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记得带上黑丝哦(求打赏求月票)

  • 我的国风女友
  • 谁的小哥哥
  • 2674字
  • 2021-07-10 16:48:54

“可是……没离成。”

一说到这儿,童司司又气又恼的呼噜噜喝了一大口茶水。

“怎么会没离成,莫非是那个男孩子好这口?喜欢男孩子?”

“不是他取向有问题,而是那个游戏有多奇葩你知道吗?”童司司重重的放下茶杯,微微俯身靠前,双胸不自觉的放在桌上,“游戏规定结婚不满1年是不能离婚的。”

遇见被逗笑了,“呵呵,所以说你俩的冤孽就从这儿开始了?”

“唉——,他当时是真的很没品,明明是官方规定1年内不能离婚,他又把我骂一顿,还威胁我必须注销账号解除关系,我要是不注销就弄死我,凭什么那么霸道?”

童司司越说越委屈。

遇见一脸鄙视:“真是个没品的男孩子,还人身威胁,养不教父之过,铁定是没父母管教的坏孩子。后来呢?”遇见还是忍不住这段奇葩的网络恋情是怎么发展的。

“他不是威胁我不注销账号就要弄死我吗?我就不注销账号就要恶心他,也不见他来弄死我。”

她越说越气。

“后来商量互相恶心1年,到时候期满就立刻离婚,不离是孙子。”

“结果……唉!那一年我俩几乎是每天在网上怼。”

“打游戏的时候我上线,他就下线,最气人的你知道是什么吗?他针对我!花钱雇那个区的玩家砍我,只要我一上线,就有很多玩家揍我爆我装备。”

童司司气的跺了跺脚。

遇见砸吧嘴:“啧啧啧……那个男孩子真幼稚。”

“唉……就是因为他,才害得我只敢窝在十里坡整整刷了半年的野怪。”

“后来官方都震惊了,竟然有游戏玩家在十里坡刷了半年的怪没出去,赤露露地嘲讽。”

“他听说这事之后主动向我示好,要冰释前嫌。说他年轻不懂事让我别介意,还说继续带我打游戏做任务,前提是把号给他用,满足他那一丁点虚荣心,我也无语了。”

“唉……我当时不想把账号给他,他就天天缠着我给我发消息嘘寒问暖,我一心软就给他玩了。后来就和好了,现在游戏都没什么人玩了,我俩一直保持联系,前几天我还登录那款游戏去看了看,我和他在游戏里都结婚7年了,七年之痒啊!”

“什么账号那么厉害,能让他向你低头?”

童司司认真的一字一句:“十里坡剑神!”

……

“哈嘁!哈嘁!……珊珊你是不是又在背后骂我?”

江羡离开工作室就回到咖啡店继续上班。

“我哪儿敢骂您了,你赶紧做你的新品咖啡吧,那桌客人还等着呢。”

珊珊放下托盘,昂了昂头指着咖啡店角落里一个穿着棉麻素衣的中年男人,男人戴着手串,正对电脑前写写画画。

江羡瞄了一眼,没见过。但是能花299元喝一杯咖啡,有眼光。

珊珊托着腮看着江羡制作咖啡,“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江羡笑道:“你懂什么,好东西不在乎材料,而是手艺。”

“嘁……”

299元的咖啡,自然不能很快就制作好,要不然人家客人觉得不值钱,所以江羡慢悠悠的做了五分钟,亲自端过去。

“先生你好,这是你的咖啡。”

“放这儿吧。”中男人只是应了一声,就继续在电脑前写写画画,见江羡没走,昂起头问:“还有事?”

“先生很荣幸你是本店第一位品尝新品咖啡的顾客,欢迎你品尝。”

中年人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噢,口感还真不错,299的价格虽然有点高,但还算值。”

“谢谢。”江羡职业微笑一下,眼睛瞄了两眼他的电脑,是古建筑草图,“你是建筑设计师?”

“是啊……”中年人摘掉眼镜靠在沙发上揉了揉太阳穴,“古建筑修复师。”

江羡仔细看了看草图,“这地方有点像南郊公园那边。”

中男人一笑:“这里都看出来了?”

