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阿羡你到底是有多怕你未来丈母娘啊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296字
  • 2021-07-29 00:56:31

“老公你看我们家阿羡好浪漫,这单膝下跪的造型、这深邃而深情的眼神,这掏钻戒的姿势简直帅炸了。”

“帅是帅,就是多大的钻戒至于掏半天都掏不出来吗?”

“我儿子的必须大,看着吧待会掏出来吓死童司司。”

遇见是个喜欢浪漫的女人,看到这一幕立刻就脑补美好的画面。

“好期待待会求婚的场面,拿下司司没问题对吧?”

“应该问题不大。”

遇见江山嘀嘀咕咕议论。

赵西凤听得是眉头皱了又皱,“你们两口子没完了是吧?”

遇见笑呵呵的轻撞一下赵西凤,“马上都是一家人了,皱什么眉,笑一个。”

“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你家司司本来就是江羡的老婆,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遇见并没胡说,那是童司司亲口告诉她的——十里坡剑神和中原暴徒七年前就在网游里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嘿,遇见我说你……”

两个女人有争执起来。

赵西凤现在是真的不希望搞什么求婚的鬼名堂,那样的话江羡登堂入室闯入司司闺房就成了名正言顺理所应当了。

到头来就真的是我在胡闹。

总之,今晚的事让赵西凤对江羡的人品产生了极大的怀疑,是不放心把女儿交给他的。

童司司敢私奔,腿打断。

……

此时的童司司超级紧张。

江羡不会搞着突然袭击吧?

刚才所有委屈的眼泪顷刻间变为不知所措的热泪。

就这样看着江羡在袋子里掏到一个小盒子。

童司司的身子微微一怔,双手情不自禁的抓紧了衣角,突然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江羡的目光从小袋子里移动到童司司羞红的脸上,她吞吞吐吐的呢喃一句:“江羡…你…要干嘛呀……”

“司司让你受委屈了。”

“没。”抿着嘴摇摇头。

“唉——”

江羡心疼的叹息一声,在看看她手臂上被赵西凤用荆条打的痕迹还在。

早知如此,江羡宁可不要这次的宝箱。

同时,他也意识到不能再任性了,不能因为自己的任性而伤害到身边关心自己的人。

江羡摊开手。

“手给我。”

童司司伸手搭在江羡的手心。

“真傻。”

“没,我…我答应过你,不让你暴露了,对不起……是我太笨。”

司司低下头。

江羡的大拇指蹭了蹭她的手背,“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放心吧以后都不会让你受伤了。”

“嗯。”

司司点头,一种很有安全感的点头。

那边的长辈们表情各异,大抵是有点感动的。

特别是遇见被这两不容易的小情侣感动的热泪盈眶。

“阿羡你愣着干嘛,你看看司司为了你受了伤了,你还不快把盒子里的东西拿出来抚平人家受伤的心灵。”

遇见催促。

江羡点点头,回过头看着童司司,然后从打开盒子拿出一瓶云南白药。

“我特意去给你买的云南白药,我这就给你涂抹伤口。”

说着,一脸心疼的挤出一大坨白白的膏药在司司的手臂上涂药。

司司愣住了,差一点跳起来。

啥玩意?

这翻转太快,有点跟不上江羡的节奏。

不过她任然觉得不可能,这应该是个套路。

“江羡…你确定你这瓶云南白药里面没有其他的东西,比如硬硬的那种?”

“没啊,我在回春大药房买的云南白药,你以为是什么?”

江羡无知的看着她。

司司差一点哭了。

“你们以为是什么?”

江羡回头问长辈们。

这群长辈揉了几次眼睛确定眼前这一幕是江羡又揉又搓的给司司上云南白药。

气吐血。

太秀了吧!

江山一口烟直接呛得剧烈咳嗽。

童季礼则放声大笑的指了指江羡。

赵西凤也被这滑稽的一幕逗得想笑又憋笑,埋怨的瞪了江羡几眼。

“噢……我还买了一样东西。”

“咦?”

所有人又望去。

讨厌,就喜欢捉弄人家。

“是什么啊!”

“呐!”

江羡从袋子里拿出一杯蜜雪冰城。

啊这!

哄堂大笑。

童司司真的要被急哭了。

你渲染了半天情绪,你刚才那么深情的看着我,你单膝跪地,你牵我手,你搞那么多名堂干嘛啊!

江羡插上吸管,递到童司司嘴边。

“我本来是想给你买咖啡的,可是大晚上的喝咖啡不太好,反正你天天在唱他家的主题曲,所以就……你不会嫌弃吧?”

“不会。”

童司司张开嘴含住吸管,吮吸一口,“很甜。”

长辈们:???

这啥操作,搞不懂了。

貌似是暗语吗?

刚才在童司司床上,童司司说过帮江羡不被赵西凤发现,前提是包一个月的咖啡和伙食。

虽然还是暴露了,但江羡买了杯奶茶感谢。

“起来吧。”

江羡扶童司司起来。童司司不起,没有赵西凤的允许是不能起的。

江羡:“赵西凤你让司司起来。”

赵西凤皱眉:“你叫我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西凤你让司司起来。”

“你再叫一个试试?”

“……抱歉,我今晚太紧张,脑子太乱了。”

“哼!不把称呼搞清楚,就让她一直跪着。”

“你让她起来吧,我叫你妈,妈总行了吧!”

噗——

童司司一口奶茶喷了出来。

嗤——

遇见被江羡逗笑,朝他竖了一个大拇指。

赵西凤烦死江羡了,一天天没个正行,“妈都随便乱叫的,谁是你妈,老娘打死你。”

冲上来就要打江羡。

江羡满屋子躲。

刚才紧张的气氛立刻活跃起来了。

……

然后。

赵西凤坐在椅子上,斜眼看着江羡倒了一杯茶,双手捧着,铛铛铛的端了过来。

噗嗤!

遇见又一次笑场。

心说儿子你到底是有多怕你未来丈母娘啊,手抖成啥样了。

“m…师伯母我知道错了。”

“哪错了?”

“我不该晚上偷偷到司…师姐床上,我不该对师姐见色起意,你放心我发誓…我以后对谁硬,也不会对师姐硬……师伯母请喝茶。”

江羡态度超级端正。

赵西凤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刚才她也的确是过激了。

但不至于和一个小辈较量,而且她看得出来这个江羡是自己女儿喜欢的心上人。

因因果果到头来估摸着也就要成。

所以有些事就懒得去计较了。

教育了江羡几句,江羡一直点头。

接过茶喝了一口。

遇见一拍手掌:“好啦,没事啦!太晚了大家散了吧,师伯拜拜。”

童季礼点点头。

各自转身走人。

一晚上童季礼和遇恒之没有交流。

……

童司司低着头想着事情朝镜湖走去,江羡低着头想着事情跟在身后往镜湖走去。

遇见走了一段距离发现江羡不在身边,张望一圈看到那头的江羡。

“阿羡镜湖的路不好走,你把握不住,快回来。”

遇见喊了一声。

江羡猛然回过神。

“啊这!司司抱歉抱歉,我走顺路了,呸!我走错了,拜拜明天戏园见。”

“师伯母你别……我去……”

江羡撒腿就朝门口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