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谈恋爱差点被超度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1947字
  • 2021-08-16 20:40:36

“江羡…你那么喜欢古琴,我送你一把古琴吧。”

“你送我?”

“嗯,我把我的情送给你,你不要吗?”

童司司玩谐音梗是一把好手,溜得起飞。

“不想要就算了,我还稀罕给你呢,哼。”

见江羡无动于衷,童司司略微有点小生气,转身就继续朝前面走。

江羡快步跟上并排走着,童司司加快步伐,江羡保持和她一样的速度,“我又没说不要,你给我就要。”

童司司止步,“我给你就要?”

“但是太贵重,我可不敢要。”

“女孩子送的东西能不贵重吗?你明天电话联系,记住哦本姑娘送给你的情,你要当女朋友一样好好珍惜,要不然它会长腿跑的。”

“呵、你的琴怕是成精了吧。”

“不是成精,而是本姑娘亲自做的古琴不送他人,送你便是你的福气,总之你好好爱她就行了。”

说完回过头望向一边,江羡这个角度看过去看不到她此时的表情,不过应该是在偷乐。

继续走了一段距离后,童司司停下来,指了指身后的小巷子,“我就住这附近,呃…我妈很古板所以就不用送进去了。”

江羡朝巷子瞄了几眼,“那你回去吧,我看着你回家。”

“不用,你走吧,我自己……”说道这里见江羡那副固执的表情,今日不安安全全的看着你回到家,他是不走的,“好吧,拜拜。”

童司司转身看着巷子里,巷子不深只有两户人家,童司司叹了一口气,我在干嘛啊,这是要硬着头皮去敲别人家的房门吗?

唉!做人真不能撒谎,我彻底完了,现在是用一个谎言去掩盖另一个谎言,心累。

“不走?”

“马上马上,拜拜。”

回头露出一抹甜甜的微笑,挥了挥手,然后回过头表情一垮,“死就死吧。”硬着头皮往巷子里走。

虽然没有回头,但是能感觉到江羡一直在巷子口看着她回家。

终于走到两家房门口,左边还是右边?

“点兵点将,点到哪个就是哪个……右边。”

走上台阶,望向巷子口,“江羡你回去吧,我到家了。”

“没事,我看着你进去才走。”

“哦。”

童司司生无可恋的回过头,鼓起勇气“咚咚咚——”敲响房门。

有意思的是房门时贴的门神不是秦叔宝,而是钟馗。

司司没在意,继续敲了两下,里面传来声音,“谁啊?”是个苍老的老太婆的声音,随即佝偻着身子打开门,老太婆看着门口湿身的汉服女子,倒吸一口凉气,“你……”

童司司甜甜地说:“奶奶我回来了。”

“啊?”老太婆匆匆退了两步,童司司朝巷子口的江羡挥了挥手,“你早点回家,我到家了,拜拜。”

“好的。”

江羡应了一声,这才放心的离开。

童司司总算是逃过一劫的叹了一口气。

咯吱声,老太婆关上了房门。

“姑娘今天你回魂吗?”

“什么回魂?”

“你……”老太婆指了指周围。

童司司环视一圈。

昏暗的白炽灯亮着,正前方墙壁上是天师钟馗的画像,周围是一副副漆黑的棺材,每副棺材前都插着香火。

这里是古镇上从清朝留下来的义庄。

小时候童司司就听说过这里,那些客死异乡的人就会被寄放在这。

童司司从来没来过,也不敢来。

今天竟然……

“这是义庄?”

“嗯,姑娘你是不是有什么心愿未了?”

老太婆以为这湿了身的汉服女子是灵魂所以才开门。

“嘶——”

谈个恋爱谈到义庄来了。

童司司睁大眼睛看着一副副棺材。

“婆婆我不是鬼。”

“瞧你说的,那个回来的鬼都说自己不是鬼,你怨念太深,来来来老太婆给你施法送你投胎。”

“我……”

童司司吓得眼前一黑倒地晕了过去。

……

江羡打车回到家,要下车的时候才想起一件事情。

“坏了!我把手机丢了,哪儿来的钱?”

丢人。

出租车在玺园门口停了几分钟。

“帅哥你家人还没出来?”

“快了快了,不好意思哈,那个院子太大,从卧室到前院要几分钟的时间,你稍等一下。”

“……”

司机自闭。

我家从卧室到大门只需要5秒钟,他家已经5分钟了还没走出来,这座园林到底有多大啊?

又过了两分钟,整整用时7分钟大门才打开,遇见披着外套走了下来,支付车费,“不好意思哈师傅,我跑得慢,让你久等了。”

“……”

师傅懵了。

这还是跑的?

师傅难以想象这些住苏州园林的有钱人家是有多大啊。

“你是?遇见?”

“你认错人了,拜拜。”

遇见笑了笑,拉着江羡进入院子,关门。

眉头一皱,“干嘛去了一身还打湿了?”凑近闻了闻,“还有香水味,阿羡你该不该出去找什么不三不四的女孩子玩乱七八糟的游戏吧?”

“胡说什么呢,我是正经人,哈嘁!”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有点着凉了,你先回屋洗澡,拜拜。”

大步朝东院走,边走边把湿衣服脱下来,扔给遇见。

“这么大人了自己洗衣服。男孩子要勤快一点,你这样什么家务活都不做,以后谁嫁给你。”

“想嫁给我江羡的女人多了去了,不信你去江宁问问。”

“嚯!我警告你江羡,你找女朋友少给我找那不三不四的,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瞧你说的,我江羡在你眼里就那么庸俗?”

“反正你眼光不咋地。”

“……是,我眼光哪有江总眼光好,人家江总眼光好。”

“呵,难道你爸的眼光不好吗?本影后差了吗?”

“你当然不差,挺完美,我爸有福气。”

母子俩一边聊着一边走到了东院,“去睡吧,明天早点起来,去给你外婆扫墓。”

“钟家班的弟子也去吗?”

“去,当然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