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圈圈圆圆圈圈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036字
  • 2021-07-23 12:25:15

恶霸去咬伯牙,只闹得上獠牙和下獠牙打架,恶霸有点怕了,大晚上的见鬼了吧?胆怯地叫了两声后,龟缩到童司司腿边,又忍不住地瞄着眼前这透明人。

“老板我买这个。”

童司司微信支付50元,买了一个粉红色的莲花许愿灯。

“走,恶霸我们去放许愿灯。”

那一抹粉红色的汉服身影从人群中掠过,往河边跑去。

“汪汪汪!”

恶霸朝伯牙叫了几声,提醒他‘你别过来呀!’

“孽畜,还叫,信不信老夫打死你。”

伯牙恶狠狠的警告,吓得恶霸双腿一蹬扑到河边刹住。

伯牙笑了笑,缓步走到河边望着蹲在石梯上的汉服少女,她捧着许愿灯闭上眼睛在许愿。

“本十里坡剑神向河神许愿,有一天我的如意郎君能像盖世英雄那样踏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许完愿望,司司把许愿灯放在水上,轻轻拨动水面,许愿灯便随之往下游飘去。

透过枫桥桥洞望着随波逐流的许愿灯,飘着飘着许愿灯和另一个许愿灯套在一起来。

下一秒,一艘小船上一个年轻人伸手把自己的许愿灯给拿了起来。

童司司皱眉,怕就怕那些无良商贩来这招,你在上游放许愿灯,他们在下游截胡,然后又拿回去卖。

“竟然敢截胡我的许愿灯,恶霸,走!”

童司司很生气,提着裙摆怒气冲冲的往下游走。

……

下游。

江羡雇了一条小船,船夫在后面划桨,江羡坐在船头,两岸是热闹非凡的古街游客。

江羡把捞起来的两个莲花灯放在身边,直接忽略童司司的荷花灯,眼里只有他要的那个有宝箱的荷花灯。

激动的搓了搓手。

“终于要开宝箱了。”

‘叮!文娱宝箱,获得一首国风歌曲《江南》。’

姓名:江羡

技能:古乐器精通中级、国画精通初级

辅助:指法芬芳

背包:《霓裳羽衣舞》、《青花瓷》、《江南》

“江南?”

“这属于定制国风歌曲吗?”

毕竟现在所处的苏州就是江南古时候才子佳人杰出的江南地区。

《青花瓷》这首歌词江羡是见识到其魅力的,那文笔描绘出的意境让人如痴如醉。

不知道这首《江南》又有何妙处。

怀揣着期待查看《江南》的歌词。

就大致瞄了一眼,就被一句歌词吸引。

“圈圈圆圆圈圈,天天年年天天的我……”

“啥歌词?”

开局王炸的‘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帘外芭蕉惹骤雨门环惹铜绿,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你……’这种诗情画意的歌词。

现在是“圈圈圆圆圈圈……”是什么意思?

江羡抬起头望向岸边的前凸后翘的奇葩女人扭动着身子路过。

目光在忽闪忽闪的臀部和胸部停留。

“江南,歌词自然是表达江南的山水、风俗、以及女人,这个圈圈是臀部?那个圆圆是胸部?”

“是这个意思?”

这首歌一下子把江羡给整懵了。

系统也不给出个解释。

江羡认为国风歌曲不是凑字数的流行口水歌,国风歌曲每个字都要有他的意境。

独坐在船头发呆想着圈圈圆圆圈圈。

……

右后方岸边的汉服少女匆匆跑来,伯牙和恶霸紧随其后。

“坏人,你把许愿灯还给我!”

童司司朝河里喊了一声,但是周围过于嘈杂,江羡又在冥思苦想圈圈圆圆圈圈,哪里去注意有人在岸上喊话。

“不许溜!”

童司司又喊了一声。

“阿羡,童姑娘在叫你。”

伯牙也在呼唤江羡。

“汪汪汪!”

恶霸咬牙切齿的朝小船狂叫。

童司司见那人纹丝不动,气得不行。

自己的许愿灯啊,寄托着自己盖世英雄的许愿灯被那奸商给截胡,岂可忍。

此时又喊了几声仍旧未有反应。

童司司加快脚步跑到前面的桥头,心中莫属1、2、3,跳。

拽着裙摆,跃跃欲试,一鼓作气脚一蹬勇敢的跳入湖中,那抹粉红色的身影在月光的照耀下格外耀眼,在粉红色身影后面还有一只伸长舌头的二哈。

“哇喔……”

无数人回头望去。

那抹粉红轻盈的身子落到船头,下意识的一把抓住‘奸商’,小船开始左右摇晃。

从天而降的女人惊醒了江羡。

“小心!”

江羡伸手抓住女的胳膊,女人这才稳稳的站住。

女人正要回头教训‘奸商’,突然船又左右摇晃,却是恶霸跳落到船上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不怕神对手,就怕猪队友。

这次船摇晃的更厉害了,童司司身子左右摇摆,实在是站不稳了朝后面倾斜倒在了‘奸商’的怀里。

软软的身子倒在江羡怀里。

说实话江羡刚才还圈圈圆圆圈圈,下一秒就是天上掉下一个女人,再下一秒女人就倒在怀里了。

江南艳遇?

天青色等‘艳遇’,而我在等你?

这就等到了?

“你放开我!”

童司司厌恶挣脱江羡的怀抱。

江羡听着声音有点熟,然后把她的脸掰过来一看。

“司司?”

“你怎么在这儿?”

江羡很惊讶。

两人大眼瞪小眼。

童司司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眨了眨,以为自己也眼花了,伸手搓了搓江羡的脸,很有弹性。

“江……羡?”

童司司也难以置信,自己刚才许了个愿,让河神把自己的盖世英雄赐给我,下一秒就掉到盖世英雄的怀里。

突然吧,女人就不挣扎了。

洪荒之力一下子就变成拧不开瓶盖的小女人了,更何谈挣扎?

“真的是你吗?”

“当然,我还想问你,你不是在槽县吗?怎么在苏州?”

“我……”

童司司现在还躺在江羡的怀里,小船已经驶出了闹市区,往那边而去。

“我……”

“吱吱吱——”身后的恶霸双抓牢牢抓住船板,半边身子悬挂船外,现在体力快透支了,双抓在船板上拉出几道裂痕,恶霸一鼓作气身子猛的朝船上扑。

这一扑,本来就在摇晃的船更加晃荡了。

“小心。”

江羡抱住童司司。

下一秒,恶霸身子一挺,终于从水里跳到了小船上。

“扑通——”

桥头无人,只有一只鞋。

水面在冒着水花。

恶霸又闯祸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