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笑话!我江羡会娶不到老婆?(求收藏 求月票)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3127字
  • 2021-08-16 13:06:22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童季礼走后,遇恒之望着大门口的方向,叹息摇头一下,倒也不去想这些烦心事了。

拍着江羡的肩膀,“走吧,先去给你外婆上柱香。”

每次回来要做的第一件事祭拜钟子佩,以及列祖列宗

一家四口往祠堂方向而去。

一座苏州园林,半部园林史。

遇恒之的这座苏州园林,名叫【玺园】。

玺园建于明永乐年间,几百年来的扩建维修,到得现在占地面积仅次于拙政园。

听说在明朝的时候,遇家还和当时苏州四大才子之首的唐伯虎交情匪浅。

玺园是私宅,不对外开放。

但每年中秋节遇恒之会开放一次,让家里人把院子打扫安静,花草树木都翻新一次,等到了中秋节当晚,点燃花灯,让一部分游客进来参观,感受苏州园林的诗情画意。

玺园三分之一都是水,森清的水绕着亭台水榭,花木假石,甚至回廊小径都弯弯曲曲如流水。这里处处与水有关,叠山引水,是山水之景,雨洒芭蕉,残荷听雨作水之声景。

江羡最喜欢的就是外公这栋玺园。

小时候遇恒之说:“这座玺园就是你的,等外公死了这里所有东西都是小羡你的了。”

当时3岁的小江羡天真的问:“那外公你什么时候死呢?”

现在想想真是童言无忌。

一家四口沿着长廊往祠堂走去,这是每次回来要做的第一件事祭拜钟子佩,以及列祖列宗。

来到祠堂给钟子佩以及遇家的列祖列宗上香。

江山老老实实的给丈母娘磕了几个头。

江羡只是在泛黄老照片上见过外婆钟子佩。

遇见也只是模糊的记得一些母亲钟子佩的片段,毕竟红颜薄命死的时候遇见才4岁。

江羡听外公遇恒之讲过,钟子佩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在昆曲方面的造诣颇高,堪称名师。

遇恒之以前常说:“王母娘娘想听曲儿了,所以让子佩去唱给她听。”

遇恒之和钟子佩有一个约定。

要一起合唱一曲《游园惊梦》,只是那时候的钟子佩身体越来越差,这一曲《游园惊梦》就留着等病好了再唱。

一等就是无疾而终。

没能和钟子佩合唱《游园惊梦》,这是遇恒之这辈子的遗憾。

挺惋惜的。

若是能圆了这个遗憾,该多好啊。

江羡挺佩服遇恒之和江山的,一个个都是情种。

钟子佩死后遇恒之终身未娶。

江山万贯家财却独爱遇见一人。

咳咳……当然我江羡自然也是痴情种,只是能让我痴情的女人,说实话还没出现。

童司司?

是自己理想类型,对她也挺有好感的。

但江羡又不是下本身思考的动物,毕竟江少以前风光的时候,什么美女嫩模没见过?

见多了也就那样了。

要谈感情找媳妇还得深层次的了解彼此才行。

所以现在他和童司司顶多算是好朋友,都没达到知心朋友的阶段,更别提情侣了。

日后再说吧,感情这种事只有日后慢慢培养的。

走出祠堂,沿着长廊往茶厅走去,用时3分钟,只能说玺园太大了。

来到茶室落座,遇见泡上几杯西湖龙井,遇见见江羡望着外面傻笑,“傻笑什么?”

“妈,你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吃过午饭,我跑到院子里面玩不?”

“当然记得,你跑到西院那边去了,害得我们所有人找了3个小时才终于找到你,找到你的时候你趴在假山石睡着了,当时吓死我了。”

“那是因为我迷路了,就坐在假山上哭,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嘁,自己家还迷路,真是服了你了。”

“哈哈哈……”遇恒之笑了笑,“阿羡最近在忙什么呢?”

“在咖啡店上班。”

“还习惯?”

“挺习惯的。”

“嗯,不错,年轻人就该多磨练磨练。”

遇恒之缓缓点头,本以为江羡会怨声载道,没想到回答得挺轻松没有一点抱怨,遇恒之甚是欣慰。

毕竟他看到的其他富二代,江羡算是很优秀的。

江羡葛优躺在椅子上玩着手机,遇见打了他一下,让他坐要有坐相,江羡只是翘起二郎腿,遇见也是无语的摇摇头,懒得管他了。

遇恒之喝了一口茶,顿了顿看向旁边的江山,放下茶杯,“对了江山,之前我和一位故友聊天,他们要在灵州开发一个楼盘,想找一个靠得住的施工方,他知道我女婿是做房地产的,所以让我问问你愿不愿意去接那个活。”

灵州并不在苏州,而是与江宁接壤的另一个城市。

江羡息屏手机看着江山,大致能断定江山不会这个活的。

江山看着老丈人遇恒之,很认真的说:“爸,我现在能力有限,不适合做那种项目,麻烦你给你那位故人说一声。”

江山委婉的拒绝。

他是明白遇恒之一生致力于昆曲事业,对于商场上的事情热度不大,以前江山风光的时候,遇恒之也没说过什么故人,到的现在江山落魄了,遇恒之如此一说是受故人之托,也是子虚乌有的事。

实际上是他主动找到一些人卖了面子争取的项目,其目的也只是单纯的想要扶江山一把,让他东山再起。

“爸,我江山可以靠朋友、靠以前的关系网一步步的重新来,我不想靠老丈人!”

