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你童师公家酿酒的(求收藏 求打赏)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716字
  • 2021-07-22 19:36:51

阳光照在繁花似锦的姑苏城,整座城市又开始了新一天的运作,挤公交的上班族,路边推着小推车卖早餐的商贩,街道两边刚拉开卷帘门的店铺,街上打扫卫生的清洁工……形形色色的人汇聚在姑苏城。

公交车上有的人看着窗外名叫玺园的苏州园林走出来几个西装革履的人坐进轿车远去。

轿车消失在十字路口,目光才挪回来望向远方,惊奇的发现远方满是枫叶的大山山腰上有寥寥炊烟升起。

那是一座古色古香的书院大宅,一座隐藏在繁华闹市里的世外桃源。

山风吹动枫树发出飒飒飒的响声,一些不堪摧残的枫叶缓缓飘落,落到瓦片上或者院子里,又或是石缸里。

一袭如墨长发的童司司今天穿着一件淡青色汉服,系着围裙,在后院微微弓着身子,右手拿着一把菜刀,步步紧逼前方悠哉的老母鸡。

“哥哥哥哥哥。”

“咯咯咯咯咯。”

老母鸡煽动翅膀往前逃,童司司在后面追。

“你别跑。”

“恶霸拦住它。”

“汪汪汪……”

恶霸捉鸡是一把好手,双腿一蹬,巨大的黑影罩在老母鸡上空。

“咯咯咯咯……”

老母鸡惨叫几声,已经被恶霸死死的按在地上。

“恶霸你真厉害!”

童司司跑过去熟练的抓起老母鸡去那边杀鸡,用一个小盆子加点盐水接鸡血。

她虽然在父辈衣食无忧的环境里长大,受到良好的文化熏陶,却又不像那些有钱的女孩子娇作圣母,两手不沾阳春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花瓶。

赵西凤严厉管教下,童司司洗衣做饭样样精通,杀鸡杀鱼眼睛都不眨一下,最终养成了现在这样上得厅堂下的厨房,写得了诗弹得来琴……这种男人梦想中的完美老婆类型。

而且前凸后翘的屁股又圆,很会生孩子,还不愁孩子他爸没奶喝。

院门被推开了,是童季礼一大早出去回来了。

“爷爷。”

“嗯。”童季礼点点头,径直走进书房。

童司司望向身边剁鱼的赵西凤。

“妈,爷爷一早上去哪儿了?”

“今天是他师妹钟子佩的生辰,应该是去祭拜她了吧。”

“对哦,爷爷的师妹和妈一天生日。钟子佩漂亮吗?”

“我又没见过钟子佩,漂不漂亮你问你爹。”

两母女望向厨房里凉拌菜的童铂庸。

童铂庸停下动作,“没你奶奶漂亮。”

童司司是知道童季礼一些陈年往事的,尤其是抢走了童季礼青梅竹马的小师妹的那位遇恒之,以前私下去过钟家班的戏院听过一两次曲儿,不过也只是当做观众身份去的,并没有搞什么认亲戏码,要不然被童季礼知道了,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你爷爷说他吃过最大的亏就是遇恒之的亏,所以决不允许再重蹈覆辙。昨晚吃饭的时候你爷爷不是说过吗,遇恒之还想让他外孙认识你,想撮合你和他外孙,遇恒之的确有点过分。”

听到童铂庸说这话,童司司也觉得遇恒之有点过分,几十年前也就罢了,现在还想让他外孙打我的主意,“谁稀罕他外孙,就算我童司司饿死、从山上跳下去摔死,孤独终老,也绝不会嫁给遇恒之的外孙!”

……

“花应该是童师兄来过。”

“唉,每次都一个人提前来,真不把当我们大家是同门了。”

“他这人就这样鬼迷日眼的。”

祭拜完钟子佩下山的途中,钟家班的人低声议论。

江羡打了个喷嚏,拍着身边名叫刘长卿的中年人肩膀,调侃道:“刘师伯你是不是在骂我这么久没来看你?”

