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神迹十三小时

很快,夏小天和樱良被送往了医院,在院长他们的医院检查下,这个患有胰脏癌的少女竟然痊愈了,她被移植了一个健康的胰脏!

而夏小天的情况很不好,他的胰脏没了,整个人疲劳过度,腹部的伤口更是已经发炎感染,已经被宣告病危。

据医院官方的报道称,这个男人是他们医院的一个手法老练十分优秀的外科医生,他极有可能是在帮樱良处理了伤口之后自己给自己做手术将胰脏切了下来,并且移植给了樱良。

这份报道一出来就让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原本以为是罪大恶极的绑架犯,没想到是一个伟大到不像是人的医生自己献出自己的生命给了病危的少女。

樱良的病房内,她已经睡了一天了,志贺春树已经守了很久了,和樱良的妈妈,恭子,三个人轮流交换看樱良。

现在到了志贺春树了,他安安静静地坐在病床边,手里拿着樱良的《小王子》,不断祈祷着樱良能苏醒。

“嗯……”突然,樱良发出了声音。

志贺春树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他的表情看上去十分激动。

樱良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她感觉自己好久都没睡得这么舒服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浑身一身轻,那种被病魔缠绕的痛苦也不见了。

“樱良,你醒了!”志贺春树兴奋地说道,他拉住了樱良的手。

志贺春树的声音也被门外的樱良妈妈和恭子听到了,他们连忙冲了进来。

“樱良!你醒了啊!”

“樱良,你没事吧!”

恭子和樱良妈妈挤在病床边关心地问道。

樱良微笑道,“谢谢,我很好,不过,发生什么事了?”

她的记忆仅仅停留在夏小天将她抱进汽车,后面发生了什么她都不记得了。

恭子,樱良妈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让志贺春树来说,为了让樱良留下一点空间她们离开了病房,因为这个消息一定会让樱良伤心死的。

“怎么了?发生什么?”樱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妈妈和恭子都不说,反而还跑出去了。

“樱良,你还记得当初那个一直看医学书的男生吗?”志贺春树不知道从哪开口,只能开始一点点说了。

“记得啊,他好像医学挺厉害的。”

樱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还记得他,而且好像救她的人也是他,不过她的记忆有些混乱,记不太清了。

“他成为了一个优秀的外科医生,做手术很厉害,然后他救了你。”

志贺春树说完便没有继续说下去了,这让樱良感觉故事被掐断了一样。

“继续呢?我也想起来了是他救了我,当时还是他送我来医院的吧?等会要好好谢谢他呢。”

樱良说完却看到志贺春树摇了摇头。

“不,他没有送你来医院,他送你到了他的出租房,那里被他改成了和手术室几乎一模一样。”他说道。

“啊?”樱良有些懵。

“你的身体好了,彻底好了,胰脏不会出问题了,因为他将健康的胰脏给你了。”志贺春树还是选择了告诉她真相,即使他知道樱良会非常伤心。

“什么意思啊?我怎么有点不明白?把我送到出租屋里面,然后还给我了健康的胰脏?我记得一直没有匹配的胰脏才对啊?”

樱良越发的混乱了,她一直没有缕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其实并不能怪樱良,任谁都不会想到一个医生自己给自己做了手术还移植到了病人的身上。

志贺春树深深吸了一口气,“那个男生,他将你送到了出租屋里,不仅帮你的伤口处理好了,还自己动手开刀将他的胰脏移植给你了。”

这句话让樱良有些不敢相信,她瞪大了眼睛看着志贺春树,她在等他告诉她其实是在开玩笑,但可惜的是,他没有。

“他人……”

“他死了……手术时间十三个小时左右,在出租房里,只有他一个人进行手术,等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倒在了地上。”

志贺春树说完了,他紧紧攥着自己的拳头,不敢松开,那个男生甚至还来不及问他的名字。

但是正是这个陌生的男生为了樱良献出了生命,而且这不是冲动之下的举动,而是早就计划好了要这么做,那跟手术室几乎一模一样的出租房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想起来了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在图书馆里面他那拼命看医学书的样子当时还让志贺春树搞不懂,现在想起来恐怕那个男生在那个时候就在准备了吧……

“你……在开玩笑吗?”樱良的声音有些颤抖,这些话听上去像是天方夜谭的神话故事一样,怎么可能会有人……

他摇了摇头,将脑袋低了下去。

“呜呜呜……怎么会……怎么会……我要看看他!我要去看看他!”樱良大喊,她挣扎着想要从病床上起来。

听到动静的恭子和樱良妈妈冲进了病房将她按在了病床上。

“冷静点!樱良,她已经死了,你什么都做不了,而且你现在还是病人,得修养!”

“对啊,樱良!你先休息!”

樱良紧紧咬着嘴唇,泪水从眼角流出,她不断挣扎着却在两人的按压下没有任何作用。

她哭了,哭得很伤心。

“他能给自己做完手术就去做下一场手术,而我躺着被做了手术之后却不能看看他……”

没有人回答她,也没有办法去回答……

突然,新闻上又被爆出了一个视频,这个视频时间长达13小时,但是有着大量的人从头到晚都看了一遍。

这个视频正是出租屋夏小天做手术的全过程,房东因为觉得夏小天可疑就在他房间里装了一个摄像头,没想到这个摄像头却拍下了这个惊动世界的视频。

所有看过视频的人都忍不住肃然起敬,这哪里还是人啊?这简直就是机器人,谁能面不改色的将自己的胰脏切出来?许多医学教授纷纷惊呼,按照他们对于人体的理解,怎么可能会有人能够做到这种壮举?

