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任务宝箱(求打赏 求月票)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013字
  • 2021-11-05 17:17:19

剪辑完视频之后,母胎solo上床睡觉又被隔壁两口子叽叽喳喳的谈话声吵得无法入睡。

大致是听到什么“结婚七年、老婆在身边竟然不知道、我和老婆是铁哥们……”

这他妈是个神人啊——江羡觉得。

“最搞笑的是男孩子蠢得跟猪似的竟然不知道老婆就在他身边,呵呵、那个女孩子现在不表白,她说谁先表白谁就输,所以她一直在套路他老公追她,江山你说是不是很好玩?”

“女的抖M,男的傻逼,鉴定完毕。”

“胡说什么呢,人家女孩子腼腆才不是抖M……我问你当初是你给我表白的吗?”

“我表个毛的白,当初不就是2瓶拉菲把你灌醉然后扶回房办事吗?”

“嘁!你当初是不是一早就计划好了当晚要把我灌醉?”

“当然,我江山不做没把握的事,只是没想到你还是个C……”

一墙之隔的江羡听不下去了,赶紧进入【典故里的国风】寻个清静。

这几天弄明白这款超级炸裂的宝贝【典故里的古风】,发现它除了学习技能之外,还是传承人休闲娱乐的精神去处。

进入水墨山水画中,江羡又是一席袭古风白衣长发美男。

出场地是那天江边的石台之上,江中一叶孤舟,江对岸高深流水,身后竹林深处有人家。

“还是这里好,听不到那两口子的悄悄话。”

倒也不烦父母,毕竟20多年的夫妻还能恩爱如初,实在是让人羡慕。

跳下石台沿着竹林青石小径往深处人家走,泥巴小院茅草屋寥寥炊烟升起,院子里的石桌前伯牙不知喝了多少酒了脸色泛红,“阿羡来啦,今日眉头紧皱又有何烦心之事,来坐下,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来陪老夫喝两杯。”

“是,老师。”江羡行了弟子之礼后入座,“老师,我有一个哥们,他呢有点怪怪的经常让我发照片给他看,而且聊天的时候还他妈经常生气撒娇,哎哟我去他娘的想弄死他,挺烦人的,我想和他绝交。”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也当以同枕而眠,何来烦人之说。”

“同枕?呃……老师时代不同的……”

“噢?你的意思是你那个朋友有龙阳之癖?”

“这个倒也没有,唉……罢了。”

“哈哈哈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你又何必自扰,来喝酒。”

“行!今日不醉不归。”

……

“叮铃铃——”

7点30分的闹铃响起,江羡伸手关掉,疲倦的起床洗漱走出卧室。

遇见闻到一股酒味,“咦……一身酒气,昨晚是不是又逃跑出去鬼混了?”

“没有鬼混,就是和一位老师叙叙旧聊人生,早饭我就不吃了,我有事先走了。”

江羡离开家闻了闻身上没什么酒味啊,只能说遇见鼻子太灵。

【典故里的国风】还有个好处就是身临其境的体验,在里面吃吃喝喝等于现实里吃吃喝喝。可惜…不能拿东西,要不然抬一个四羊方尊回来,卖他几个亿。

去学校的路上给珊珊发了一条信息:[珊珊我今天休假,店里你看着点,定制咖啡今日不供,有事打电话。]

珊珊:[今天发工资啊大哥。我辛辛苦苦一个月就等这一天啊,你竟然不来?]

江羡:[工资下午会准时发,记得明天请客。]

珊珊:[你先发了再说。]

自从那天在人民公园做糖葫芦被遇见发现之后,江羡明白找个踏实的工作上班是父母最想看到的,所以在自己事业没有做起来之前,江羡是不会辞职做个无业游民的。

7点57分打车来到江宁艺术学校,刚下车就看到童司司和小渔儿背着双肩包从校门口走出来。

江羡望去。

“咦?有宝箱!”

童司司的头上一个虚拟宝箱布灵布灵的闪着光。

童司司这个女孩子还真是自己的欧神,见两次面两次都有宝箱,不错不错。

江羡笑呵呵的走上去。

看着江羡正义凛然的表情,童司司就联想到他昨晚那句话:童司司腿玩年。

“二位美女早啊,司司昨晚没睡好啊?”

“有点失眠。”

“噢,多注意休息。”

“谢谢江店长关心。”

江羡递上豆浆油条,“刚买的,吃吧。”

“豆浆油条?”

“怎么不喜欢?”

“呃……喜欢。”童司司接过来,吃着豆浆油条,昨晚即兴发挥写的那句歌词,果然豆浆配油条味道才最好吃。

江羡看着童司司头顶上的宝箱,打开国风系统进行俘获。

【宝箱无法俘获】

“什么情况?”

【任务宝箱】

注:任务宝箱需要完成指定任务即可俘获宝箱。

宝箱任务:系统会根据今日南郊公园外拍发布指定拍照打卡地点及其拍照姿势(注:共10处),持宝人和传承人默契配合完成10处打卡任务,即可领取宝箱。

【是否接受】

江羡觉得这还挺有意思的啊,给无聊枯燥的拍照增添乐趣。

按照江羡对系统的了解,它不会过分的出一些难题给自己,更不可能让童司司穿着旗袍做出什么性感撩人的姿势,对,一定不会的。

之前没任务的宝箱都获得了【典故里的国风】,有任务的还不得起飞。

“接受!”

【宝箱任务将在到达南郊公园后自动开启打卡地点和姿势】

当前打卡地点及姿势:0/10

出租车上,副驾驶的江羡扭头朝后排的童司司和小渔儿说:“司司、小渔儿今天就拜托你们了,完成任务后我请你们吃大餐。”

童司司:“江店长,其实今天也相当于我们的毕业作品,我们会努力完成的。”

“那就好。你不用叫我江店长,怪生疏的,叫我江羡或者阿羡就行了。”

“阿羡……”童司司软绵绵的喊了一声。

江羡笑了笑,还挺好听的,喊的酥酥麻麻的。

江羡:“喂,小渔儿你愣着干嘛,叫啊!”

小渔儿:“叫什么叫,我才不叫。”

南郊公园在20公里外的郊区,是一个古建筑群,后来被市里面打造成市民休闲娱乐吃饭度假的好去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