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神之一手(加更)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507字
  • 2021-08-09 01:14:57

江羡在憋大招?

憋是憋着,至于憋不憋得出来他都不知道。

他有黄金瞳可一眼辨真伪识古今。

他有《鬼吹灯全集》,无论在什么时代都是探险盗墓精品中的精品价值百亿。

他有指法芬芳,简直就是点石成金。

他有一群大佬名师倾尽所有传授毕生所学,却让伯牙给当枪手码字?

到现在为止江羡还没意识到他都快无敌了!

此时,江羡还在利用指法芬芳在厨房向唯一忠实女粉丝展示自己的厨艺。

剁剁剁剁剁……

“哇喔!江羡你好厉害。”

“有多厉害啊?”

“就是很厉害嘛。”

一下子江羡的战斗力又上来了,切菜倍有劲。

果然,男人是需要女人的夸厉害的。

……

日落西山,童司司端着一道道色香味美的菜品往返与厨房和饭厅。

熄火,江羡揉揉胳膊,一个字酸。

童司司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朝那边下棋的童季礼喊道:“爷爷吃饭啦。”

“来了。”

童季礼应了一声,依旧注视着棋盘,似落子又不知该落到何处。

“喂,下不下,不下就认输,啷里个啷啷里个啷……”

遇恒之则哼着昆曲暂时性干扰童季礼。

童季礼:“你急毛啊,你思考五分钟就行,老子思考两分钟就不该?等着!”

江羡从厨房出来径直走来,和钟家班师叔师伯一起看这局围棋。

江羡棋艺不精但看得出来这局输赢已定,童季礼在垂死挣扎而已。

“落子十二之十三如何?”

江羡低声问师叔刘长卿。

“不行,白子早已布下天罗地网就等着黑子自投罗网,若是黑子落于十二之十三就中计,全军覆没。”

“噢!那输定了?”

刘长卿低声说:“看局势这局是输定了,除非出现奇迹。”

“什么奇迹?”

“神之一手。”

“死局即是生局,除非童师伯神之一手落子瞬间盘活所有黑子,从而绝地反击,要不然黑子必死无疑。”

“噢,那师叔你看出神之一手在哪儿了吗?”

“我要是看出来神之一手在哪儿,我还在这儿?早就去PK阿尔法狗了。”

“不下了!”童季礼把手中的白子放到棋盒里起身就走。

“喂,倔神你也肯认输啦?”

“我输了吗?我有输吗?我暂时不下,留着下次不行吗?大家都别碰这局棋。”

童季礼大步走去饭厅,遇恒之不依不饶的在后面让他认输。

刘长卿:“阿羡我估计童师伯这回又要回家想半个月怎么破局,不过……这局……”瘪了瘪嘴:“凶多吉少。”

说完刘长卿就走了。

独留下江羡在哪里研究了一小会儿,直到童司司喊她吃饭,才离开。

棋盘静静的摆在那儿,人已经在欢笑声中去了饭厅。

带所有人入座后,遇恒之举杯,所有人安静。

遇恒之环视一圈三张圆桌稀稀疏疏平均年龄在40岁以上的钟家班成员,到得如今国风落寞的时代,昆曲已经是非物质文化遗产,这快没人继承了吗?

来的来走的走,现在三桌钟家班都凑不齐了。

唏嘘不已,有愧于钟子佩。

“这杯酒…”

遇恒之底气十足,“敬你们师娘钟子佩。”

说完酒洒在地上。

所有人站起来举杯洒酒。

然后遇见又开了3瓶飞天茅台给放在三张圆桌上……续上。

遇家班的大师兄童季礼起身,他本来是最有望继承钟家班的,只是引狼入室给他人做了嫁衣罢了。

“今晚大家吃好喝好,然后好好地登台表演!就这样。”

“是!”

酒洒地。

“开吃。”

遇见又开三瓶飞天茅台。

今晚有演出,所以酒点到为止。

江山和童铂庸在另一桌和没演出的师兄弟一起喝酒吹牛。

江羡和童司司坐在一起,右手边是遇见,遇见旁边是赵西凤。

江羡夹了两根鸡腿,遇见一根,赵西凤一根。

“西凤,尝尝我的手艺如何?”

