成了九层妖塔啦?

江羡忍住没发怒。

江羡笑着说:“是我拍的你,吓着了吧?”

“你?”

“当然,难不成你以为真有鬼啊?走吧我送你出去。”

“哦。”

童司司心里还是发毛,拽着江羡的手臂,走出的百花楼。

江羡将她送到东院门口,童司司才松开手。

“晚安,明天还得回江宁。”

“嗯,拜拜,你也早点睡。”

目送童司司步伐匆匆的朝西院而去,江羡面色一沉,关上门,嘴里一字一句的喊道:

“李—白—抓—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