刘长卿是钟家班遇恒之三师兄刘贺的独子,此人在昆曲的造诣也不错。

刘长卿笑道:“我哪儿敢骂你啊,你以后继承了钟家班班主之职,那我岂不是要穿小鞋。”

“害!你说笑了,我何德何能。”

江山烟瘾犯了,递上烟给诸位师兄师伯,最后递给江羡。

“江总我不抽烟。”

“不抽烟好。”江山点燃烟开始讲他的道理,“阿羡我给你说,这男人,抽烟喝酒打牌,你得必须占一样。”

“嘁,歪理。”遇见白了一眼。

江羡:“我喜欢喝酒,偶尔打打牌。”

江山点点头:“记住仅此而已,嫖就算了,那个东西碰不得。”

江羡:……

遇见狠狠地瞪了江山一眼:“江山你胡说什么啊,哪有你这样教儿子的。”

江山深吸一口气,说实话江山叼着烟的样子真帅,“你懂什么,我对阿羡说的是实话,话操理不操。”

江羡:“爸,我都20多岁了,我有分寸,不用再把我当小孩子教。对了你们知道苏州哪有好酒?”

江羡铁了心要把李白引出来。

前边的遇恒之说:“你童师公家酿酒的,昨儿的桂花酿就是他拿来的。”

“噢!他家还酿酒?”

“他说是他孙女酿的,你童师公这人虽然小心眼、爱记仇、人品不咋地、一堆臭毛病,但是家风不错。你要好酒的话去找他拿,他应该不会不给这个面子。”

江羡听出来了其实是遇恒之昨儿喝了桂花酿爱不释手,现在怂恿江羡去找童季礼要酒。

“好的,他家住哪儿,下午我去搞点。”

“你到了枫桥古城,往那山上一看半山腰上有栋书院,那就是你童师公的家。这死老头去搞什么书画,呵、有模有样的学古代世外高人住山上,假的很。什么是世外高手?就是你起床上班,人家还在睡觉,你吃午饭人家才起来洗脸,就是要造成和世人不一样的假象。”

所有人:……

遇恒之又想到什么,说:“哦对了,你下午去取酒的时候给他说一声,明晚戏园有演出,他爱来不来。”

“好的。”

遇见:“阿羡,明晚我也要表演噢,为你外公祝寿。”

江羡:“哦。”

遇见:“什么表情,你应该做出很激动的样子,说妈你好腻害,我好期待。”

江羡:“哦。”

……

玺园。

钟家班的弟子能来的都来齐了,聚在一起吃饭,所有人情绪都很高涨。

一边聊天一边喝酒,一直到午后三点钟才结束。

拿起新买的手机一看有5个童司司的未接电话,这才想起昨晚和童司司约定送琴的事。

人家童司司说过女孩子送琴要格外重视。

此时的童司司早就在枫桥桥头抱着琴坐了2个小时了,终于回电话了。

“抱歉,才看到你打的电话才想起你要送我琴,你在枫桥吗,我现在就过来。”

忘了?

如此重要的事情他竟然忘了?

果然是不够重要。

“哦,我也忘了,现在在家,下次有机会再给你。”女孩子的小脾气上来了,就很简单的需要你哄一下下而已,这事就过了。

“就今天吧,我待会有事要来枫桥古镇,顺便来拿琴。”

“呵、顺便?”

我的情那么廉价吗?需要他顺便来取?

“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不想给你了,拜拜,哦对了提醒你一句,我搬家了不住那条巷子了,就这样。”

童司司提醒一句,免得江羡万一跑去义庄找我,那还不得被吓死。

挂断电话,气冲冲的抱起心爱的古琴往上山走。

江羡:???

……

“司司回来啦。”院子里给恶霸洗澡的赵西凤看着童司司气鼓鼓的抱着琴也不搭理大家,径直回到那边阁楼,随即“砰”的一声关门声。

赵西凤质问童铂庸:“我说这两天我们家这对爷孙俩都咋回事,一个个兴高采烈的出门,回来都苦着脸。爹和他小师弟闹矛盾我也就认了,谁又惹了你女儿?”

童铂庸:“不知道。”

赵西凤:“这你不知道,那你也不知道,你怎么当爹的?”

童铂庸:“那你当妈的你知道,你解释给我听听?”

赵西凤:“你吼我?你竟然吼我?”

童铂庸:“……”

……

不一会儿,院门口敲门声传来。

“来啦来啦。”

赵西凤匆匆上去打开院门,是一个帅气的年轻人站在门口。

“请问是童师公的家吗?”

赵西凤打量他,“你是……”

“我叫江羡,是遇恒之的外孙,特意来拜见童师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