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惊鸿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506字
  • 2021-07-26 08:46:40

钟子佩死后,遇恒之扛起了钟家班大旗,到得如今遇恒之也从未将钟家班改为遇家班,他说昆曲是子佩的事业啊,我只是帮她经营的。

如今国风没落,昆曲更是无人问津,遇恒之心中有愧对亡妻。

江羡靠着门上望着夜空。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外公是真爱外婆,妈你想她吗?”

“谁不想有妈啊。”

遇见轻叹。

“如果做梦能梦到她,我想告诉她女儿我现在过得很幸福,有疼我的老公江山,有帅气的儿子江羡,还有痴情的父亲……”

江羡其实也想做点什么,比如让国风系统圆遇恒之与钟子佩一场没来的及的《游园惊梦》。

遇见苦笑一下就不去想这些伤感的事了,很严肃的看着江羡,警告他,“所以你要对老娘我好一点,要不然没妈了,你回到家喊妈,没人答应你,那时候你就知道有多崩溃。”

她在警告江羡,其实只言片语中无不透露她以前小时候回到家叫妈,却无子佩应答的无尽悔恨。

“早点睡,拜拜。”

遇见叮嘱一声,走下台阶往西院那边走去。

江羡目送遇见的身影消失在长廊转角处才关上院门。

沿着鹅卵石铺成的路径往屋走。

走了几步骤然停下。

‘叮!有名师出现。’

这?

还能自己出现?

江羡环视左右空空如也,不过有水滴在脸上,伸手摸了摸脸上的水滴,不是雨水是酒。

猛然抬起头望向百花楼。

一轮满月照在百花楼,百花楼顶部青砖翘角屋檐上躺着一个男人。

那人沐浴这月光。

白衣黑发,衣和发都飘飘逸逸,不扎不束,微风飘拂,他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眼睛里闪动着一千种琉璃的光芒,他只是随便穿件白色的袍子,整体看起来放荡不羁。

左手举着一坛酒在畅饮,右手握着一把长剑。

他是剑客?

他举着酒坛放肆的朝嘴里倒了一口酒,很是痛快!

“喂!下来一起喝。”

江羡朝那位神秘的名师喊了一声。

那人斜眼朝百花楼下瞄了一眼,“想喝酒?”

“嗯。”江羡点点头,一直望着楼顶。

“那你接好了。”

说完,那人将酒坛让下一扔,江羡冒着被砸的危险冲上去兜着衣服接住,酒还是撒了一些出来,不过不要紧。

江羡也很豪放不羁的举起酒坛往嘴里倒。

“痛快!”

江羡擦擦嘴巴,“这是什么酒?”

“天子笑。”

那人说完,起身伸了个懒腰,“喝得差不多了,有缘再见。”

手中的剑一挥,那抹飘逸的身影遁入夜空,十分飘逸。

“喂,你谁啊?喂,别走啊!喂!”

江羡朝夜空中那人喊道。

那人回头,眼神犀利带着桀骜不驯。

随即又把剑一挥。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吟诵完这句诗,那剑客放声大笑,彻底消失在夜空。

惊鸿一现!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嘶!”江羡倒吸一口凉气,望向空空如也的夜空,激动的指着早已人去楼空的屋顶,“他他他他……李白?”

“李白,我爱你!”

江羡大胆的向偶像表白。

“偶像你是不是真的调戏过杨贵妃?”

仍旧无人应答。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简直酷得要死。

那个男人终于出现了。

如果说对于伯牙,江羡充满着尊敬。

那么这位李白,那真是江羡从小到大心目中的偶像。

如果能重来,我要当李白。

李白的诗谁人不知?

李白的风流韵事谁人不晓?

他!李白!是一位正真的偶像派名师。

江羡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冷静过后,问题来了——李白怎么就出来了呢?

难道牛逼的大佬出场方式都是如此不按常理吗?

国风系统并未给出反馈为何李白会突然出场,不过系统提示了一句:该名师过于放荡不羁,典故里的国风也无法约束他,更别提成为你的老师,能不能成为他唯一的弟子,一切随缘。

“牛批!”

“我江羡就喜欢李白这种放荡不羁的性格。”

“李白就是李白。”

……

回屋一直到洗漱完躺在床上,江羡翻来覆去都没入睡,想着怎么让李白再出现。

刚才李白出现应该是我吟诵的那首诗是他写的,所以把他引出来了。

但是现在躺在床上反复背了十多首李白的名诗,一点反应都没有。

奇了怪了。

“酒?”

江羡从床上弹起来,一拍大腿,“对啊,李白喜欢喝酒,说不定闻到酒香他一定会出现。”

于是江羡半夜三更又开始折腾,去遇恒之的酒柜拿了一些酒出来,这些酒都是名酒、五粮液、茅台、水井坊、以及一些土酒,等了很久还是没李白现身。

“酒的问题?”

江羡尝了尝剩余的太子笑,又挨个尝了尝这些名酒,什么酱香型、浓香型的乱七八糟的分类,最终得出一个结果……除了价格贵之外真比不上天子笑。

也不知道李白是从哪儿弄来的。

或许是从杨贵妃哪儿搞来的吧。

“嗯,对!”

江羡点点头,“方向是对的,酒一定能让他再次献身,那必须是能和天子笑媲美的好酒才行。”

“哪儿去找好酒呢?”

……

已经是凌晨2点了,江羡伸了个懒腰,一时半会反正也不急,明天还要去祭拜外婆,于是疲倦的回到屋里倒头就睡。

清晨的阳光普照在姑苏城,先从玺园这边慢慢的推移,一点点的往枫桥古镇而去最后照在枫桥古城半山腰上的人家。

大清早的又传来赵西凤训狗的骂声。

“你这死狗养你有什么用,你主人作死去义庄胡闹被吓晕了还说得过去,你这死狗也吓晕了,你当什么狗啊,干脆去抓老鼠的得。”

“汪汪汪……”

“嘿!你还顶嘴,我打死你。”

恶霸见要挨打了,飞快的逃走。

“真不知道当初捡你回来干嘛!”

赵西凤骂了几声,然后愤然的朝阁楼走去,上楼拉开木质推拉门,里面是古色古香的女子闺房,司司躺在床上抱着大熊抱枕在睡觉。

赵西凤走过去就在她屁股上打了几下,疼得童司司一下子惊醒,见是赵西凤,又抓狂无比,“妈,你干嘛啊!”

“童司司你想气死我啊?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无法无天了,昨晚还跑到义庄去玩,你找死啊?”

“呀!”一听这话,童司司脸色大变,“我以为是做梦,我真的去了啊?那我怎么回来的?”

赵西凤戳了戳童司司的额头:“真是被你给气死了,义庄的七婆见你是活人,然后发现恶霸脖子上挂的牌子,才联系到我们去接你。”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恶霸有点路痴,它除了是只狗之外,不具备狗的任何特征,可以说它更像一只猫科动物。

所以童司司制作了一个小吊牌挂在恶霸的脖子上,万一恶霸迷路了,好心人可以联系。

“你为什么去义庄?”

“我……鬼打墙!”

“鬼打墙?”

“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去了义庄。”

“给,这个戴在身上免得染上不干净的东西。”赵西凤递给司司一个小荷包,“这里面是我一早去南山寺找方丈求得辟邪符,你千万别取下来。”

“嗯,妈你太好了,mua……”

童司司抱着赵西凤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又想起什么,甜甜的说:“妈,生日快乐。”

“哎呀,亲什么亲,赶紧起来去帮忙洗菜做饭。”

“嗯嗯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