江山说这话,目光坚定,表明了心意,免得老丈人再为自己的事费神。

“纵使不能达到以前的财富,但是能养活遇见,在给江羡买套房子以后娶媳妇,我就心满意足了。”

“噗!”

江羡一口茶喷了出来。

遇见赶忙递上纸巾。

江羡急得站起来,“喂,江总你扯我干嘛,我江羡还需要你给我买房子娶媳妇吗?笑话。”

江山反驳:“我不赚钱给你买房子,难道就凭你咖啡店服务员的工作能买房吗?那样的话你觉得有女人嫁给你吗?就凭你长得帅,还是你当上门女婿?你没看到头条上那些上门女婿小说混得都很窝囊吗?”

“……”江羡无语,“不是你看那些小说干嘛呢,不对怎么扯到赘婿文上去了,我说的是房子,江总你只管养你老婆就行,我江羡你不需要管。”

“打光棍?”

“开玩笑,我江羡会打光棍,你别瞧不起人好吗,总之我有计划。”

“你有个锤子的计划,你的计划赶得上房价吗?你知道江宁的房价现在多高吗?”

“呵、”江羡笑了笑嘲讽一句,“江总,江宁的房价为什么这么高你心里没带数吗?以前捂盘操盘抬高江宁的房价,你的功劳不小啊!”

“你——”

江山气得指着江羡。

的确以前江宁的房价均价六千多缓步上升,江山觉得太低了,于是联合其他房地产商一起操作市场房价,传出很多爆炸性的消息以此刺激老百姓买房,房价在短短3年时间直接破1万9大关。

这群开发商赚的那叫一个盆满钵满。

江山当年野心很大,并不满足于此,于是又将苗头对准了同行,开始一轮又一轮的吞并,重新洗牌江宁房地产。

江山在商场上是个绝对的狠人。

狠到让同行胆寒。

在江宁地界,江山就是规矩,其他开发商都要以江山的盛世集团马首是瞻。

果然,以前江山在家扮演曹操吟诵行军酒,演的那叫一个霸气彻漏是有原因的。

佛曰不可狂。

太狂,终究是要付出代价的。

曹操过于自负败于赤壁之战。

江山过于自负败于江宁房产。

一个跟头栽下去,万人踩踏。

江山跌落神坛,被同行打压得彻底翻不了身。

但,江山岂是认输的人。

卧薪尝胆罢了。

金鳞岂非池中物,一遇风云化作龙。

……

“我先回房休息会,吃饭的时候叫我。”

江羡懒得跟江山争执,转身就朝东院走去。

江羡不喜欢吹牛皮说自己怎么怎么,保证怎么怎么的假大空的话,他喜欢做,用成绩证明自己。

玺园是座规模庞大的园林,里面有很多小院子,东院是其中最好的院子,在古代也是极其讲究的,太子住东宫,江羡住东院。

回东院的路上,江羡四处张望,照理说这座几百年的玺园文化底蕴很足,不可能没有宝箱。

但从踏入进玺园到现在江羡硬是没有看到一个宝箱。

奇了怪了。

推开东院的大门,院子里有一株腊梅。

东院大概占地800平,相当于一个小苏州园林。

右侧有一座九层楼高的古楼,名曰——百花楼。

江羡小时候嚷着要遇恒之带上去玩过一次,后来就再也没上去过了,主要是年代太久远,加上木质古楼,所以现在就当做装饰建筑,晚上亮灯好看一点。

躺在床上,透过镂空木窗看着百花楼,想着事情。

“当年我知道这假正经是男的骗婚,我记得我说要弄死他,他直接把他家的地址给了我,还说让我去啊,不去是孙子!”

“记得就在苏州城?”

太过于远古,聊天记录自然是没有了,到了后来再问那货,打死他都不说他家地址。

“大概是怕我真的弄死他吧。”

“不过……我记得他说他家附近有个百年老店【丰和蟹黄包】,大概是这样的。”

江羡掏出手机搜索【丰和蟹黄包】,苏州城一共有三家店,两家新开的分店在市区,最后一家也是最远的一家属于老店,位于八公里外的寒山寺附近。

“寒山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