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命悬一线(求收藏求月票)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617字
  • 2021-08-05 18:08:12

童司司按着被子,“我没不舒服,应该是有点热。”

“热还盖那么厚,把被子掀开睡就不热了。”

“不行!妈你别碰我被子,我…我不盖被子睡不着,妈你帮我把空调调低2度。”

“盖着被子吹空调,服了你了。”

赵西凤起身去找遥控板,童司司这才有喘息的机会,还有差点被这股奶香奶香捂死的江羡。

司司掀起一点被子,因为过于恐惧被赵西凤发现,所以江羡侧卧紧紧贴在司司身上,腿搭在她腿上,头就倒在童司司的怀里,双手搂住司司的腰,无缝连接状态。

像极了一只被富婆包养的小奶狗。

司司看到这一幕想笑。

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江羡挤眉弄眼低声:“叫你妈走啊?”

司司摊了摊手:“她今晚要哄我睡觉啊?”

“我哄你睡觉也一样啊?”

“你哄我,我能哄睡我跟你姓。”

“……服了你两母女了,真是你妈的好宝贝。”

江羡说完,赵西凤调好空调转身了,童司司把江羡的头按进去盖上被子。

童司司还是留了一个缝隙给江羡喘息,微微有点光从缝隙射进来,江羡的眼前就是双乳山。

用一句诗形容便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江羡重重的咽了一口唾沫,同时按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手。

淦!

我特么的怎么就感觉有股力量要把自己吸引上去征服山峰呢。

男人终究是纯真,对生命源泉有探索的欲望。

霍金说过——即使是黑洞,也是我想要探索的地方。

江羡恍然醒悟,我他妈在想什么呢,还不嫌作死吗?

我邪恶了。

怪只怪你太诱人了。

闭上眼睛默念大悲咒洗涤心灵。

“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南无·阿唎耶·婆卢羯帝·烁钵啰耶……”

……

赵西凤回来坐下,她哪里知道此时房间里还有第三个人,还是个男人,还是江羡。

赵西凤拉起司司的手,很疼爱的抚摸着手背,强行聊天。

童司司也心里叫苦,我妈今天真是母爱泛滥了。

不过被子里的江羡还算老实,应该不会被发现,童司司也适应了些,紧张的情绪就缓解了不少。

“司司,你真的不喜欢江羡?”

“我怎么可能喜欢他啊,他那么坏,毛手毛脚的讨厌死他了,啊……”

叫了一声。

“怎么了?”

“没,没什么,刚刚腿有点抽筋,没事。”

童司司咬着唇心里暗骂,手在被子里狠狠的掐了江羡一下。

母の目前。

紧张、害怕、猎奇。

……

“妈,你怎么不给我说你和遇阿姨是同学?”

“有什么好说的。和遇见是小学同学,我受不了这个女人。”

“哦?”

童司司好奇的看着赵西凤。

“遇见这女人小时候就是这种嗲嗲的娇作女,一堆男孩子围着给她献殷勤,我呢性格女汉子所以最见不得遇见,读书那会儿就经常和她怼,而且她脸皮超厚,怼了她还好意思上来找我装可怜……她就一干啥啥不会,撒娇第一名。生活常识都不会,就一巨婴,有钱人家娇生惯养的毛病她一个都不拿下。”

“没想到今天见到她,她还跟以前一模一样,一点都没变,我也是无语了,这么多年过去了竟然还那么幼稚,40岁的人了还撒娇,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江羡:……

童司司呵呵笑了笑,“那是江叔叔宠的。”

“不过江山的确很宠她,她呢也的确过得很幸福,唉……有的人就是这样一生赢家,小学毕业就被帝都舞蹈学院看中,几乎就是坐火箭一路上升,学什么成就什么,不学跳舞了改为演戏又考中北影,呵呵……竟然很快就被导演看中还火了,成了影后。”

同时是女人,赵西凤不可能不酸。

“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啊。我再听到她消息的时候竟然就息影嫁人了,才18岁。很任性!”

