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不期而遇(求月票 求打赏)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333字
  • 2021-07-23 12:39:14

童家的饭厅飘来阵阵桂花酒香,古色古香的镂空木窗映照着一家四口的身影。

恶霸趴在餐桌下啃着骨头,摇着尾巴。

满是枫叶半山腰的书院古宅透着几点星光,山下则是灯火辉煌的苏州城,苏州城的喧嚣杂闹声传到山脚就被林间的知了声所替代。

噹——

南山寺一阵钟声传来袭来,林间百鸟惊飞,一片红枫缓缓飘落到院中石缸里的睡莲上泛起涟漪,惊得几只小金鱼摆动尾巴朝水底游去,涟漪自然是打破了水中月影。

“爷爷,爸妈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我下山去枫桥古镇逛逛。”

童司司打了招呼,走出饭厅沿着木质长廊往那头一栋二层楼高的阁楼走去,恶霸含着骨头跟在主人身后。

风一吹,阁楼檐口上的古铃发出叮铃铃的清脆响声。

阁楼是童司司的闺房。

所有的陈设严格按照明朝古建筑陈设摆放的。

一楼正前方墙上有一副丹青墨笔,画的是枫桥上站着两个人,月光将两人的背影倒影在桥下的河面上。

右上角有一行苍劲有力的行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落款是——十里坡剑神。

“恶霸坐好,待在这儿不许动,要不然不带你去外面玩!”

“汪汪汪……”

恶霸叫了两声便乖乖的蹲在楼梯口,摇着尾巴看着主人哼着歌上楼去换衣服了。

……

与此同时七公里外,那座庞大的玺园长廊上的灯笼已经亮起,水里的射灯也透出五彩斑斓的光芒,院子里最高建筑‘百花楼’的彩灯也都亮了起来,如此美景恍若梦回大明朝,玺园最兴盛繁荣的时候。

“哈哈哈……”

奢华的饭厅里响起遇恒之的笑声,“阿羡你这酒量可以啊,比上次回来又涨了不少。”

“还行,外公我再敬你一杯。”

江羡最近的白酒酒量的确涨了不少,这多亏了伯牙。

江羡平日里若是没事,就喜欢进入典故里的国风找伯牙蹭酒喝。

又倒了一杯举在江山面前,“来,江总我敬你一杯。”

江山瞄了一眼江羡那副不情不愿的表情,“双手!”

江羡便伸出另一只手也捧着小酒杯:“爸,下午我冲动了,我知道你也是为了我好,不过我的确不需要你们操心,我有分寸。”

江山嗯了一声,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遇见拍拍江羡肩膀,“我遇见生的儿子一定是人中龙凤,妈都这么优秀,你绝对不差,加油哦,妈看好你哦。”

“嗯。”

江羡放下酒杯。

“你们慢慢吃,我出去逛会儿。”

说完转身离开。

年轻人嘛,总是和父辈没什么共同语言的。

江羡的压力是挺大的。

外公是昆曲大师、父亲曾是江宁首富、母亲是影后。

“我太难了。”

不做点成绩出来超越他们,就真应了那句话:一代不如一代。

江羡是个很要强的人,面对三座无法超越大山,他越是想要证明自己。

……

沿着长廊往前庭走,身后饭厅的喧嚣声渐渐被潺潺流水声代替。

远处的百花楼格外星光璀璨。

环顾左右并无宝箱。

本以为这次回到玺园能收获不少宝箱,竟然一无所有。

这座玺园和祈天殿一样年代久远。

祈天殿一股股的传承直冲云霄,那叫一个霸气侧漏。

玺园什么都没有,安安静静的连一丝丝传承的气息都未曾有。

实在是让人费解。

“罢了,不去想那些呢,去枫桥逛逛,看能不能逮着假正经。”

假正经也是够奇葩的,每次要江羡的照片。江羡让他发照片过来,除了吴彦祖就是金城武,也是没谁了。

打车离开,十多分钟后达到枫桥古镇【丰和蟹黄包】门口停车。

这家包子铺的生意很好,大晚上的也有很好吃嘴买上一两个包子品尝。

江羡买了个蟹黄包尝尝,可还行。

江羡环顾周围的游客,说不定假正经就在其中。

夜晚的枫桥古镇有很多穿着汉服逛街的女子,一个个水灵水灵的,倒也很合适这座古色古香的江南古镇。

江羡看这眼前所景,想到了那首歌词‘我在江南小镇惹了你’,的确这样的文化底蕴这样的山水,才能养出这样的美人儿。

江羡吃着包子,目光望向那边河边石梯,一群穿着汉服的少女蹲在石梯放逐许愿荷花灯,荷花灯随着水流往下飘走。

“江南的软妹子好看,再想想我大江宁的女汉子们,啧啧啧……”

江羡摇头咂舌。

这话他可不敢回江宁说,要不然必打死之。

忽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一只手搭在江羡的肩上。

江羡扭头一看,却是白衣飘飘,身体呈现半透明状的伯牙。

“老师你不郁闷了,舍得出来了?”

昨天伯牙本以为遇到刘清扬这个知己了,格外兴奋,结果终究是一场空。

【典故里的国风】不仅江羡可以进去,只要是在文化底蕴够足的地方,同样也能召唤出名师现身。

祈天殿文化底蕴冲天,召唤了伯牙。

姑苏城文化底蕴也够强劲,伯牙出来了。

伯牙双手负于身后朝前一步望着夜空中的玄月,“知音难求,或许这世上早已没有子期那样懂老夫的知音了。”

“别啊,你看看我,说不定我就是你的知音呢?”

“你?”

伯牙打量江羡,抚须笑了笑,“哈哈哈,对!阿羡是为师的知音。走吧,带为师去逛逛古镇。”

“等我把包子先吃完。”

江羡一口正要咬下去,忽然被什么不灵不灵的亮光晃了两下,很熟悉的亮光,是宝箱!

江羡扭头望向河里飘着的一个莲花许愿灯,宝箱就在许愿灯上面。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部费工夫,原来这里有个宝箱。”

江羡很激动,嘴里的包子掉在地上,被一只二哈含着就跑。

“老师,你先等等我,我有点急事。”

盯着河里的宝箱,就挤在人堆里往下游走。

伯牙一头雾水的跟在后面。

……

“恶霸。”

“恶霸。”

“汪汪汪。”

恶霸听到主人的唤声,在人堆里穿梭前行来到主人身边。

一袭粉红色抹胸唐朝汉服的童司司打了下恶霸,“你这家伙又乱跑,就不怕被人抓走吗?咦,哪里捡的包子,不许吃。”

童司司警告两句,恶霸依依不舍的松嘴,童司司把包子捡起来扔进垃圾桶里。

“走吧,我带你去放莲花灯。”

童司司往枫桥走,从伯牙透明的身体穿过,伯牙一愣,仔细瞅了瞅却是认识的。

“童姑娘?”

童司司哪里能听得到,继续往河边走。

伯牙想叫江羡,可惜江羡追逐许愿灯已经走到下游去了,伯牙好奇为何会在这里遇到童司司,不是槽县吗?

于是跟在童司司身后。

“汪汪汪!”

恶霸朝伯牙狂叫。

“你干嘛你?再叫我打你喽。”童司司环顾周围,没什么啊,于是奶凶奶凶的警告恶霸。

恶霸咬牙切齿的瞪着伯牙,一副不允许你伤害我主人,这才有点狗样了。

伯牙一挥折扇笑了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