在他们的认知中,根本就不存在这种神乎其神的操作,但偏偏这位夏医生就做到了,打破了他们的认知强行将理论上的不可能变成了实践中的可以。

全程无麻药!全程没有休息!连续做了三场手术!三场都是大手术!其中一场还是在自己的身上做的,硬着头皮切下了自己的胰脏换给了一个少女。随后扛着身体大出血完成了这个堪称奇迹的手术!

这部视频被重新定义了名字,叫做神迹十三小时。

樱良看着这个视频,看了很久,她看到了夏小天做手术时身体的痛苦让他苦不堪言,看到了那种失去力气却还要坚持着完成手术的执着。

如果说医生是白衣天使,那么夏小天便是失去了翅膀的白衣天使,因为他将翅膀拆了下来,给了她。

所有人都知道这种行为有多么艰难,想要坚持完成不仅要有高明的医术,更要有无比坚定的意志力。

他是谁?他叫什么?他有着什么身份?

出乎意料的是,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他没有任何历史记录在网上,甚至这个人都像是突然蹦出来的一样,若不是还有视频为证,恐怕都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

仅有的信息,便是来自院长的医院,得知他的姓氏是夏,被人称作夏医生。

有人说夏医生是天上的神仙下凡特意救这个女孩的,也有人说夏医生其实是化名,其实另有其人。

但不论如何,夏医生成为了一个神话流传在各个角落,他俨然成为了医生的标杆,成为了医生这个职业的天花板。

独立完成胰脏移植手术,连续十三小时不休息,为了病人付出生命,第一个自己给自己进行移植手术的医生。

有太多的名头能加在他的名字前面了,但是他却永远地离开了世界……

“樱良,好点了吗?”樱良妈妈关心地问道。

但是樱良根本就不搭理,就连恭子也不理会,只有志贺春树的话能偶尔得到她的回应。

整个病房内再次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看着电视上重复播放的手术视频,樱良一言不发,她的神情非常专注,仿佛想要将每一帧画面都记在脑海中。

“樱良,休息一下吧。”志贺春树说道。

樱良摇了摇头,她轻轻问道,“你说,他为什么这么做?”

这个问题他也不知道,夏小天的行为太伟大了,也正是因为这种无私不求回报的伟大让人不知道如何承受。

“我不知道。”他说道。

樱良将被子提了提,遮住了自己的半边脸,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地看着视频。

院长坐在办公室里,他双手托着自己的脑袋呆滞地看着视频,他全程都在盯着夏小天的手,他手上握着手术刀以非常微妙的角度摆动着,这种刀法简直就是神来之笔。

但是夏小天他偏偏是一个好医生,一个好到让人不敢相信真的只是一个医生。

一位本该在医学界掀起轩然大波的医生却因为自身泰太过高风亮节而死去,院长心里充满了遗憾,也许现在看似他用医术救了一个本该死去的女生,但这个人可以换成另外一个人,只要他活着,未来的医学一定会进步,到时候能救千千万万的人。

可是未来这种东西也说不好,更何况夏小天已经死了,说什么都没有意义,只是可惜这么一个好孩子这么年轻就没了。

过了几天,因为夏小天没有家人,也没有人认领他的身体,各地的医生都跑来想要解剖夏小天的尸体,要不是院长德高望重在医学界还有些地位,可能现在夏小天尸体就被拆去做研究了。

为了保住夏小天的身体的完整,院长决定由医院出面为他进行葬礼,只有尽早下葬才有能保护住他的身体。

到了葬礼那一天,医院门口站满了人,里面有记者,有来自其他地方的医学教授和博士,也有之前夏小天的同事,樱良他们也来了。

院长站在最前面,助理站在他的身后,夏小天的身体被放在了黑色的棺木中,这个创造出神迹十三小时的男人最终还是安安静静地躺在了这里。

他不光和死神抢人,还和阎王爷叫板,再跟时间赛跑,他一个都没有输,他赢了,只是赢的代价是自己的生命。

在众神的办公桌上,他一把捏住了樱良的死亡通知书,将它撕了个粉碎。他冲到了阎王爷的面前将生死簿上樱良缺失的大量生命都补了上去,随后再将月老手里的红线夺走,将樱良和志贺春树断开的红线强行连接在了一起,还打上了一个死结。

众神皆怒,从来没有一个人胆敢做出这样的事,逆天改命是不被允许的,一切都被这些神计划好了,他们要樱良死,那么樱良就必须死,夏小天既然敢帮助樱良,那他们势必要夏小天付出代价。

面对众神的怒火,夏小天既没有担心也没有害怕,他大手猛得拍在桌上,发出了属于他的声音。

当他的手离开桌面,桌上多了一样东西,这是他的性命,这也是他给出的答案,放过樱良,我用我的命来交换……

这是一个普通人推翻众神安排的代价,他成功逆转了樱良的结局,但也因此将命还给众神以平息怒火。

他真的赢了吗?在许多人看来,他还是输了,赢了过程,却输了结果。但是在夏小天自己看来,他赢了,赢得很漂亮,干劲利落……

葬礼途中,很多人都非常伤心,樱良哭得伤心欲绝,志贺春树更是罕见的落泪,这一刻不论是认识夏小天或者不认识夏小天的人都参加了他的葬礼。

他是一个奇迹,她是奇迹的见证人,他们则是奇迹的旁观者。

“唉,夏医生真是一个非常好的医生啊,可惜了,可惜了……”

“为了救人搭上了自己的性命,真是难得……”

“这样的医生我从来没见过,为了救病人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给病人,让自己死亡,这简直超出了我的认知。”

“对啊,夏医生好像和那个女生只是普通朋友吧?真想不到他竟然为了朋友连命都不要了。”

“夏医生去了天堂一定是个天使……”

在所有人都在默哀的时候,一群身穿黑衣的大汉偷偷潜入了人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