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差点露馅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202字
  • 2021-08-02 22:38:14

“你姑姑?”

刘清扬看着眉来眼去的男女,这才恍然大悟,合着人家在打情骂俏,这种刚对彼此产生情愫的青年男女之事,刘清扬自然不多语,只是抚须笑了笑。

童司司上前一步,微微低头,漂亮的吊坠从额前划过,右手搭在左手上放于腰间的位置,身子微蹲,旗袍瞬间勾勒出丰韵圆润的曲线,作了一恭,“刘老。”

“姑娘请起。”刘老双手微抬,古人礼仪男女有别,所以只是象征性不触碰对方的前提扶对方起身。

刘清扬心中倒是对这个姑娘印象颇好,有修养有才艺,琴技是了得的,而且现在这女子行礼的细节,每一个动作都相当标准,想必是书香门第家的子女。

“刘老,小女子童司司,这位是我同学周渔,这位是……我好朋友江羡。”童司司落落大方的介绍一遍,然后说:“刘老是否方便留个联系方式于司司,以后若是刘老有空,司司想上门请教刘老一些古琴的技巧。”

刘老看着童司司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有意无意瞄了身边江羡一眼,大致是猜测她是在为身边的男子出头要自己的联系方式。

又担心身边男子不高兴,所以自己为由要联系方式。

“哈哈哈,不妨我们大家加个微信,指教不敢当,以后有空互相切磋。”

“嗯。”

三人互扫微信。

“我还要指导现场古琴彩排的事,那么我们就下来微信联系。”说着又顿了顿,瞄向江羡,还是忍不住叹道:“不错的苗子啊!”

刘清扬离开,导演过来找江羡,聊了几句得知他也是做导演的,于是留了联系方式,这才离开。

走出祈天殿,小渔儿委屈巴巴的感叹,“唉!我在你们两个面前就是个废物啊,一个只会跳舞的废物。”

“你跳舞也挺废的,哈哈哈!”

“江羡你——”

又被逗得气得要抬腿踢江羡,可惜旗袍哪能张得开腿呢,只有改为拳头打了一下。

“好啦,别闹了。”童司司拉开小渔儿,“你的悟性也挺高的,回去我多教你便是。……对了江羡你刚才怎么弹得那么好?”

“遇强则强懂吗?不过……这个刘清扬好胜心挺强的。”

“哦?”

“呃……没事,我随便说的。”

江羡不解释,他是从伯牙失望的眼神中悟出来的,对于伯牙而言弹琴是件雅事,他是被刘清扬的琴技吸引出来想要合奏一曲的,只是没想到刘子扬弹到中后段的时候,越发觉得对手太强劲,于是心里起了好胜心,想要在众人面前赢得自己的声誉。

江羡觉得这无可厚非,人都是俗人,当你还有段位的时候都想要证明自己的段位,当你有一天的实力已经不需要用段位去衡量了,比如伯牙这样的琴痴,无需再证明自己的琴技有多出神入化的时候,他想要的就只是一个能懂他的琴技的人。

伯牙痴癫一生寻找那个人,犹如褚赢一直在寻找神之一手,他们这种大神无非就是在寻找一生的知己。

江羡叹道这就是真正的大神啊,大神的世界江羡目前无法想象。

等到某一天我或许也成为了大神了,会不会也要寻找一个知己。

笑了笑,便不去想这些高深的问题了。

“司司你琴技那么好,你还去找刘老要联系方式,你不缺老师吧?”

“刘老是这方面的宗师,能受到他的指导可是很多人做梦都想要的,下次陪我一起去好不好?”

“行吧,下次我在找他较量。”

童司司没说是给你要的,毕竟江羡这人的性格她认识七年了最清楚——傲慢。

特别是有点成就后更傲慢,这离不开他以前锦衣玉食的富二代生活造成的。

所以,童司司以自己要请教为由让江羡下次陪自己去,这样他不就也能学到一些东西了吗?

童司司并不是想让江羡去学弹琴,而是如何对待弹琴,弹琴如做人,实则就是让他改变一些浮躁的傲慢心态。

为了让【中原恶霸】更加优秀,【十里坡剑神】暗地里操碎了心。

……

“晚上我们是回去吃,还是在这里吃?”

童司司问。

“就在这儿吃了再回去吧,怎么了?”

“没事。”

童司司本打算如果能早点回去就做自己的事,联系遇见姐拿关于《霓裳羽衣舞》的相关书籍。

景区里一家火锅店吃饭。

环境很雅致。

江羡倒了一杯果汁敬她们二位今天的帮忙,又开始吹牛皮《青花瓷》以后怎么怎么样。

二位就听着,眼神透着两个字——相信。

不是盲目的相信,而是《青花瓷》那首歌的确有实力。

“什么时候能整理出来,我们想看看效果。”

江羡想了想,“大概一周后吧。”

“一周?”

“主要是我明天要回家老家给我外公过生日,所以要耽搁几天,要不这样我把电脑一块带去,争取这两天搞出来。”

“嗯,带我向你外公问好,以后有机会向他老人家请教昆曲。”

“我也是,帮我也带声好。”

“行没问题。”江羡夹了一块毛肚涮了七次,突然停住,看向童司司。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外公是唱昆曲的?”

遭了!

童司司也是随口一说,毕竟是在QQ聊天的时候知道的,现实中他没告诉过自己。

童司司有点慌,“你昨天说的你忘了吗?”

“我昨天说过吗?”

“你健忘症犯了吧,你不说我哪儿知道,别想啦,你毛肚烫好了。”

“哦。”江羡疑惑了两秒,也不去想,毕竟不是什么要紧事,或许昨天确实说过,要不然她怎么知道。

沾了酱料吃下,擦了擦嘴巴问:“你们接下来这几天应该是一直在学校排练艺术节舞蹈吧?”

“我只有在学校排练舞蹈,但司司有事要回老家。”

“噢?你也要回老家?”

“嗯,家里有点事要回去一趟。”

“你老家哪儿的?”

“司司老家是……”

“曹县!嗯曹县!”童司司抢先一步说出老家地址,小渔儿噗了一声一口饮料喷了出来,呛得咳嗦,无解的看着童司司,为什么不说实话?

童司司哪敢说实话,江羡已经起疑了,再爆地址岂不是要被实锤。

毕竟以前在游戏里结婚后,我说我是男的,江羡气得说要弄死我。

童司司当时就不爽了,直接把家庭地址发给对方,附上一句:“来啊,弄死我啊!不来是孙子!”

万一他现在还记得我家地址了?

所以,保密。

现在不是时候让他知道。

江羡笑了笑:“曹县房价挺贵的吧?”

童司司:“很贵很贵!”

小渔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