“正好我明天约了朋友去那边外拍,所以提前做了点工作。你这是在修复南郊公园里的丰和殿吗?”

丰和殿是明朝时期朝廷在江宁修建的一座祭天所用的宫殿。

“是啊,市里面重点文物单位丰和殿年久失修,现在江宁发展文化旅游城市,第一批重点修复工作就是丰和殿。”

中男人正在苦恼修复工作,关于丰和殿的古籍已经很少了,要想恢复原貌,这必将是要查阅大量古代建筑书籍,而且修复工作难度又大,要想找到传统手艺人用老办法绘制丰和殿上的图案,更是不好找。

原本的丰和殿是什么样子没有照片记录,只有在一些古画中摸索,这给中年人的设计难度不小。

中年人稍作休息后,继续绘图。

江羡则回到前台。

中年人一直熬到下午6点半,接了个电话这才离开。

江羡脱下围裙盖着珊珊的头上,“记得打扫卫生,我回家了。”

“嚯!店长你越来越过分了,以前还会编个找进货的理由,现在都懒得找了,哼。”

“少废话,明天要发工资,你最好表现好一点。”

江羡笑着威胁一句,珊珊立刻乖乖的上班。

回到家。

遇见正哼着歌在熬粥。

“妈今天心情那么好,遇到什么开心的事?”

“不告诉你。”遇见又想起什么,脸色一沉质问江羡:“儿子,你以前玩网游有没有结过婚?”

“结婚?”江羡一边脱鞋,一边理直气壮的说:“谁在游戏里结婚啊,脑子有毛病吧,而且你哪知道你结婚的对象是不是死基佬!没结过,从不搞那些恶心玩意儿!”

遇见听后点点头,“嗯,我的儿子就是听话。”

遇见把江羡和童司司结婚的那个男孩子一对比,自己儿子三观超正。

想想那个孩子还威胁女孩子,要弄死人家,真是够坏。

江山今晚工地上加班所以不回来,晚饭两母子自行解决后江羡就回到房间开始剪辑渲染童司司的舞蹈。

一边剪辑,一边想着是不是指法芬芳当时失灵了?

不可能啊。

当时明明显示已经生成了‘召引’效果,那就是吸引了东西来。

怎么当时就没看到呢?

不解。

剪辑完视频空隙,江羡给童司司发微信:[司司明天早上8点,我在校门口等你们。]

童司司:[嗯。]

江羡:[记得带上旗袍哦。]

童司司:[那种?]

江羡:[高开叉的(捂脸笑)]

童司司:[……]

江羡:[对了,有黑丝和肉丝就带上,这样效果更好。]

童司司:[哦。]

和童司司聊完天,江羡琢磨着假正经死了吗?两三天都没反应了,于是视频请求发送。

【挂断】

公子世无双:[干嘛?]

谁的小哥哥:[我还以为你被拒绝想不开呢?哥教你的办法没管用吗?]

公子世无双:[管什么用,人家都有心上人了。]

谁的小哥哥:[不会吧?]

公子世无双:[我还骗你不成?她还写了一首情歌呢,那露骨的歌词明明就是有心上人。]

谁的小哥哥:[什么歌词说来听听?]

等了几分钟才收到假正经现编的歌词:[我知道你和我就像是豆浆油条,要一起吃下去味道才最好。]

公子世无双:[你听这歌词,豆浆和油条要一起吃下去味道才最好(愤怒),能不是有心上人吗?你也是个搞创作的,你说说你写歌的时候会不会代入感情?]

谁的小哥哥:[有时候会,不过你也别较真,应该是你太喜欢她了才钻牛角尖,就比如我写的一句歌词‘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就这句歌词那天还有两个女孩子质问我是不是写给心上人的。]

公子世无双:[那你到底是不是?(期待)]

江羡敲击键盘‘bu’刚打出字母,想着我凭什么要给假正经说着真话,就该让他羡慕我,于是删除,改为:[当然是写给心上人的啊,你不知道我那个心上人水灵水灵的,那腿玩一年,和童司司的腿一样爽。]

公子世无双:[你可以去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