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国风竟然可以那么美(求推荐求收藏)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252字
  • 2022-02-07 21:57:03

江羡现在的古乐器精通处于初级水平,但不妨碍他进入【典故里的国风】寻得一位名师辅导他抚琴。

【弹琴在古代是一件雅事,是一件有点稀罕的事,古人对会弹琴的人是相当敬重的,传承人也更应该注重抚琴习惯】

江羡轻抚琴身,走到前方坐了下来,摆正古琴,瞄了一眼旁边并未有香炉,只有一盘无烟盘香,条件就这样,罢了。

“既然是初级,那就先来一首简单点的试一试。”

江羡并不是第一次触碰古琴,小时候他妈抱着他弹过一次,现在大致还记得谱子。

扭了扭脖子,活动手指,长出一口气“呼——”,抬起双手放在琴弦上。

食指一波,“铮——”悠荡远古的琴音回荡在空旷的琴房。

走廊上有两个女同学听到琴房传出的琴声,曲子很熟悉朗朗上口的跟着哼了起来。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

“这个点谁在弹琴?”

“走去看看。”

推开琴房大门就看到一个帅气的小哥哥坐古琴旁拨动着琴弦。

夕阳橘红色的光芒透过窗户洒在他的身上,增添了几分文人骚客的气质。

“两只老虎虽然滑稽,但人长得还挺帅。”

“听什么歌,看人就行了呗。”

声望值+2

此时的江羡依旧全神贯注的弹琴。

江羡感觉到周遭万物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渐入佳境越弹越顺手,越弹越快。

斗转星移,瞬息万年。

直到某一刻,指尖一挥拨动七弦发出一声空灵的“铮——”

【典故里的国风已生成】

“呼——”

江羡喘了一口粗气,还未睁开眼就听到近处潺潺溪水、飒飒草木、远处瀑布飞流直下的声音,头顶白鹭振翅的声音。

一点点的睁开眼看清周围。

坐于溪边的石台之上,头顶一行白鹭、身后的竹林,身前的泛舟,远处的瀑布,自己穿着古风装扮在抚琴。

水墨山水意境令人陶醉。

“好逼真。”

江羡注意到右边石台上还有一位仙道瘦骨白发苍苍的老者,老者身前也有一把古琴,但却未抚琴,而是抚须点头的欣赏江羡的琴音。

本次典故里的国风:【高山流水遇知音】

名师:伯牙

教辅:号钟琴(四大名琴)

【获得大师的认可,并收获大师的馈赠,即可在该领域获得国师称号。】

江羡一边看着伯牙,一边弹琴。

这种跨越两千年的相遇令人窒息。

伯牙酌酒一杯,抚须饶有兴致的听着曲子,听出这位年轻人的琴音开始不稳了,他心乱了。

江羡怎么不乱,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我一新手村的菜鸟在伯牙面前抚琴卖弄。

还弹的两只老虎,该死!

伯牙放下酒杯,点了一盘檀香放进香炉,起身走来放在琴台旁边。

寥寥青烟升起飘散在空中,江羡深吸一口气,淡雅的香气钻入鼻翼,令人心旷神怡。

伯牙双手负在身后,幽幽开口道:“人如琴,琴入人,心正则琴声正,心远则琴意远。”

“嗯!老师。”江羡点点头努力让自己静下来,又深呼吸一口气,只要克服了心理障碍便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铮——”

某一刻指尖一挥再次撩动琴弦,琴声犹如涟漪冲破水墨山水画直达琴房。

……

童司司关上体操13室玻璃门,哼着歌踏着愉快的步伐,经过琴房时候看到里面围着几个人。

童司司对古琴也有涉猎,细细一听这首曲子是《两只老虎》?

古琴版两只老虎?

童司司好奇的走进去一看是江羡旁若无人的自我陶醉的在弹琴。

他还会古琴?

有意思。

此时旁边有个学古琴的男学生说:“两只老虎真的好吗?”

童司司不满回怼:“人家业余选手,能弹古琴已经不错了,你还嫌弃,也不见你弹得有多厉害。”

男学生立刻认怂:“童姐,我错了,我错了。”他是知道这位童司司是个才女。

童司司怼完那人,立刻换了一副表情欣赏弹琴的江羡。

此时古琴老师带着学生回来上课也看到这一幕,听童司司低声介绍这位是外面轩墨咖啡店的店长江羡。

老师“噢”了一声,“不错,不错,传统乐器就该多受到国人的喜欢,你们这群学生更有义务将其发扬光大。”

“是,老师。”

老师的认可,学生的赞同。

声望值+8

【叮!完成10个声望值,升级到‘古乐器精通中级’,获得一曲国风歌曲《青花瓷》】

江羡没听过这首歌,用他现在古乐器中级水平瞄了一眼曲谱,不可多得的国风佳作。

难得去管系统怎么搞来的,反正现在就是我的了。

江羡抬起头看着伯牙,“老师,重新弹一首曲子。”

伯牙抚须笑道:“可别再弹儿歌了,知道吗?”

“嗯。”

琴止、音停。

“咦?他不弹了?”

有人想要走上去,突然“铮——”的一声再次响起,声音浑厚直逼得那人退就一步。

江羡拨动琴弦,泼墨山水画卷里淡青色的烟雨天气,千里江上炊烟袅袅升起,竹林旁篱外芭蕉惹骤雨,古色古香的门环惹铜绿……画卷周遭万物随着乐曲意境而改变。

伯牙听着琴,望着工匠用毛笔在青花瓶身描绘牡丹……

青花瓷的美表现得淋漓尽致。

悠悠琴音穿透画卷,回荡在所有人耳边。

虽然只是青花瓷的曲,但这深远的意境已经让人置身于江羡的意境之中,无法自拔。

国风竟然可以这么美。

“真是越弹越好了,和刚才完全两个水准。”

“没听过这首曲子,老师你听过吗?”

“嘘!”

众人疑惑。

童司司也听没听过这首曲子,不过这首曲子她能听出既有国风古韵又有现代乐曲的韵律在里面,是一首不可多得的国风曲。

……

某一刻,琴音戛然而止。

江羡起身拱了拱手,想起还要去菜鸟驿站拿面膜。“老师我还有点事,改日我再向你请教。”

伯牙笑了笑,“随时欢迎。”说完,回到他的位置上并未抚琴,画卷则变回了高山流水。

高山流水遇知音,他在等知音,一个能让他再次弹琴的知音。

江羡现在还有待提高。

于是行了弟子之礼退出了【典故中的国风】。

抬起头朝意犹未尽的众人说道:“献丑了。”

“弹得不错。”古琴老师走过来。

“谢谢。”江羡起身递上一张咖啡店的会员卡,“凭此卡到轩墨咖啡店打8折哦,周五会员日全场半价!”

“……呃,行吧。”

这反差太大,刚才弹琴那么高雅脱俗,此时像极了来学校拉客户的产品销售。

出世、入世,拿捏得妥妥的。

童司司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

江羡倒也没注意到她来过。

“不打扰你们上课了。”和古琴老师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学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