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他不会真的要当尹志平吧?(求收藏求月票)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337字
  • 2021-07-27 12:53:58

“赵西凤一直认为我对她女儿图摸不轨,这要是被她发现我在她女儿床上,怕是要砍死我!”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

“妈,坐。”

童司司拉开梳妆台下的凳子让赵西凤坐下,她在床边坐下。

床很软很香,吊带蕾丝睡衣的司司身材很诱人,这些江羡目前没空去欣赏,他只是一点点的蠕动身子到最里面,还好床有帘帐掩着,母女二人才没发现床上还有个男人。

房间只有一道门和一扇窗。

窗在床角那头,但这张床是被帘帐笼罩的,如果要从窗逃走必须掀开帘帐,这无疑是直接暴露身份。

走门?更不现实。

目前只有一个办法——等赵西凤走后,我再掀起被子盖住童司司的头逃走,实在不行就打晕她再破窗而出。

江羡在童司司心目中是正直光辉的正人君子形象。

所以不能让她看到。

这不是社死的问题,而是下流痞子的问题。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罪名,江羡不背。

打晕!必须打晕。

……

童司司双手捧着碗露出幸福的笑意:“妈你熬的姜汤好好喝。”

“就普通的姜汤能有多好喝。”

“妈给司司熬的,司司就觉得好喝。”

“呵、”赵西凤没好气的看了童司司一眼,“尽会说好听的,赶紧喝完。”

“嗯。”

“司司,妈不奢望你做个有大多作为的女人,但必须是个三观正、私生活不乱的女人,嫁人了是个能相夫教子的好妻子好母亲。”

“嗯,司司知道,妈你放心,司司不会和江羡乱来的。”

江羡:???

赵西凤:“……我的意思是女孩子选男朋友要眼睛擦亮,别轻易被男孩子给骗了,要不然什么都给了对方,到头来一拍两散,吃亏的还不是女孩子。”

“嗯,司司绝不会轻易给江羡,不不不,不是江羡,是男孩子,呼——”

喘了一口气,觉得脸好烫。

江羡:???

请别那我作为比喻行吗?

小明不好吗?

……

司司低着头略显羞涩。

赵西凤也是从少女变成少妇的,女孩子心思她岂能不明白?

口口声声说自己和江羡没关系,一看她这表情岂止是喜欢,分明叫做爱啊!

赵西凤对江羡其实没什么特别的成见,反而觉得他长得高大帅气,而且吹拉弹唱样样精通。

非要说缺点的话,那就是影后遇见和首富江山的儿子,一看就是个油嘴滑舌的花花公子。

她怕江羡油嘴滑舌骗童司司这傻丫头。

不过,赵西凤明白女孩子这点事儿拦不住的,你越拦她越爱得轰轰烈烈。

别问为什么,问就是赵西凤年轻的时候跟着童铂庸私奔到帝都。

当时童铂庸扬言:“就算饿了、当乞丐、卖血、也能养活赵西凤!”

住了半年地下室,童铂庸就带着身怀六甲的赵西凤灰溜溜的回来了。

现在想想,只是抿而一笑。

“司司你这么大的人也要面子,我就不多说什么,你自己看着办,我只有一个要求——你这颗守宫砂给我留好了!我会检查的,要是你和江羡玩过火把守宫砂给玩没了,呵——”

一道寒光袭来,吓得童司司放下碗发誓赌咒绝不婚前性行为。

江羡已经躺平。

双手枕着脑袋。

又拿我比喻?

罢了……谁叫我是尹志平呢。

不过,真要是和童司司发展成了情侣,

婚前君子之交?

莫名的就有点失望勒。

赵西凤太狠。

……

两母女继续聊着女人之间的话题,江羡听得犯困,心说赵西凤废话真多,赶紧走吧你,要不然我真睡着了。

过了片刻。

童司司伸了个懒腰:“妈,我困了。”

听得这话,熬到头了。

江羡准备等童司司送走赵西凤,然后就逃。

不过,

赵西凤咋个还不起身走啊?

赵西凤脸上堆满的慈母般的笑容,“妈还不困,你先睡吧,妈看着你睡。”

江羡差点气死。

赵西凤你弄啥呢,这个时候搞什么母爱泛滥?

这下要是被赵西凤逮个正着,轻则叫家长来赔礼道歉领人走,这种可能性极低,江山绝不会来领人,脸都丢死了,领个锤子人,就送给你们童家了。

最大的可能性是报警。

非法闯入、猥亵未遂、性侵未遂等等恐怖的词汇出现在江羡脑海中。

这怕是跳进黄河都洗不干净了吧。

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

“妈,我都这么大了,那还用得着你看着我睡,我又不是小孩子。”

江羡默默的给童司司点赞。

“长大了又怎么了?还不是我生下来的,在我眼里你不管长多大都是个孩子,快躺下。”

江羡气的牙痒痒,赵西凤你是铁了心要搞死我吗?

童司司妥协了:“好吧,妈你帮我把灯关了,晃眼睛睡不着。”

“好的。”

赵西凤转身去门口关灯。

江羡必须要出击了。

童司司正欲掀开帘子,突然一只大手从帘帐里面伸出来抓住她的手腕。

司司正要尖叫,身子就被那股力量拉到床上,只留下一只拖鞋在地上。

赵西凤关掉灯,只有一盏床头灯亮着。

转过身时,看到床边无人,只有一只拖鞋。

“你这孩子一点收拾都没有。”

然后另一只拖鞋就被扔了出来。

赵西凤笑骂一句,珊珊走去。

……

床上。

江羡骑在童司司身上,一手制服她,一手捂住她的嘴巴,透过帘帐望着走来的赵西凤。

江羡哪有心情看这些,命都要没了。

“嘘!司司是我。”

童司司惊恐的眼睛看着江羡。

难以置信自己床上藏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还是江羡。

他怎么会在自己床上,他要干嘛?

我的天呐。

他不会真的要当尹志平吧?

脑子里一片空白。

确定是江羡,司司松了一口气。

“唔唔唔……”

被捂住的嘴巴支支吾吾的。

“你别出卖我,我就放了你!”

“嗯嗯嗯。”

江羡将信将疑的松开手。

目前这样只能相信童司司了。

重获自由的童司司将他从身上推开,翻身就要骑上去揍他。

江羡一把握住童司司的手,把她拉下来,如此这样童司司柔软的身子就趴在江羡身上。

童司司一手捂住睡衣领口,奶凶奶凶的质问:“你在我床上想对我干嘛?”

“误会啊,嘘!待会再给你解释,你妈来了!只要你别出卖我,回江宁这学期的咖啡我包了,求你了姑奶奶。”

“不行,还有伙食。”

“行行行,伙食也包了。”

“还有……”

“你妈来了。”

“司司……”赵西凤伸手撩帘帐。

江羡撩起被子缩了进去,抱住童司司柔软的娇躯。

很香,不愧是基因认定了童司司。

赵西凤在床边坐下。

被子里。

江羡用手在童司司柔软的小腹上写着一个字:求。

童司司觉得他这样写好痒,于是伸手进被窝打了一下他的手,然后按住他的手。

如此江羡就老实了,抱着童司司的娇躯一动不动。

……

借着床头灯,赵西凤看到睡在床上只露出头的司司脸上红扑扑的。

“司司你脸怎么突然那么红,是哪里不舒服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