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女儿红(求月票 求打赏)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027字
  • 2021-07-23 12:18:49

谁的小哥哥:[你的意思是入赘童家当上门女婿?]

公子世无双:[不行吗?人家童司司那么漂亮、身材又好、又多才多艺、娶个这样的仙子当老婆,你做梦都要乐醒,入赘又有什么问题呢,对吧。(期待)]

发完消息,童司司自行脑补一些不切实际的事情,忍不住的少女怀春的偷乐声。

恶霸蹲在主人身边哈着气看着她。赵西凤端菜上桌,看着两只二哈,“傻了吧。”忍不住的怼了一句,又走出饭厅,去那边的厨房端菜。

童司司旁若无人自顾自的陶醉。

滴滴滴!

对方再次发来消息,童司司赶忙盯着手机看。

谁的小哥哥:[he-tui!赘个几把赘,你他妈瞎几把乱说。]

顺便配上几张劲爆动图。

太过于突然的劲爆动图,吓得童司司恶心的大退到手机主页,脸红脖子粗,浑身都感到不舒服。

“每次都发这些恶心的图片,龌龊,无耻,下流,思想败坏。”

童司司戳了戳屏幕。

“真不知道他一天天的私底下哪来的那么多图片。”

“呼——”

童司司喘了一口粗气,努力告诉自己现在是两个热血骚年在聊天。

公子世无双:[这些图我有的是,你以后你就别再发了,我们就单纯的聊天,纯洁一点,行吗?]

公子世无双:[你有毛病吗,一直发这些,你就那么饥渴吗?]

童司司要被气疯了,真想知道有一天他发现聊了七年的好兄弟是个女的,他到时候有多糗。

谁的小哥哥:[你他妈的装什么装,要不是兄弟,我还不发这些压箱底的图给你,拿去慢慢用,注意身体。]

“我去……”

这天是真的聊不下去了。

公子世无双:[拜拜,我要吃饭了。]

谁的小哥哥:[我也要吃饭了。拜拜。]

聊天结束,童司司直接清空聊天记录,要不然会感觉那些肮脏的图片在手机里都恶心。

清空完之后,滴滴滴微信响了,还是江羡发来的消息,当然角色扮演结束,目前各自是以真面目示人。

江羡:[司司,你到家了吗?(微笑)]

童司司:[刚回到槽县家里,江羡你有事找我吗?]

江羡:[我把U盘里昨天的视频和照片整理了一下,视频我还要处理,照片我已经弄好了,我发你邮箱。]

童司司:[那么快你就美化好图了?(厉害)]

江羡:[你和小渔儿天生丽质无需修图,稍微调一下光就OK。]

童司司:[(害羞)]

江羡:[发你邮箱了,拜拜,我要去吃饭了。]

童司司:[(微笑)你要注意休息,别一直顾着修视频。]

江羡:[今天太累了明天修,待会吃完饭去外面逛一逛,找一个人。]

童司司:[噢,是找那个江南小镇惹了你的女孩子么?]

江羡:[是找江南小镇惹了我的男孩子,拜拜]

童司司:[拜拜]

赵西凤来来回回好几趟了,都看到童司司在那边椅子上偷乐,实在是忍不住了,“喂!童司司我忍你很久了,真以为久不久的回来一趟你就是稀客?”

童司司起身委屈巴巴的在餐桌前摆碗筷,低声嘟囔,“骂什么骂呀,每次回来都骂我,别人家的孩子回家至少过3天的时间才被骂,我一回来就骂我。”

赵西凤举着饭勺,“你在嘟囔什么,有本事的说出来让我听听?”

童司司傻笑:“嘻嘻嘻,我说我妈真年轻。”

“嘁,40多少的人了还年轻什么,都被你给气老了。”

“司司你又气你妈了?”童铂庸和童季礼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爸,我没有。”

童铂庸点点头,看向赵西凤:“你也是的,人家读书那么累,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就噼里啪啦的念经吗?”

“嘿,我念经,童铂庸你现在嫌我话多了?”

“没有那个意思,就是让你以后别对司司要求太严格。”

“嗯嗯嗯。”童司司点点头,然后感到赵西凤的杀气,点头立刻僵硬住。

“坐下吃饭吧。”童季礼倒也不说什么,招呼大家入座,待童季礼入座后一家三口才坐下。

童家是很讲究这些礼节的。

就连吃饭的座位都有将就的。

童季礼坐上座,童铂庸两口子分别坐左右两边,最小辈童司司自然是下方。

赵西凤倒酒给童季礼和童铂庸。

童司司闻了闻弥漫在空气里的酒香,“爷爷,这酒好喝吗?”

童季礼点点头:“司司酿的桂花酒自然是好喝,你要喝点吗?”

“嗯嗯嗯。我去拿杯子。”

童司司拿了两个杯子回来,自己和赵西凤也喝点。

童季礼喜欢喝酒,童司司担心外面买的酒都是酒精勾兑的,所以初中那会儿童司司研究古方酿酒手艺学着酿酒,为此还专门腾出一间阁楼专门酿酒。

久而久之童司司酿酒的手艺越发娴熟,童家也不用去外面买酒了。

后来有一次,童司司买了两个大罐子回来,特意酿制了两坛女儿红埋在院子里的桂花树下。

六七年过去了,桂花树都长成大树了,下面的两坛酒依旧不拿给童季礼尝尝。

童季礼打趣道:“司司,明儿你妈过生,要不把女儿红挖出来让我们尝尝,如何?”

赵西凤叹道:“爸,人家是打算以后成亲了把那两坛女儿红带去给婆家人尝,我们娘家人哪有那个福气。”

“哎呀,妈你胡说什么啊,我又没说不给你们喝,你明天过生,我就…我就打一点点上来让你们尝尝喽。”

赵西凤调侃道:“一点点?要么就一坛。”

“行!你是我妈,你想喝多少我打多少上来。”

女儿红虽好,但家人更重要。

赵西凤笑着夹了一块红烧排骨到她碗里,“也不知道以后那个混小子有着福气喝这两坛女儿红。”

“谢谢妈,我也给你夹一个排骨。”

“哈哈哈,司司爷爷就没有吗?”

“有,爷爷你吃个最大的,这个给你。”

“爸,你也有。”

一家四口其乐融融,最简单也是最幸福的时光就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聊天,这便是天伦之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