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枫桥夜泊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450字
  • 2021-07-23 12:29:32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的云彩来娶我,我猜中了前头,可是我猜不着他竟然在苏州……”

“我的妈呀,我还是赶紧溜吧。”

从刚才的惊讶变为现在的惊慌。

他说他回外公家的,我说我回槽县。

我们两人神奇的在枫桥古城相遇了?

缘分?

完了。

现在他在枫桥古镇绝不是偶然,一定是趁机来找十里坡剑神。

很惊慌,童司司怕露出马脚。

本十里坡剑神辛辛苦苦布了七年的局不可以就此毁于一旦,一定要活捉中原暴徒为止!

落水之后,司司挣脱出江羡的手,双腿一蹬,双手拨开水雾,犹如美人鱼似的在水里前行。

恶霸狗刨式跟着。

从小在这儿江南水乡长大的童司司水性极好,她是打算从这里一直游到山脚下,然后跑回家倒在床上睡一觉。

五彩灯光波光粼粼的透过水面照在童司司脸上,游出去几米后又回头看后方的江羡。

江羡正在下沉。

“不会吧,他竟然不会游泳!”

童司司没多想,转身扭动身子游到江羡身边搂住他的腰,往水面游去。

突然江羡睁开了眼睛看着童司司。

“坏人!”

童司司猛然反应过来他是装的,于是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就要甩开他的手逃走。

只可惜江羡把她的手拽得死死的,童司司逃不了了。

“咕噜噜……”

童司司鼓着气的嘴巴冒出一串小气泡,他也不打算逃了。

罢了,认命了。

江羡这才松手。

童司司握着拳头打了江羡一下,以发泄他装溺水骗自己。

拳头拨开水雾轻打在江羡胸前,顺带将江羡打出去一些,童司司又伸手将他拉到身边,没好气的瞪了一下,手比划了几下,大概意思是我们先上去再说。

江羡点点头。

童司司点点头,望着波光粼粼的水面,一蹬腿,那抹粉红色的身影宛若美人鱼从清澈的水中缥缈而上。

江羡真想拍下这水中仙子的画面。

童司司回头,“咕噜噜……”水泡冒着。

江羡点头蹬腿往上游。

小船上,惹了祸的恶霸趴在船头焦急的望着水面。伯牙淡定的站着身边。

两岸边此时也有很多游客知道有两个人落水了,在焦急的看着望着水面。

“噗嗤——”

“咳咳咳——”

“呼呼呼——”

某一刻,两人上半身冒出水面,趴在船板上望着彼此,喘着粗气。

“汪汪汪!”

恶霸扑上去要咬江羡,吓得江羡松开手往后游,浮在水面上,“哪儿来的野狗想咬我,打来吃了。”见恶霸叫完又含着司司的衣袖往船上拽,江羡‘噢’了一声,“原来这条二哈是你养的,槽小姐?”

“厉害啊槽小姐,我还第一次听说槽县在苏州,对吧槽小姐?”

江羡双手在水面上晃荡保持身体漂浮,脸上则露出一丝被欺骗后不爽的表情看着童司司。

我把你当好朋友,你防贼一样防着我?

人与人之间的基本信任呢?

你看你看他都叫我槽小姐呢,我就说嘛,我要是回头救他,他一定是这样子的,逮着一丁点事就发泄不满。

我还不知道他,这七年以来一直都是这样小心眼。

大男人那么小气,还跟我一个弱女子计较。

完了,彻底完了。

七年了,七年之痒第七个年头这怕是要凉了。

不行,不能凉。

淡定,保持淡定。

江羡游过来,拍了拍她,“喂,你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你?”

童司司摇摇头,“我没嘀咕什么。”立刻就很淑女了。

“上船再说,二哈你敢再咬我,我真要弄死你!”

江羡翻身上船,把童司司拽上来。

江羡是男孩子倒也无所谓,索性把T恤脱掉,露出八块腹肌,隐隐约约还能看到马甲线,身材超棒。

一捏T恤,手臂上的肱二头肌立刻就显现出来。

“好看吗?”

“谁看你啊,我才没看你。”童司司正义凌然的反驳江羡,余光忍不住的又瞄了两眼,转过身子背对着江羡。

“在偷乐?”

“你胡说什么呀!我没有?江羡你再胡说,我就……”童司司愤然起身,做势要跳进河里走水路游回去。

江羡把她拉下来按在船头坐好。

童司司此时也是湿身状态,穿着单薄的粉红色抹胸汉服,因为被水打湿的缘故,抹胸汉服紧紧贴在身上,头发也打湿了,刘海贴在额头。

童司司低着头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在船板上画着圈圈。

“你在画圈圈诅咒我吗?”

“啊?我没有我没有。”童司司慌忙摇着双手,然后又用脚把圈圈擦掉。

如此可爱的一面,江羡看得笑了。

司司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被他给玩了。

有些埋怨的低着头咬着嘴唇,嘟囔着,“真蠢,我平时好好的,现在脑子进水了吗?智商一下子就没了。”

“你在嘀咕什么?”

江羡挪动位置靠过去。

“没什么……”童司司顺势战术性的挪动屁股朝船檐靠过去,以此保持距离。

江羡‘呵、’了一声,一手撑在船板上,一手搭在腿上,看着童司司淡定的表情一直压抑着慌张的内心。

“你看着人家干嘛啊。”童司司余光瞄了一眼,嘤嘤嘤的说着。

“司司同学,你为什么要骗我你家在槽县?”

“人家没骗你,我老家就在槽县。”

“我…妈是槽县的,我打算回槽县的,但是我妈说她没回槽县,在苏州家里,所以我就会苏州了……”缓缓举起手,“要不然我发个誓?”被河水打湿的眼睫毛忽闪忽闪的眨了眨,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看着江羡。

“发誓就不用了,反正对我来说也无所谓。”

“哦。”

童司司低着头,又抬起头,“江羡。”

“怎么了?”

童司司指了指江羡身边的许愿灯,“你刚才截胡了我的许愿灯,我才跳上船的。”

“噢?”江羡拿起那盏莲花许愿灯,“这是你放的?”

“嗯嗯嗯。”

“所以你以为我是奸商,所以才跳上船,看来你许的这个愿望对你很重要。”

“嗯嗯嗯。”

童司司点头,然后又喊了嘤嘤嘤的一声:“江羡。”

“怎么了?”

“江羡许愿灯是要放在河里的,不能捧在手上,你能帮我把我这盏许愿灯放了吗?河神才会实现我的愿望。”

“嗯,好吧。”

江羡找船夫借了火点燃许愿灯放在河里飘走。

“江羡。”

“又怎么了?”

“你的许愿灯不许愿吗?”

“呃……”江羡拿起那盏放宝箱的许愿灯点燃放到河里,江羡的许愿灯便朝前面童司司的许愿灯追了上去。

“江羡,你许的什么愿望啊?”

“我没许愿望?”

“没许?”

“嗐,一时间不知道许什么愿望,我随便许了个愿望……希望你许的愿望早日实现。”

小船早已驶出灯火通明的古镇闹市区,在幽静的小河游荡,两人坐在船头,双脚戏耍着河水,司司的心情突然很高兴。

“江羡太感谢你了,有了你的祝福,我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

“当然,那你到底许了什么愿望?”

“秘密。”

月光将两人倒映在水面上。

小船慢慢的往那边山脚下的渡口而去。

远处寒山寺的钟声响起。

江羡望着前方的寒山寺。

“突然想起一首诗?”

“什么诗?”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