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高山流水遇知音(求打赏求月票)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096字
  • 2021-07-28 18:46:13

现场所有人看着江羡主动要在刘清扬面前献丑,长得帅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导演刘科问身边的小渔儿:“小妹妹这男的行不行?”

小渔儿白了刘科一眼,“人家比你行,你都不知道人家江羡有多厉害。”

“嚯,那他的琴技比那位美女还厉害喽?”

“他和她我不知道,但是我听过他弹两只老虎,蠢萌蠢萌的老虎,可好听了。”

“啊这——”

导演震惊,两只老虎我也会啊。

此时童司司已经起身让江羡入座。

江羡点点头入座,童司司附耳温馨提示:“阿羡,刘老是古琴界的大师,你表现好了,他要是觉得你还行,下来我们可以找他要联系方式,让他多指点你。”

声音婉柔,透着无尽的关切。

江羡‘嗯’了一声。

……

“我给你换一把琴。”

“不用!六根弦就够了!”

噗——

周围的看客差点吐血。

江羡说完就感到后背一阵疼痛,却是童司司在掐他,脸上又带着微笑,一字一句的问:“你要不要?”

“嘶!要,你给我就要。”

“哼!”轻哼一声,松手换了一把琴摆在他面前,嘴里还带着驯夫的口吻说:“又菜瘾又大还狂妄,就不能低调点嘛。”

童司司很清楚江羡的琴技,比起自己是差了那么一丢丢(一大截)。

“好好表现,我给你录视频。”

童司司放好古琴,拍拍江羡的肩膀欢喜的走到小渔儿身边。

与此同时【典故里的国风】

“狂妄,实在是太狂妄了,抚琴岂能儿戏,断弦的古琴岂能和别人合奏呢?”

“老师你是伯牙啊,少一两根弦没问题,我相信你。”

“为师自然是没问题,但是抚琴如做人,不可有一时之成绩就目中无人。”伯牙说到这,琴音戛然而止,该轮到江羡了。

伯牙一挥衣袖坐于石台之上。

“阿羡好好听听,什么才是真正的高山流水……”

一挥手,“铮——”的一声,号钟琴响了,千年古琴号钟琴声扩散,袭遍水墨山水之间,扫过青青绿草,扫过大江,孤帆上的打鱼人闻声而起立望向山峦叠之上那白衣苍苍的古风老人。

琴声袭过上空,某一刻冲破【古典里的国风】传入祈天殿。

“这——”

所有看客怔住了。

一脸吃惊的看着那位抚琴的年轻人,修长的手指在古琴上拨动,气势如虹,每一次拨弦都恰到好处。

刘科指着前方问小渔儿:“你管这琴技叫两只老虎?”

“嘘!别说话。”小渔儿做了个嘘的手势,也很好奇的看着江羡,低声问童司司,“司司,江羡的琴技又精进了?你是不是私下偷偷教过他?”

童司司看着全神贯注的江羡,她也实在是费解江羡的琴技为何突飞猛进。

“我想教他,可惜现在教不了了。”

童司司发出一声感叹。

刘清扬此时眉头紧皱的看着正对面的年轻人,琴声如泉水叮咚悠畅入耳,扪心自问自己弹奏高山流水也有几十年了,但今日见这位默默无闻的年轻人弹奏的这一曲高山流水,简直是出神入化,堪称天籁,犹如千年前的伯牙在弹。

一时间刘清扬的好胜心上来了。

所有人安静的听着江羡抚琴。

两个女孩子最为自豪。

童司司的手机录制江羡认真抚琴的视频,但视频里录不到江羡身后上方一个虚无缥缈的古风老人盘膝坐于上方,一把号钟琴置于双膝,那人飘逸的抚琴,琴声让所有听众第一次真真正正感受到千古第一琴痴伯牙出神入化的琴技。

虽然现场所有人听到的是伯牙弹的高山流水,但是江羡也没闲着,他的确也在弹高山流水,只是琴声只收录进典故里的国风中。

这一次,是伯牙的兴致被刘清扬勾起来了,伯牙认为找到了知音,所以要亲自下场合奏。

作为关门弟子的江羡当然要满足伯牙这个愿望。顺便还可以在两个小美女面前露一手,看到她们崇拜自己的样子——爽!

这个逼是我师老师帮我装的。

下次丹青墨笔,我要让王羲之帮我装一下。

……

琴声继续。

待到要结尾之时,伯牙欣慰的望向刘清扬,刘清扬再次拨动琴弦,准备合奏。

两人的合奏更是堪称一绝,让现场听众大饱耳福。

刘清扬也弹得如痴如醉。

伯牙则越弹眉毛皱得越厉害,眉宇之间透着失落。

“好强的好胜心。”

到的最后,两人的双手按在琴弦上,琴声还回荡在祈天殿,所有人还沉寂在美妙的意境中。

江羡回头望向上空。

“老师……”

“唉!”伯牙叹息,失望的看了一眼刘清扬,“知音何求。罢了,或许再无子期那样的知音了。”

说完,转身,风一吹将他虚无缥缈的身子吹散,吹入进典故里的国风。

“子期,钟子期,呵…”江羡低声念了念,“只能说你要求太好了,就刘清扬这样的大师都能让你失望,你要找能与你匹配的知己怕是世上再无喽。”

……

“江羡你太厉害了。”

小渔儿拉着童司司蹦蹦跳跳的跑过来,张开双臂就要给江羡一个拥抱,江羡则赶忙迎上去,却不料童司司眼疾手快把小渔儿拉回来,严厉批评,“你干嘛,女孩子矜持一点行不行,上去就搂搂抱抱成什么样。”

“略。”

小渔儿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江羡双手的张开了哪能收回去的道理,主动送上来的小美女被童司司给拦下了,那么就你喽。

江羡转过身面对童司司,双臂一合抱着童司司软绵绵的身子,两股压迫感瞬间压迫江羡的胸膛,抱起来转了一圈放下。

太突如其来的拥抱,童司司头晕乎乎的,脸红扑扑的,低着头有点羞涩。

“喂!你不是说女孩子要矜持吗?”

“我…我…是他抱我的,我又没反应过来,要是我反应过来,我一定不干的。”童司司解释。

“嘁!双标。”

此时,刘清扬走了过来,一脸钦佩的打量江羡,“不错,你的琴风有大家之范,敢问师从何人?”

“这个……”

江羡想说伯牙教的,又怕对方翻脸骂人,于是改口说:“我姑姑教我的。”

“嗤!”

童司司低声嗤的笑了一下,埋怨的看了江羡一眼,嘴角微启,好似在说两个字。

“调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