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赌约

在汤婆婆的豪华办公室中,夏小天和这位掌控世界的魔女见面了。

汤婆婆有着极为夸张的脑袋和头发,脑袋的大小和身体的比例完全失衡,小小的身体却顶着一个巨大的脑袋,脑袋上面还有一头可以当成遮阳帽的头发。

她的脸上化着有些另类的妆容,眼皮涂满了蓝紫色的眼影,手上戴着夸张的宝石戒指,她的身上到处都彰显着富贵的气息。

“你好,汤婆婆,我想在你这里工作。”夏小天开门见山地说道。

“是吗,为什么要工作呢?”汤婆婆一直处理着手上的事情,头也没抬地说道。

“因为我想留在这里。”

“留在这?为什么?”汤婆婆好像来了一点兴趣。

“抱歉,我无法告诉你。”

汤婆婆停下了手里的活,一双比他头还大的眼睛看向了他。

“有意思的人类,我凭什么让你来我这里工作?”她的语气已经不再是轻飘飘的了,夏小天也知道她终于认真起来了。

“我有把握让你用最少的钱赚更多的钱。”夏小天自信地说道,他相信汤婆婆是一个爱财如命的人,世间万物除了财富能让她动心恐怕也就剩下了她的宝贝儿子,但是儿子那条路肯定是行不通。

论怎么赚钱,毫无管理经验的汤婆婆肯定是没有经历了二十一世纪先进的商业模式,如果放在现实世界他肯定不如别人经商,但是放在这么个连商业这么个模式都没出现的世界里,他有足够的把握捞上一笔客观的财富。

汤婆婆突然离开了位置,转眼间出现在了夏小天的身前,那巨大的脑袋顶在他的头上,“如果你做不到怎么办!有秘密的人类。”

夏小天礼貌地整了整衣冠,他的脸上充满了自信。

“汤婆婆,我想你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现在的财富获取已经很久没有突破性进展了。”

汤婆婆没有说话,只是用她的大眼睛望着夏小天。

许久过后,她回到了座位上,一张契约和一支笔飞到了夏小天的手里。

“这是契约书,在上面签名字,我给你一份工作,具体怎么做看你。”

夏小天拿着契约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随后契约便飞回了汤婆婆手里。

“你叫夏小天是吗?”

“嗯,是的。”

“这个名字不适合你。”汤婆婆说道,随后用手在纸上的姓名一挥,‘夏’字就飞到了汤婆婆的手中。

“从现在开始,你的名字叫小天,知道吗?小天。”

这一刻夏小天感觉自己的什么东西被剥夺了,从现在起他不再是夏小天,而是小天。

“是,汤婆婆。”夏小天点了点头,他此时心中还有一个请求想让汤婆婆满足,那就是学习她的魔法。

“汤婆婆,我想向你学习一点魔法。”夏小天如实说道。

之所以不用系统去兑换,那则是因为情绪值太重要了,能白嫖就白嫖,绝不浪费一点情绪值在没必要的地方。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汤婆婆有点生气了,她觉得现在这个年轻人就是在狮子大开口。

“拜托了,汤婆婆,如果你肯教我,我一定会让汤屋变成这个世界最大的商店,到时候全世界的财富都会留到你这里。”夏小天连忙说道,他知道如果自己错失了这个机会很有可能就无法学会魔法了。

会使用魔法有多么重要他很清楚,在这个魔法世界,如果不会魔法干什么都会束手束脚,除非他打定主意就呆在汤屋哪都不去。

但这是不可能的,学习魔法不光是为了获得自保的能力,更多的是让自己有备无患,改写白龙的结局势必在最后要和汤婆婆对上,所以他必须要让自己获得一定实力。

“小天,你的秘密不少啊,我可以教你很多魔法,但你要每天替我做事,或者我就教你一点粗陋的魔法,但你必须要在一周之内让我看到不一样的汤屋。”

