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旺夫?旺友?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375字
  • 2021-08-02 22:41:45

江羡伸了个懒腰,双手撑在船板上,望着半山上那点灯火,“我一直很喜欢这首诗的,今晚第一次乘坐小船漫游姑苏城,却是有那种意境,呃当然…身边有你这样漂亮的江南女子作伴,感觉更棒。”

童司司白皙的双脚在柔软的水中轻轻晃荡,转牛角尖的问:“你的意思是…如果不是我,那么今晚船上就会是另外一个江南女子,就…青花瓷里面写的那个江南小镇惹了你的那个吗?”

较真,心结,失眠的由头。

本十里坡剑神不解开这个心结,睡不着觉。

眼前此人逼得本剑神在十里坡刷怪刷到满级震惊全网,谁不知道本十里坡剑神和中原恶霸是一对?

如今冒出个‘江南小镇惹了你’的姑娘,不管是真是假,只要有风声必须铲之而后快。

绝不允许本剑仙全身心打爆BOSS的时候,被那‘江南小镇惹了你’捡到装备。

心里着想,脸上却只露出一副朋友之间调侃的笑意。

江羡掏出手机“扑通”一声扔进河里。

“你……”

“进水了留着干嘛。”

“……”童司司无语,不过她是很清楚江羡是个富二代的,但是为何现在如此不得而知,但骨子里还是流淌着富二代那种坏了就扔掉,一点都不心疼的观念。

而且以前一起打游戏的时候,江羡【中原恶霸】的账号一共消费上千万,至今任是一个传说级别的玩家。

比起这些,一个手机又算的了什么?

“我的手机好像也进水了。”童司司掏出手机,水滴答滴答的滴在船板上。

两人对视傻笑。

“扔啊?”

“嗯。”

童司司握着手机力甩了出去,“扑通”一声掉进前河里,打破了镜花水月泛起了涟漪。

就觉得这样放肆的很爽。

身上的湿衣服也没去管它了,待晚风和体温将它蒸发干吧。

大不了明天喝一包999牌感冒灵。

女孩子这个年纪正是做梦的年纪,她幻想过无数次这样有一天和江羡独处的时光。

不做什么,就这样安静的坐着,就很开心。

某一刻,扭过头很认真的看着江羡。

“你还没说那个姑娘是谁呢?”

“嗐!哪有什么姑娘。”江羡站起身,小船摇晃两下,童司司昂起头看着他,痴痴地问:“真的吗?”

江羡低头看着她,“嗯,没有,别听小渔儿胡扯,这就是一句歌词而已,就跟…另一首歌词,呃……圈圈圆圆圈圈,天天年年天天……一样,呵、”

想起这首歌词,江羡就想笑。

“圈圈圆圆圈圈?天天年年天天?”

童司司疑惑的念着,“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

船靠岸,江羡跳上岸边,伸出手,童司司很自然的也伸手搭在他手上。

她的手很软,他的手很有温度。

他将她拉上岸,恶霸也跳上岸,伯牙随之跟上。

上岸后童司司甩了甩身上的水渍,一边捋湿漉漉的刘海,一边说:“你写的歌你会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江羡看着童司司搓头发的水珠滴在河里泛起大大小小的涟漪,这不就是‘圈圈圆圆圈圈’吗?

嗐!江羡瞬间顿悟。

这句歌词如果没猜错的话,就是描写江南下雨的天气,雨水滴在河里泛起的大大小小圆圈。

江羡笑了。

童司司搓着头发,好奇的问:“你笑什么啊?”

“司司同学你真是我的幸运星,每次遇到你总有收获,你很旺…”

话到此处,没说出下一个字,觉得有些不妥。

“旺什么?”童司司装出一副傻白甜表情询问,又有点逼问让他说完的意思。

江羡笑了笑,说:“旺友。”

“嘁,没劲。”

“……”

童司司顿了顿,这样是不是我太激进了,女孩子该矜持一点,然后笑了笑,“你要经常和我玩,那样你才有更多的好事发生,呃…我很旺友的,呼——”

有意无意的呼出一口气,将那个“友”字淡化了。

心里就很高兴。

女孩子的心思,江羡哪里知道,他也只是也笑了笑,“哈哈,一定一定,以后多找你玩,对了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我家……”童司司瞄了一眼前方山腰上的灯火,扭过头指着旁边小巷,“我家在这边有点远。”

童司司可不敢让江羡送自己回去,家教很严的,被赵西凤发现的话要被一顿暴揍,而且现在衣服都是湿的,很容易被误会的。

于是随便指了一处地方,就和江羡沿着小巷子继续散步。

“你又住哪儿?”

“我住古城区,拙政园附近。”

“噢,大户人家。”

“呵呵,还行吧。”

“那你来这里干嘛?”

“以前打游戏认识的一个好兄弟,记得他住附近……”

“哪里还记得他家具体地址吗?”

“忘了,只记得那个丰和蟹黄包。”

“哦……”

童司司松了一口气。

幸好那天晚上没有暴露自己的家庭地址,要不然他知道了保证露馅,我就是和你游戏结婚的好兄弟。

“其实就当个网上的好兄弟,互相保持点神秘感,挺好的。万一…人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要弄死人家咋办?”

这可不是童司司瞎说,而是江羡以前气得三番四次说要弄死骗婚的十里坡剑神。

“我以前只是气昏了头开玩笑的话而已。”

江羡笑着摇摇头。

走到小巷口江羡止步回头看着伯牙,伯牙没有跟来而是站在一个店铺前。

童司司:“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

江羡应了一句,转身走到伯牙身边,童司司也疑惑的走了回来,也望向门匾——伯牙琴行。

“这是姑苏唯一一家专门卖古琴的店铺,你想买吗?”

江羡摇摇头:“就看看。”

并未进去,就这样站在门口。

江羡瞄一眼伯牙,欣慰的脸上有那么一丝遗憾,最近这些日子伯牙传授江羡琴技的时候,也从江羡口中了解到如今天下太平,人民安居乐业,老百姓的生活也丰富多彩。

伯牙官至春秋战国时期楚国上大夫,听到江羡说的如今国泰民安,心里自然是为之高兴的。

想着如此太平盛世,古乐更是为人所传道吧?

结果却是……国风没落。

更别提抚琴了,都去西方钢琴小提琴了,这才是市场主流。

这让一生挚爱古乐的伯牙唏嘘不已。

此时,偶然看到一家古琴行,还是用自己名字命名的,伯牙心中五味杂陈。

“伯牙琴行,这算是侵犯你姓名权。”

童司司以为在跟她说话,回答道:“哪有侵犯,人家伯牙可是千古第一琴师,是多少学琴之人为之膜拜的名师,用他的名字命名琴行很好啊。”

江羡笑道:“司司同学,你这样夸伯牙,要是伯牙听到会飘的。”

“我说的是事实。”

伯牙欣慰的看了看童司司,说了一句:“阿羡,司司姑娘可不是一般的才女,她的艺术造诣不比你母亲遇见差。”

“噢,那司司和我妈,谁更胜一筹?”

“未曾见过司司和遇见斗才艺,老夫不敢武断。乏了……老夫就不打扰你们二位谈情说爱了,走了。”

转身拂袖消失在恶霸面前,吓得二哈四肢打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