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最后一个单身夜(求收藏求月票)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706字
  • 2021-07-28 11:25:10

“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有酒乐逍遥,无酒我亦癫。”

下一秒林间乌鸦振翅高飞,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惊吓到了。

一片竹叶打着旋飘落到满地枯叶,飒飒飒的声音在枯枝烂叶中响起,像一条蠢蠢欲动的蛇蠕动发出的声音,却不是蛇而是一把长剑。

剑身抖动等待召唤。

凉凉月色照在一棵树枝上,一个白衣飘飘的人影懒洋洋的躺在上面,夜风吹动衣角,他侧过头朝那山崖不羁一笑。

“小子,有酒吗?”

说完手一挥。

“起——”

铮!

那把蠢蠢欲动的剑晃动两下犹如离弦的箭从枯枝烂叶中射了出去,将落叶划破射入夜空,剑身发出铮铮铮的空灵声,飞出林间飞向漆黑的悬崖。

灵动如一股旋风围在江羡身上,正在帮他减速并且调整姿势。

“呼——”

长松一口气。

太悬了。

差一点就挂了。

“咦,喂,喂,别搞事。”

那把剑又落在江羡脚下,江羡左右摇摆努力保持平衡。

下面是山崖,江羡踩在这把剑上。

……

上方房间窗户几近崩溃的童司司朝漆黑的山崖喊着江羡的名字,声音哽咽已然是吓哭了,“江羡你死没死?”

“……托你的福,我死不了。”

“那你快走,我妈要杀人啦!”

“……”

江羡心中暗骂这叫什么事儿?

我只是来取个宝箱就摊上大事了!

以前看新闻上那些偷情的男女撞见丈夫突袭,吓得男子跳窗摔死。当时江羡是带着周星星的嘲笑声看这种新闻的。

现在我特么差一点上新闻,成别人的笑柄。

赵西凤发火也能理解,毕竟那个母亲谁看到自己女儿房间突然出现一个男人,那个男人还趴在女儿身上,谁受得了?

造孽啊!

随后上方就传来赵西凤的骂声。

江羡怕这个生猛的女人了。

……

抬头往那边树梢上的身影望去,那身影淡然的说了一句“剑来!”

剑嗖的一声突然加速而去,江羡身子微弓,张开双手一边控制平衡,一边享受御剑的快感。

竟然还有推背感。

“芜湖起飞!”

江羡此时的表情哪还有刚才赵西凤举柴刀的郁闷。

御剑从满月中掠过,画面很美很仙侠。

一个字形容江羡的心情——爽!

两个字形容江羡的心情——很爽!

六个字形容江羡的心情——比做那啥都爽!

每个男孩子心中都有个仙侠梦,御剑飞行走天涯。

还未爽够已经飞到李白的身边。

李白收剑,江羡脚下一空,还好反应快抱着树干,折腾几下翻身坐在李白的对面。

上次百花楼初见,只是模糊的看到李白的轮廓。

再见李白,江羡肯定一件事——他真的和历史书上说的那样很帅、很有个性、很逍遥。

“太白,谢谢你救了我,谢谢!”

李白瞄了一眼江羡,举起酒壶,喃喃吟道: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好诗好诗!太白我从小读你的诗长大的,你是我偶像,我能拥抱一下你吗?”

“别!”

李白抬手举剑挡住他要热情拥抱。

“小子,有酒呢?”

“有…当然有酒…”江羡一拍大腿差点摔下去,还好李白抬腿挡住他,“小子别太激动。”

“是是是。那个酒我现在没带来,不过你放心,我下次一定搞一坛好酒谢谢你救命之恩。”

“救你?呵、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大晚上偷偷摸摸跑到人家姑娘的床上,若是传出去人家姑娘的名节都被你给糟蹋了。你这种人我见多了,典型的欺压姑娘的纨绔子弟。”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司司清清白白的……我没想压她。”

李白不信。

“不是!你不相信我,我还不相信你呢。”

“我?我有什么不值得你相信的。”

月光照在树梢,两人黑影面对面坐着。

“你敢说你没让杨贵妃给你撵墨、让她给你提鞋?她一个贵妃愿意放下身份给你做这些,你俩有问题,问题比我大,你敢绿唐玄宗,你还好意思说我。”