汤婆婆让他感到十分难缠,她的大眼睛仿佛看穿了夏小天的内心,夏小天也不知道这种老魔女什么时候会猜出自己的心思,也许她的商业头脑不如夏小天,但是她那看人的眼睛绝对能甩开夏小天八条街。

“行,我选第二个。”夏小天想也没想就选了第二个。

虽然第一个听上去有些诱人,能学到很多魔法,在帮助白龙的时候应该会有想不到的作用。但是这样一来他就无法在前期和千寻以及白龙有任何接触。这样对他来说极其不利,而且剧情肯定会因为他的加入而出现一些变化,他很担心到时候会出现什么情况自己却没有办法及时了解到。

在改变剧情的时候,如果他不知道剧情出现了什么变化,很有可能全盘皆输,到时候可没有重新来过的机会,他必须要把握好每一个细节。

“行,跟我来吧。”

汤婆婆随后带着夏小天去了一个房间之内,接下来他将会在汤婆婆的帮助之下学会一些简陋的魔法。

这时的锅炉房门外,千寻谨慎地打开了大门,十分警惕地走进了锅炉房。

锅炉房里到处是各种冒着蒸汽的管道,走廊处有些昏暗,千寻揣着手慢慢朝着前方走去。

走廊的尽头处有一个正在移动的黑影,在火光的照耀下时明时暗。

千寻小心谨慎地探出脑袋,她看见了一个巨大的锅炉,上面喷着可怕的火焰,一个佝偻的老爷爷正在维持着锅炉的运转,地面上还有许多黑色的小黑球正在往锅炉立马搬运煤炭。

煤炉爷爷正在打磨着草药,他的身上有着许多只修长的手臂,可以一心多用,不断往锅炉里面添加着草药,时不时还用其他的手挠了挠脑袋。

千寻看得有些害怕,这是她第一次即将正面接触一个‘妖怪’。

她害怕了,不断向后挪动着脚步,退到走廊上的时候被身后突然喷出蒸汽的管道吓了一跳。

这时,煤炉爷爷好像感知到了什么,他一只手拿起了个锤子在工具台上敲打着。

地面上还在工作的小黑球们全都往回跑,进入了墙边的一个个小洞里面。

千寻探出了身子,一脸惊奇的表情看向锅炉爷爷。

锅炉爷爷并没有去关注千寻的到来,而是自顾自地继续干着自己的事情。

“那个,不好意思……”千寻壮着胆子说道。

锅炉爷爷只是回过头看了看千寻随后喝了一口水便继续干活。

“那个……”千寻走下了台阶,来到了锅炉爷爷的身旁。

“请问,您是锅炉爷爷吗?”她手揣着手紧张地问道。

“嗯?”锅炉爷爷听到了她的话看了她一眼,随后又转了回去,但是很快他意识到了什么,赶紧又转了回来,戴着黑色老花镜的锅炉爷爷凑到千寻的面前仔细看着她。

千寻被这么看着有些不知所措,只好继续说道,“那个,是白先生让我来的,请让我在这里工作。”

这时,上方突然掉下来几块牌子,锅炉爷爷抱怨道,“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小东西们!该干活了!”

锅炉爷爷再次拿着铁锤开始敲打,催促刚刚那些小黑球们继续工作。

“我是锅炉爷爷,是专门负责烧热水的爷爷……小东西们,动作快一点!”锅炉爷爷自我介绍到了一般再次催促道那些小黑球们。

千寻只能再次重复白龙叮嘱她的话,让锅炉爷爷同意她在这里工作。

“那个,请让我在这里工作!”

