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曲终人散(求月票)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088字
  • 2021-08-01 19:24:07

戏台上那白面小生水袖一挥,以一句昆腔开口致敬先辈:“君不见素净……一往而深……”

黄金瞳里映照的是跟前画着脸谱穿着戏袍的戏子绝唱《桃花扇》,赢得台下日军拍手叫好。

声音回荡在整个戏园,回荡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之中。

昆腔开场致敬完毕,李白萧声一起,夜凉如水,又听到了那清冷的箫声,带着些许悲凉。

伯牙挥指一弹,尘封千年的名琴号钟响彻九霄。

有些两位大佬相助,江羡甚是欣慰。

台上小生开唱,一曲《赤伶》献给那晚以身赴死的钟家班。

“戏一折水袖起落,唱悲欢唱离合无关我。”

“扇开合锣鼓响又默。”

“戏中情戏外人凭谁说。”

“惯将喜怒哀乐都融入粉墨。”

“陈词唱穿又如何,白骨青灰皆我。”

“乱世浮萍忍看烽火燃山河。”

唱到此处的时候,黄金瞳里映照的是冲天的火光、耳朵里响起来的是这群位卑却不屈的戏子牢记组训戏一开便是台下无人也要唱下去,即使是枪声、杀戮、反抗、呐喊也要唱下去。

或许太平盛世下的观众根本就记知在那个被侵略的年代,这座戏园有那么一群位卑的戏子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位卑未敢忘忧国,哪怕无人知我……”

歌声击中台下观众的心,使之一怔。

黄金瞳里轰然倒塌的戏台,那位画着脸谱的先辈跪地撕心裂肺的呐喊声:“立恒——”

歌是能打动人的,能感染人的。

此时台下的观众安静下来了,看着那面随着夜风飘曳的钟家旗番,为何会少一个角?

童季礼两眼泛红,想起了很多年前的饥荒,钟班主带着女儿和弟子外出巡演路上,幼年的钟子佩见到闹饥荒差点饿死男孩子,递上一个馒头“吃吧。”

那是初见,也是最刻骨铭心的。

即便岁月蹉跎,那个笑容依旧清晰无比。

后来男孩被带回到破旧的戏园并听钟班主一边摸着缺角的旗番讲述着先辈的故事。

想起这些事,童季礼仰起头望着夜空,耳朵里回荡的是台上江羡的《赤伶》。

低声悔意:“终究是我负了钟家班。”

……

童司司此时已湿了眼眶,倒在赵西凤的肩上,瞳孔映照的是台上那小生挥动水袖动情演唱。

初听不识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

戏台右侧帘子入口处等着上场的遇恒之,脑海里浮现的是年少轻狂的时候和钟子佩在这个戏台上得萌芽、相恋、热恋……

始于戏台、终于戏台,只是欠了她一个《游园惊梦》。

后台的遇见坐在化妆台闭着眼睛听着前台传来的歌声,脑海中想起了仅有的和母亲钟子佩的珍贵记忆。

不知不觉中遇见好困,她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睡着了,睡得很香,梦里好像看到了母亲钟子佩在化妆台前化妆,准备登台现唱《游园惊梦》。

……

“台下人走过不见旧颜色。”

“台上人唱着心碎离别歌。”

“情字难落墨,她唱须以血来和。”

“戏幕起,戏幕落,谁是客。”

《赤伶》这首歌本就是悲伤的,江羡唱到此时,台下的观众面露忧色,谁不知曲中意但能听出其中一定是有段可歌可泣的故事。

夜空的乌云终究是不堪重负,滴答滴答的雨滴下来了,立刻将陶醉歌声中的观众拉回现实,三三两两捂着头往门口跑去。

黄金瞳瞬息万变,再次出现在眼前的时年轻的遇恒之、童季礼、钟子佩三位师兄妹并肩坐在戏台上对着天,对着地,对着日月星辰许下年轻人的壮志凌云。

“我童季礼以后要钟家班发扬光大,成为师父最自豪的徒弟,一辈子也不会离开钟家班。”

“我钟子佩一定一定要我身边的两个一起吃饭老玩到老,一起去天安门看升国旗。”

“我遇恒之最伟大的愿望就是实现你们两个的愿望!”

打打闹闹累了就躺着戏台上休息。

呼呼大睡的童季礼不知身边的小师妹用手枕着头,正和遇恒之四目相对含情脉脉的看着对方。

眼里有他,眼里只有她。

“浓情悔认真,回头皆幻景,对面是何人。”

唱到此处的时候,雨也大了风也大了,人也少了。

江羡只是继续深情演唱副歌部分……

“戏一折水袖起落。唱悲欢唱离合无关我。”

“扇开合锣鼓响又默。戏中情戏外人凭谁说。”

“惯将喜怒哀乐都藏入粉墨。陈词唱穿又如何。”

眼前出现的是说好一起吃到老玩到老的师兄妹三人因为钟子佩爱上遇恒之而起来了裂痕。

待唱到“戏幕起,戏幕落,终是客。”的时候,三人已为二人,童季礼退出了钟家班。

没有停,继续唱。

此时钟家班的所有成员都来到了戏台两侧看着台中央的江羡起舞弄影的深情演唱。

“你方唱罢我登场。”

“莫嘲风月戏,莫笑人荒唐……”

“也曾问青黄。”

“也曾铿锵唱兴亡。”

黄金瞳里的是即将病死的钟子佩拉着遇恒之的手,不舍的说出那句:“我还没有和你同台献唱《游园惊梦》,我不想离开。”眼睛看着门口,等着赌气离开的大师兄,最终还是没来得及……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

“道无情,道有情,怎思量。”

“道无情,道有情,费思量。”

一曲赤伶终究是台下意犹未尽中结束了。

江羡表情失落,轻叹一声:“唉……,终究是没成功……”

几秒后,国风系统反馈了。

‘叮!已触发指法芬芳技能——招引完成。’

江羡浑身一怔,热泪盈眶,热血沸腾。

台下撑着伞未走的观众还沉寂在《赤伶》这首歌中。

江羡看了一眼童季礼,童季礼看到江羡的眼睛坚定不知道他要表达什么,或许是让自己坐在这里安安心心看最后的压轴大戏。

童季礼点点头,未有打伞,双手撑着大腿上一直看着台上。

后台化好妆的女子起身一步步往前台而去。

房顶上的李白喝着酒看着一幕,“呵、真是够折腾。”

左侧出入口,昏暗的灯光下,画着脸谱穿着戏袍的女戏子往这边缓缓走来,缓缓走上台。

遇恒之望去,表情错愕。

江羡提醒:“外公你该上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