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恶霸(求月票 求打赏)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284字
  • 2021-08-16 13:29:56

一辆出租车停在枫桥前面一点的路边,不远处便是赫赫有名的寒山寺。

“师傅,等我1分钟。”

童司司叮嘱司机一声,下车朝古街对面丰和蟹黄包店铺跑去。

每次回来第一件事情就是买一个蟹黄包吃。

不吃找不到回家的感觉。

满足的一边吹一边小口小口的吃,童司司是个很容易就满足的人,除了在事业上有那么一丢丢雄心壮志之外,生活中的她要求一丁点都不高。

别看她长相身材才华都挺高的,就以为她这样的美女要求就高,其实真不高,只是还没太了解自己而已。

童司司锦衣玉食长大的女孩子,再加上书香门第世家调教出来的,养成了不攀比不爱慕虚荣的性格,就过自己认为是对的生活,任凭别人怎么在她身边炫富,她也无动于衷。

回到车上,出租车继续朝前行驶,几分钟后出租车便行驶在枫叶成林的山麓泊油路上。

不一会出租车停在可以俯瞰山下姑苏城的半山腰一处古色古香的院落门口。

支付车费下车,目送司机掉头离开,童司司这才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这座宅子原本是一个明朝年间的书院,文化底蕴相当重,童季礼又从事书法事业,自然是要给自己加上那么一点文人气质,所以几十年前买下了这座半山腰上的书院,稍微改建后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不过,大致的布局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依旧保持着书院的风格。

童司司便是在这样富有儒家思想的书院长大的孩子。

门口道路两旁种着一排排竹子,竹子后方是木屋青瓦的古建筑。

童司司欢喜的朝前蹦蹦跳跳走了几步,就听到竹子后面的鹅卵石小径上有泼妇骂街的声音。

一个手持狗链的中年女人系着围裙,指着蹲在跟前哈着气的二哈。

“你这死狗真是越来越长本事了,今天不打死你这死狗,我就不叫赵西凤。”

赵西凤扬起狗链就要打下去。

“妈!”

童司司见状,喊了一声,冲出来护住二哈,“妈,你打恶霸干嘛呀?”

赵西凤指着恶霸,气急败坏的说:“这条死狗刚才把我前天再种下去的萝卜苗全部给刨了出来,我就纳闷了你说你养条狗一天天的不看院子,偏偏不务正业干起了抓耗子刨萝卜的工作,到底是条狗呢,还是猫还是兔子?真是丢了狗脸!”

名叫恶霸的二哈委屈巴巴地蹲在地上接受批评。

童司司摸了摸恶霸的头,叮嘱道:“恶霸,你怎么又不务正业,下次不许了知道吗?”

“汪汪汪……”

恶霸叫了几声。

“妈,恶霸说他下次不敢了,你就别打它了,好吗?”

童司司拉着赵西凤的衣袖摇啊摇的撒娇,“好不好嘛……”

“真是被它给气死了。”

赵西凤喘了几口气,让自己保持冷静,指着恶霸,“死狗,你下次要再不务正业,冬至来了就吃狗肉。”

“汪汪汪汪汪汪……”

恶霸吓得又叫了几声。

童司司挠挠头,很尴尬的看着恶霸。

恶霸是她几年前捡回来的小奶狗一直养到现在,这条狗还真奇葩,一天天的不守院子,就喜欢不务正业,专抢其他小动物的工作。

逮耗子人家恶霸是认真的。

拔萝卜是恶霸的兴趣爱好。

看家守院恶霸是臣妾办不到。

“尽是吃白饭的!”

赵西凤连人带狗一块给骂进去了,童司司自然不敢反驳。

“给!把你的恶霸拴好。”

“嗯。”童司司接过狗链却没有拴恶霸,恶霸不喜欢约束,他是一条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二哈。

赵西凤瞄了童司司几眼,虽然在外人面前是个女神,但是在老娘眼里就是个女神经,回到家哪有什么淑女样子。

“怎么今天才回来,之前不是说昨天就到吗?又跑去玩了?”

“妈,我没有,我昨天帮我朋友一个忙,所以耽搁了一天。”

“噢,总之你在外面读书别调皮。”

“嗯。我爸呢?”

“你爸在厨房做饭。”

“有粉蒸排骨吗?”

“当然有,你爸知道你喜欢吃,所以一大早就去菜市场买回来了,今天哪儿都没去,就在家等了你一天。”

“我爸真疼我。呃……妈你也疼我。”

“哼!”赵西凤冷笑一声,“现在有多疼你,以后你嫁人了他就有多伤心。”

“哎呀,妈你胡说什么啊,人家不嫁人。”童司司有点害羞的说。

“……嘁。”

两人往前走。

“我爷爷呢?”

“在书房。”

“创作?”

“不是,你爷爷回来的时候脸色就特别沉很生气的样子,一回到家就关在书房,中途我去送过两次茶水,我瞧他在写狂草。”

“狂草?我爷爷不喜欢写狂草啊?”

“是啊,我也纳闷,而且写得那叫一个奋笔疾书,纸都快被搓破了。看样子今天在外面受了气。”

“不会吧,我爷爷那个脾气,还能受气?”

“你爷爷今天中午出门的时候还心情好着呢,说去见一位故人,结果回来的时候就这样了,唉!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爷爷最喜欢你了,你去瞧瞧。”

“嗯。恶霸待着这儿别拔萝卜了。”

童司司叮嘱一声,朝竹林那边的独立的书房阁楼跑去。

赵西凤则重新种萝卜,还不忘骂恶霸。恶霸深知自己错了,于是含着萝卜苗过来讨好赵西凤,免得靠山童司司走了后,自己又要被揍。

夕阳西下,橘红色的晚霞照在半山腰上的书院,透过婆娑的竹叶晒着小径上,山间的少女在往书房跑。

书院的布局并不是一个整体,而是错落有致的各处独立的木质古建筑,每栋古建筑都由青石小径串联起来,虽然不比玺园的奢华,但颇有古风文化。

咚咚咚!

“爷爷。”

童司司站在书房门口敲了几下。

“进来。”

哗啦!

童司司拉开推拉门走了进去,里面已经是一地的狂草废宣纸。

“爷爷今天谁气着你了?”

童司司走过去撵墨。

“谁还能气着我?没有的事!”

“哦!”童司司自然不信。

“不写了!”童季礼越写越心烦,索性不写了,孙女回来了自然是不能因为自己的情绪影响到爷孙俩的感情,况且我为遇恒之而伤肝忒不值。

……

晚餐。

童家晚餐。

吃饭前童司司收到谁的小哥哥发来的消息,把童司司看乐了。

谁的小哥哥:[哥们儿我给你说,今天我爸担心我娶不到媳妇,我去,我江羡长这么帅会娶不到媳妇,还说弄不好只有当上门女婿(无语)]

若要论知己,小哥和假正经七年的好友,聊得最投缘,的确是知己。

童司司一看到这个消息,真的乐了。

公子世无双:[上门女婿挺好的,说不定喜欢你的女孩子就喜欢你当上门女婿,呃……就是你那个汉服小姐姐童司司(奸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