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我就不信还有一波社死等着我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470字
  • 2021-07-26 08:02:20

还是那条河、那条船、那个船夫、那湿身的男女坐在船头。

用了好久好久的时间才消化掉刚才认亲现场。

“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你竟然是遇见的儿子,遇见竟然是我师叔?而你就是我的师弟,呵呵呵……”

童司司觉得很有趣的笑了笑,转过身正面看着江羡,“那你现在叫我一声师姐。”

“不叫。”

“师弟叫一声嘛。”

“不叫。”

孤帆摇曳继续向前。

……

晚上的蚊虫挺多,江羡打死了好几只,低头看到童司司手腕上有被蚊虫叮咬的小红点,“你被咬了。”

“什么?”

“那。”江羡指了指她手腕上的小红点。

童司司的脸一下子红了。

“咋啦?”

“没什么。”

“没什么你脸红什么?我带了驱蚊药,你把手伸出来我给你擦点药,过一会红点就没了。”

“我……你讨厌。”

羞红的脸骂了一声,然后侧过身背对着江羡,抱着双膝。

“???”

这一下就把江羡整懵了。

江羡身上去拉她过来,童司司扭动肩膀不理。

“喂,童司司你搞什么玩意儿,我不就给你涂点药,你至于这样吗?行,我不碰你,你自己涂。”

“我……”

童司司咬着唇顿了顿,然后转过来瞪着江羡,撩起衣袖亮出手腕,“你自己看。”

江羡低头凑近瞅了瞅,“不像是蚊子咬的。”又用手扣了扣,“嗐,是个胎记啊,抱歉抱歉。”

童司司:……

江羡:“怎么了?”

“唉!”童司司无语的叹息一声解释:“江羡,我这不是胎记,是我奶奶小时候给我点的守宫砂。”

“守宫砂是啥玩意儿?能擦掉吗?”

江羡一时间反应过来。

“不是,你怎么就想着擦掉啊?这……守宫砂是……哎呀,你不知道就算了。”

啪!

江羡一拍大腿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你这不就是小龙女手腕上的那个守宫砂吗?”

“……你能不能别给我提小龙女手腕上的守宫砂,我瘆得慌。”

“嗤!哈哈哈……你怕啥,大不了我当尹志平,哈哈哈……”

“江羡你…啊……”童司司气得抓狂。

毕竟是个女孩子,面对男孩子这样的调侃,自然是又羞又恼。

江羡很好奇守宫砂这种遗失的传统手艺。

我江羡身为传承人,有必要好好研究研究童司司的守宫砂。

“江羡我觉得我们这样聊天很累,要不我坐在船上,你在下面游泳,我们那样聊天。”

“OK!”

本来童司司就一句玩笑话,不曾想江羡直接跳入河中,泛起浪花。

然后……

没冒起来。

“江羡你够了,别玩了,赶紧起来。”

“我数三声,你赶紧起来。”

“江羡,江羡,江羡。”

童司司慌了,正要跳下去。

“喂——”

却是身后远处的岸边站着湿漉漉的江羡在招了招手,转身就走。

“江羡你回来!我有话给你说。”

“累了,明天说。”

一人站着船头望着那到身影,低声道:“想对你说我喜欢你七年了……”

……

江羡走了?

不可能,这是假象,今晚还要夜探镜湖。

男子汉大丈夫说今晚就今晚。

管他是不是童司司住的镜湖,只要我悄悄地不动声色,准没事。

江羡从未如此丢脸过,往好处想全当做是练脸皮厚吧。

“一个被社死的人脸皮已经不重要了,我今晚偏偏就要去夜探镜湖,我就不信还能有一波社死?”

“淦!”

……

滴滴滴!

有了前车之鉴,这次买的是防水手机,要不然又报废。

遇见打电话来了,江羡知道要挨骂了。

“喂,妈。”

“滚!回!家!”

三字诀。

杀气重。

不用想了,一定是被赵西凤逼着喊了姐姐。

“妈你真的冲动了,就不应该和赵西凤赌,唉——”

“你还有脸提?老娘我可是遇见,遇见从来都是赢家,从未输过任何人!今天因为你,我输给了赵西凤,我人生最可耻的一笔!少废话,赶紧回来让我打打你消消气。”

遇见的确是人生赢家,做任何事都从未输过。

江羡有时候觉得自己真比不上遇见,或许这就是每个人的命不同,有的人一出生,胜利天使就站在他那边,有的人一出生以为胜利天使也站着他这边,但是仔细看那都是假象。

江羡就是这样,以前有钱的时候以为自己是人生赢家,现在没钱了才认清自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一个普普通通不认命的人。

所以,江羡现在只想成为人生赢家。

抬头望向山上那道冲天的传承光柱。

今晚必须拿下!

“妈,我现在有点事,别等我。”

“不行,我今晚死等你!”

“……唉,对不起我把你给坑了。”

“你不是坑我,你是把我往死里坑啊。气死我了。”

“消消气,我有点事忙完就回来,拜拜。”

挂断电话。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

童家。

童司司规规矩矩的站在童季礼、童铂庸、赵西凤三人面前。

赵西凤:“厉害啊,会走水路啦,妈真是小瞧你了,你外面埋的两坛酒是不是打算给遇见喝。”

童司司:“怎么可能,妈你想多了。”

“啪!”赵西凤一拍桌子,童司司瑟瑟发抖,“女孩子家家的知不知道礼义廉耻,还自己埋女儿红当嫁妆,你说你埋就埋吧,偏偏你给遇见埋!遇见那女人能教出好儿子?你看看江羡那小色鬼,罢了,多余的话我也就不说了,总之打消你的念头吧,你和江羡不可能,我不同意,你爷爷也不会同意。对吧,爹?”

童季礼:“呃……对,对。”

赵西凤又问童铂庸:“你觉得呢?”

童铂庸:“呃……对,对。”

“不是,铂庸,爹,这可是你们当初说的啊,现在语气咋就不硬了啊?”

童铂庸:“问你呢爸,你咋就不硬了?”

童季礼不硬了,听了童司司把她和江羡认识到今天的事说了一遍,只能用缘分天注定来形容。

“一切随缘吧,唉——”

童季礼起身离开。

不知道他此时心里是何感想。

终究是觉得再一次输给了遇恒之吧……

赵西凤:“说!你和江羡有没有发生关系?”

“没有没有,我和他清清白白的。”

“那你把衣袖挽起来给我看看。”

赵西凤握紧了擀面杖,随时准备一棍子闷死。

童司司撩起袖子亮出守宫砂。

赵西凤伸出大拇指搓了搓,确定是守宫砂,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你们发展到什么阶段了,有没有接吻?”

“没有没有,我们什么都没做过。”

“真的?”

“千真万确。”

“那江羡是不是有问题。咳咳……我的意思是你这么一个大美女在他面前,他什么都没做过,我不相信。”

“我们没交往,今晚真的是他找我帮忙,我哪里知道他认识你们啊。我发誓我童司司就算是饿死、从山上跳下去摔死,也绝不会背着家人做偷偷摸摸有损女子名节的事。”

“行吧,你说你和他清清白白的,我姑且信你最后一次!若是被我发现你和他有什么,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汪汪汪——”屋外前院传来恶霸的叫声。

“我去看看是不是有贼进来了。”

童铂庸起身,赵西凤叫住他:“那条死狗能看得住贼吗?一定是抓到老鼠了。”

“有道理,是我高看恶霸了。司司你妈也是为你着想,你回去睡吧。”

“爸妈,晚安。”

童司司离开去往镜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