“还行咽的下去。”

名字不过是浮云,赵西凤管不了江羡的嘴,就任他叫吧,你总有改口的时候吧。

“喂,西凤过来喝一杯。”

那边江山举着酒杯调侃。

赵西凤皱眉,翻天了不成这两父子真把我赵西凤当猴耍?

江山见赵西凤要发作,赶忙改口:“噢你在鸡腿啊,那你多吃点鸡罢,不够我这里还有。”

“嗤!”江羡差点笑场,赵西凤瞪了一眼,“你跟你爸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人。”

江羡:……

“江总需要我过来亲自给你敬酒吗!”

遇见过于客气的问。

江山头一低回都不回,和师兄弟继续抽烟喝酒聊骚。

……

“江羡,我让爷爷带了两壶女儿红放在你的东院了。”童司司低声说。

“好的,演出结束我们就去百花楼单独庆祝。”

“庆祝什么?”

“庆祝你是我师姐呀。”

“……待会就把酒砸了!”

“嗤!”江羡笑着夹了一块菜给童司司,“你有当墩子的潜力,以后就当我的墩子吧。”

“我刀工不好你会不会换掉我这个墩子?”

童司司含着筷子看着他。

“刀工不好我可以教你。”

“嗯。”

童司司开始幻想最甜蜜的场景——我穿着他的白色大T恤光着脚在厨房切菜,他走过来从后来搂着我,他的手握着我的手,就这样切黄瓜。

only you的BGM就很完美了。

咦…脑子你怎么有唐三藏的的画面。

“好吃吗?”

“嗯嗯嗯,好甜。”

“甜?我买到甜椒呢?”

江羡也夹了一块青椒鱼尝了尝,辣的吐舌头。

司司晚上没吃饭,只吃菜。江羡常规操作2碗饭,这是硬核标准少一碗都不行。

童季礼和童铂庸又围绕着那局棋在争论。

赵西凤和遇见围着小学时代孰是孰非在争论。

司司像个小丫鬟在给江羡剥虾。

“司司你这么贤惠,以后嫁人一定是个好媳妇。”

“那当然,还吃虾吗?”

“不吃了,裹一个烤鸭吧,记住别裹葱,刚才裹了葱难吃死了。”

“哦。”

赵西凤心里MMP,这吃白食还嫌弃人家劳动的,是人吗?

“遇见你儿子挺像你的。”

“当然,我儿子当然像我。”

“呵、我说的是像你一样没心没肺。”

“没心没肺总得有人愿意伺候呗,这就是命好。”

“……”

“妈,西凤你们两个在小学的时候谁成绩好?”

“问得废话,当然是你妈我喽,你妈我可是天才,至于旁边这位两个字形容辣鸡,嚯嚯嚯……”

“嘿!”赵西凤不爽,筷子一放,“你还真嘚瑟,不就是第一名又啥了不起的?”

“妈你呢?”童司司问。

“我第二名,后来六年级下期期末考试第一名。”

“哇喔,妈好厉害赢了遇师叔。”

遇见嗤的一声笑了笑,摇了摇食指:“NONONO…儿媳妇你错了,你知道为什么六年期下期千年老二才第一名吗?那是因为我遇见保送到帝舞附属中学去了,嚯嚯嚯……”

叉腰笑。

赵西凤:……

不得不承认每次都被遇见压着。

老娘被她压着,所以老娘不可能让女儿重蹈覆辙,让她儿子压着我女儿!

……

聚餐并没持续很长时间就结束了,所有人整装待发去戏园。

路过长廊刘长卿无语中瞄了一眼那局棋局,就一眼整个身子就愣住了。

“卧槽!”

遇恒之问:“长卿咋啦?”

“这…这局棋……”

童司司疑惑的挤上去端详一番棋局,缓缓道来:“黑子在八之十一处落下,顷刻间将垂死挣扎的全盘黑子给盘活…这是……”

说道这里童司司一惊,记得江羡最后一个离开的,莫非是他。

“神之一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