“我给你说,就遇见这么任性的一个人,她心智都没成熟,能教出什么好儿子,儿随母性所以江羡不可靠,指不定他现在在打你歪主意,你可别上当。”

童司司深表认同的点点头:“妈你说得对,江羡的确是不可靠,他要是敢对我乱来,我立刻就打死他。”

“不用你出手,妈就可以打死他。”

母女混合双打,可还行。

江羡又老实了。

“妈,那江叔叔呢,他不是很有钱吗?”

“江山?江山以前的确是一个厉害的人物。”

“自幼父母双亡,是在江宁起点孤儿院长大的。”

“那里的院长王大龙很了不起,从起点孤儿院出来的孤儿都很有出息,在社会上各行各业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有的成为了医生、有的成为了明星、导演、富豪……”

童司司点点头:“嗯,都是因为命运的不公平,所以他们都知道奋斗,成为一个又一次了不起的人物。”

“是啊,江山这人年轻的时候又狂又狠,从一个施工员一步步崛起混到江宁首富的地步,江宁十个盘七个是他盛世集团建立的,只可惜人飘了得罪人多了,不给人活路,所以其他开发商联合起来搞他,呵、半年不到多个工地楼盘出问题,就玩完了。”

“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江山不是普通人,一定会东山再起的。”

童司司坚定的点点头:“嗯,我相信江叔叔,因为他是起点孤儿院出来的。”

……

聊了半天,童司司好奇江羡怎么不动了?

伸进被窝里的手摇了摇江羡的手,很无力。

我去!

他该不会睡着了吧?

神人啊!

这种情况都能睡着。

折腾了一整天了,江羡也的确累了,再加上躺在童司司的温柔乡里,奶香奶香的怎能不犯困?

童司司超级慌。

万一江羡打呼噜怎么办?

强装正定伸了个懒腰,揉揉眼:“妈我困了,我们明天再聊吧。”

“行,你睡吧。”

“妈晚安。”

“晚安。”

赵西凤起身无意中看到被子里面动了一下,她微微蹙眉没有声张。

“早点睡。”

说完离开把门掩上却没有关,下楼去厨房。

……

童司司深呼吸一口气,总算是过关了。

一把掀开被子,果真是江羡夹着自己睡着了。

“起来。”

江羡还想把她搂过来一起睡。

“别闹。”

推开江羡。

江羡睁开眼,“你妈走了?”

“当然走了,你是打算在我床上睡吗?”

“下次下次,这次就算了。”

江羡从童司司身上跨过去,跨到一半的时候停下来,看着躺着的童司司。

司司拉起被子护在胸前,红扑扑的脸,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着江羡。

嘤嘤嘤的说:“你要干嘛呀?”

“呃……司司大恩不言谢,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你。”

“我长得丑吗?长得丑的恩人才会享有下辈子,长得好看的这辈子就以生相许了。”

“呃……那也彳……”

暧昧的话当到此尴尬而止。

“砰——”

赵西凤一脚踹开门,手持一把柴刀站在门口,杀气腾腾。

老硬币啊,杀了个回马枪,杀得措手不及啊!

赵西凤赫然看到江羡骑在自己女儿身上,两人的姿势很暧昧。

“江!羡!”

一字一句。

江羡懵逼了。

司司懵逼了。

“师伯母你听我解释,这里面有误会。”

“误会个屁!我砍死你!”

举起柴刀冲了过来。

“我去——”

江羡哪里敢在童司司身上逗留,跳下床要逃。

门口被堵住了,只有破窗而逃。

“妈,你误会了,妈……”

“你滚开,我待会再修理你。”

童司司拦赵西凤。

江羡心一横,推开窗想也不想就跳下去。

“江羡那边不能跳!完了……”

江羡跳出去那一瞬间赫然发现这二楼咋那么高,下面竟然是陡峭的斜坡,这怕是要从半山上摔死。

重力加速度的坠落,眼看着就要撞到一个大石头。

江羡突然想到一个人,大喊一声:

“李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