“哈哈哈……小子,话可不能乱说,万一被杨贵妃听到,小心以后不当你师父。”

李白大笑,露出男人的自豪。

江羡立刻闭嘴,李白这话不无道理,现在只要是历史上的大佬,管他是好人坏人,明君还是暴君,奸臣忠臣,荡妇民妇,只要是有名的那说明人家都是有一技之长的啊,指不定哪天就蹦出来成为你老师了。

“是是是,偶像提醒得是。”

不过……心里还是犯嘀咕,杨贵妃有啥可教我的,叫我搔首弄姿勾引童司司?

李白只是笑了笑,继续喝他的酒。

江羡突然朝李白鞠了一躬,“偶像,我想学御剑术!”

“哈哈哈……御剑术?休想。”

“不是,你留着干嘛啊,你教给我,我给你发扬光大啊。”

“不需要,这我不传!”

“为什么?”

“非要我说明白吗?”

“必须。”

“行!因为你岁数大了学不了,御剑之术必须从娃娃抓起,你真不适合。”

江羡又被冒犯到。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哈哈哈哈,挺有志气的。不过我还是不会教你,我教了你御剑术,你是不是天天晚上想着飞到人家姑娘的房间去啊?”

不等江羡反驳,李白起身摇了摇酒壶,“没酒了。”扫兴的摇摇头,侧头瞄了一眼江羡,“我可以教你一些古剑术防身。或许在你们这里算不上一流,但二流还是有的。”

“什么时候!”

李白把酒壶一扔,伸了个懒腰。

“等你找到好酒再说。”

剑出鞘,闲庭信步的走了上去。

简直羡慕死江羡了。

“你现在还是去多关心你该关心的人吧,那位姑娘现在会很需要你。”

“走了!没事别找我。”

“将进酒……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潇洒的消失在夜空,独留江羡一个人坐在树梢上。

……

书院、客厅。

“童司司啊童司司你太让我失望了,平时我怎么教你的,你一个女孩子能不能懂一点礼义廉耻,刚才江羡都骑在……你们是在玩火知道吗?气死我了!”

赵西凤挥动荆条打了童司司一下。

这丫头平时知书达理,怎么到这个时候就特轴,打死都不肯给赵西凤低头认错。

童季礼蹙眉给了童铂庸一个眼神,童铂庸起身去拦赵西凤,赵西凤顺便把童铂庸也给骂自闭了,差点把童铂庸逮来一起跪着。

童季礼真想上去踹死童铂庸这个废物儿子,除了有个鸟用,就真没一点用了。

“呃…西凤…”

“闭嘴!”

“……”

“不是,爸我不是骂您,您说。”

“没,没什么,你继续。”

“好的。”

赵西凤继续训斥童司司:

“江羡厉害啊!潜入女子房间的事他都干得出来,她还能有什么事干不出来?最气愤的是他跳窗而逃没摔死,你让他别回来,嘿…他还真的当缩头乌龟了。”

任凭赵西凤如何打骂,童司司不吭声、随便你打骂。

赵西凤更是气得不行。

对江羡仅有的一丝丝好感顷刻间都烟消云散。

……

一辆轿车停在院子里,车上下来三人。

为了儿女的那点破事,两家家长操碎了心。

“草!啥丢人玩意儿,偷鸡不成蚀把米,我特么江山咋就摊上这种儿子!草!”

“急什么啊他?约酒店不行吗,没钱老子给他出!”

“非要去人家家里,还他们玩母目前,草!片看多了吧,遇见我给你说你这儿子忒鸡儿变态!”

江山一路骂着遇见来的。

“一天天的死磕童司司有意思吗?真想把他塞回去回炉改造。”

遇见没吭声,心里难以置信我的好儿子会干出那种事。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一定是赵西凤冤枉的。

遇恒之也没发表意见,在车上的时候心里几度没忍住想骂江山——你儿子还不是跟你学的。

你丫年轻的时候那句“今晚妥了”灌醉我女儿,先结婚后恋爱的下三滥招数都敢使用,江羡今晚比起你算是菜的了。

两父子都一个喜好——套路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