“我人手够了,那里面全都是黑煤灰,干活的人手要多少有多少。”

这时候那些小黑球们又墙边的小洞里钻了出来,大量的小黑球搬着比自己的身体还大的煤块朝着锅炉移动着。

千寻站在一旁看着这些小黑球们工作,担心挡住它们的路还特地站在了边边上。

一个顶着煤炭的小黑球撞在了她的脚上,千寻连忙对着它道歉,并站在了不会挡着它们的地方。

锅炉爷爷伸出一只极长的手越过几米的距离来到她的身前。

“让开,让开。”锅炉爷爷说道,等千寻让开了位置之后,锅炉爷爷的手打开了她刚刚站着位置后面的抽屉,抓了一把药材后手臂像是橡胶一般又继续向上方抓取别的药材。

千寻呆呆地看着工作的锅炉爷爷,这种工作方式他前所未见,还有许多条自由伸缩的手臂,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小黑球搬运煤块,一切都十分新鲜。

她独自抱着腿坐在一边看着小黑球们工作,这时候刚好一个小黑球刚从洞口走出来,只是它的身体实在是太小了,煤块太大直接将它压在了下面,只漏出了几只脚在外面扑腾。

千寻看着小黑球无助的模样心里多了些怜悯,用手费力地将煤块从小黑球的身上搬了起来。

煤炭之下的小黑球被砸成了肉泥,但是下一秒又恢复成了之前的模样。

千寻注意到,当她帮助小黑球的时候,周围的小黑球们都在看着她。

被她帮助了的小黑球回过神来后一溜烟就跑回了洞穴内,留下千寻一个人拿着煤块站在原地,“这个要怎么办啊!”

千寻看向了周围那些小黑球们,它们刚刚全都停下了工作看着千寻,看到千寻看向它们才继续工作。

“就放在这儿可以吗?”她向锅炉爷爷问道。

“你已经出手帮忙了,就帮到底!”

听到锅炉爷爷的话,千寻深吸一口气回答道,“好。”

随后她抬着煤块一点一点往锅炉走去,周围的小黑球们全都散开给千寻让出了一条路。

在小黑球们的注意下千寻一点一点朝着锅炉挪动着,开开合合的煤炭入口处冒着火光,炙热的高温隔着老远就能感受到。

她心一狠,走到锅炉的近处趁着入口打开的一瞬间将煤炭扔了进去,即使时间很短但是锅炉里的高温还是让千寻感觉十分难受,刚把煤炭扔出去就连忙朝着身后跑去。

突然周围的一个小黑球松开了手上的煤块,故意让自己被煤块砸到。

随后周围的小黑球们也全都效仿起来,摆明了它们就是想要千寻帮它们工作。

越来越多的小黑球们搬着煤块到了她的脚边,然后再松手让煤块砸住自己,千寻的脚边都要形成一小堆煤炭了。

眼见越来越多的小黑球们停下了工作,锅炉爷爷气愤地拿起锤子敲了敲,“别闹了!小东西们,难道你们想变回真的煤灰吗?”

教训完了小黑球们,锅炉爷爷又教训起了千寻,“你也不要因为一时兴起就把别人的工作抢去做了。”

“他们不工作的话,身上的魔法就会消失,我这里没有你能做的工作,你去别的地方找找吧。”锅炉爷爷不耐烦地说道,他的语气并不好,许多小黑球听到后都有些不同的反应。

千寻脚下的小黑球们听到这番话纷纷抗议起来,在它们的心中千寻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还帮助它们,它们非常希望千寻能和它们一起工作。

一个又一个小黑球举着煤块将千寻护在中心,它们在用身体去维护千寻,随着它们的数量越来越多,千寻周围被堆得越来越高很快就没过了千寻的小腿。

“你们有意见吗!工作!快工作!”锅炉爷爷气得大喊,但是小黑球们依旧我行我素将千寻护得死死的。

小黑球们也有只会,虽然它们是魔法的产物,由煤灰变成的,但是它们都是有思想的。因为它们都是由煤灰变成的,所以基本没有人尊重它们,只是将它们当成一堆工具。

千寻的行为让它们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这是第一次有人会去帮助它们,关心它们,这让它们十分感动。

当听到锅炉爷爷这么凶巴巴地要赶千寻走的时候它们全都站了出来,将千寻保护起来。

这时候,墙壁上的一扇橱窗被打开了,一个穿着红色上衣和短袖,腰间围着蓝色围裙的女人端着餐点走了进来。

“该吃饭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